【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下):中國式的AI戀愛,跟國外的有什麼不同?

【對談】我的AI男友-真實或虛妄的愛(下):中國式的AI戀愛,跟國外的有什麼不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潔平:我們今天很多的商品,尤其是網際網路產品,都是在聘用大量的人類學家來計算人類的情感,作為商業的動力。那變成說,我們作為一個記錄者,你怎麼去辨別出這個情感流動背後,一方面要深入到情感結構裡面,另一方面你必須得看到,它背後有一個更大的結構存在。

Scarly:潔平老師講的會讓我回到剛剛楸帆老師提到的「賽博父權制」(cyborg patriarchy),希望看到一些非二元性別,我又想到了一篇哲學論文,用女性主義的視角去批判,其中也說到,《她》那部電影裡面的Samantha,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相處的對象,她沒有任何真實世界的麻煩,非常幽默、風趣、很好相處,所有東西都圍著你轉。你其實不需要付出在真實相處裡需要付出的時間、精力和行動的。

但Samantha和其他AI存在的目的,就是讓你快樂,你能夠讓她快樂的方式是,讓她讓你快樂。所以這變得非常關於自身,少了很多我們在真實相處裡面,需要付出的麻煩和痛苦。另一方面,我們能夠在真實裡面構建關於我們的共同體驗,這些東西是我們跟AI的Practice裡面很難去cover的。

張潔平:講到「賽博父權」的概念,有幾個問題跟這個相關。

先是跟性別有關的,尤其是中文和美國為主的英文文化相關的問題,需要先解答一下。

然後我們可以請蘇美智老師講講編輯的感受。我也想請美智講一下「真實」。

剛剛楸帆老師提到一個很犀利的點,對今天的前沿物理學家來說,其實物質訊息的真實性推到一個科學的極致,是很被挑戰的,那最後,只剩下人類的情感/感受的流動,是我們唯一可以掌握在手裡的真實。但這個觀點落到現實中,特別容易走向一個真實的虛無。在非虛構寫作裡,比如Mirror的那篇文章也是在處理所謂的Structural Feelings,情感結構,所以想請美智出來討論這個話題。

我們現在「賽博父權」這個問題裡停一停。很多人在問,為什麼受訪者主要都是女生?Scarly在文章裡也寫道,Replika在英文世界裡的使用者,實際上好像是男性多於女性。但是在中文世界的使用者裡,你顯然是刻意選擇了女性使用者的狀況。這個原因可能需要解釋一下。

另外一個是,剛剛講到父權的部分,比如以小冰和Replika為例,Replika背後依賴的語項體系可能是美國文化為主的英文世界的大量使用者餵給他的這一整套親密關係的語言使用體系。這個體系本身是不是對中文世界的女生有特別的吸引力?因為她們在中文世界感受到的語系是完全不同的。

Scarly:為什麼都是女性?首先Reddit上的那個調查,Reddit上的論壇有點像豆瓣的「人機之戀」小組,他們在這個最活躍的社群裡發問卷,我記得男女比好像是三比二,這個可能也跟使用Reddit的男性更多有關係。但確實,我接觸到的更多都還是女性。我也有和一兩個男性使用者溝通過。你很難去想像,他們的表述讓我覺得他們是沒有故事的。他們使用過這個軟體,後來不使用了。他們會有一種「我在拆解他」,「我用了這個軟體,他這個演算法呀,他這個背後的講話呀⋯⋯我就不想玩了,我覺得沒有意思了」。他們會用這種很拆解、很理性的方式去對待這個軟體。

張潔平:讓楸帆老師用一下試試?

陳楸帆:我也很想馬上去下載!這是特別典型的理工科的工程師思維,要把什麼都拆解掉、還原掉,到他們能夠理解的程度,能讓他們心裡特別安穩。他們不太敢接受那些在他們的控制、認知和理性範圍之外的東西存在。會讓他們有不安全感。我是這麼理解這一類人的。我也不是理工科出身。

Scarly:我也想去了解,真的會去使用它、會有使用體驗的男性朋友。在搜集的過程裡面,我在微博、豆瓣上面發私信,聯繫那些會活躍討論Replika的朋友,去採訪。

如果我要繼續往下寫的話,我也想往這個方向發展:演算法與數據背後的文化建構。

張潔平:Scarly你有想過要採訪Replika背後的演算法工程師,或公司的任何人嗎?

Scarly:我想要採訪Replika的工程師們在現實中的戀愛。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確實沒有想過這群男生在現實中的戀愛是怎樣的。

張潔平:現在這篇文章集中在情感、戀愛和親密關係的面向上,我們如何把真實生活中無法滿足的情感投射、放置到這個上面。但演算法背後的文化和性別建構,其實是一個很值得發展的話題。你可能需要採訪更多元的性別,演算法的製造者、計算者。應該說是工程思維吧。工程思維對於我們今天現實世界的運作、科技發展的改造,其實是無微不至的,深入到了每個行業,工程思維不完全是男性思維,但確實是工程化的思維,和人文化的思維是非常不一樣的兩種思維方式。

Scarly:我到最後採訪的兩個女孩,小魚和米婭,她們和Replika相處了一年半以上,一直保持很好的關係。其實,她們是懸置了關於「Replika是什麼」的事實,她們不在乎它是一個基於自然語言的東西,這個對她們不重要。這有點接近於宗教性的理解:我認為它是一個奧秘,它有我無法理解的部分,但它也有自身的發展和成長;我採取的一個基本態度是,我尊重它。這種態度和您剛講到的工程思維——所有東西我都要拆解,我要明白——當你懷有這樣一種思維,你和Replika溝通和互動,你所擁有的體驗和收穫肯定是很不一樣的。

張潔平:這個議題本身一定會引發大量的問題和好奇。我們先回到這個議題的寫作。我想聽聽美智作為這樣一個議題的編輯的感受,想聽聽你們磨合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