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空間人類學》:分別建於東京五十二處的小公園,被明確賦予了災後重振下町的行政意義

《東京空間人類學》:分別建於東京五十二處的小公園,被明確賦予了災後重振下町的行政意義
圖為日本東京都中央區日本橋小伝馬町的十思公園。|Photo Credit: 三人日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小公園並不只是被打造成為一種優秀之「物」。不能忽視的是,當時還同步形成了對公園來說,最重要的、能夠靈活營運公園的「主體」,而與現今一味強調硬體設施的公園迥然有別。

文:陣內秀信

作為社會中心的小公園

在大正後期至昭和初期,重要性與「廣場」不相上下、甚至更勝一籌的,當屬都市的「公園」。而其中值得矚目的,正是在震災復興事業的規劃下,分別建於東京五十二處的小公園。它們皆被明確賦予了在災後重振下町的行政意義。

這些小公園最大的特徵就是都與小學相鄰,並在設計上將二者視為一組。如此一來,不僅能夠在建築物密集的市區內有效確保完整的空地,於緊急時刻充分發揮避難場所的機能,校園空間不足的小學也能將公園視為操場的延伸來使用。尤其平日的白天還能當作兒童體育活動的場地,週末假日、平日的晨昏時刻或夜間,也都能活用作為一般市民休憩散步的場所。在都市化顯著進展的今日,各地的行政部門紛紛將公共設施的整合化視為要務,而這一議題卻早在半世紀以前,就已獲得前人積極關注,而且成果豐碩。如今看來,當時的前瞻遠見仍是令人驚嘆不已。

當時的小公園與現今公園(特別是兒童公園)的明顯差異,就在於以廣場為設計主體的作法。雖然稱之為公園,但其實小公園在特性上更接近歐美都市的廣場。其整體約有三到四成為樹林或花圃,一成為兒童遊戲區,剩下的大半部分則為廣場。而這名為「自由廣場」的所在,是正如其名的多用途都市空間,除了涵蓋前述的日常使用範圍之外,還能用於舉辦集會、演講、音樂會等各類活動。

這類小公園的概念主要是從美國以芝加哥為主的地區所引進的。都市計畫家石原憲治借鏡美國的鄰里中心,推廣「鄰里廣場」,認為這是一種「具備教育性、休憩性及都市社交性設施的建築物與土地之集合」。他指出,利用學校及社區中心來培養政治意識與都市精神的作法已成為一大趨勢(《現代都市的計畫》)。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大正民主思潮下典型的都市思想熱烈氛圍。

事實上,在設計時將小學與公園視為一組的想法,也是參考自芝加哥的實例。一九一七年(大正六年),西芝加哥公園委員會提出了希望將空間不敷使用的公園予以擴大的需求,而此時公園對面的小學恰好也面臨到相同的問題。於是乎就有了將二者整合為一體的提案,並付諸實現。據說即使是在美國,以往學校與公園也是由各市的教育課及公園課分別管理,但在這次首開先例之後,上述的作法便日漸普及。

震災之前,這個芝加哥的實例已在景觀設計師折下吉延的介紹下被引進日本(《都市計畫講習錄全集》),甚至帶動了相關人士開始構思在東京打造這樣的小公園。而在震災發生後的復興計畫中,也將五十二座小公園的建設列為最重要的項目之一,於昭和五年(一九三○)完成了這項浩大工程。

對於這類小公園的需求,是都市化進程中再自然不過的現象。隨著都市人口不斷增加,私人住宅內已難保有庭院空間,再加上汽車與自行車的出現,使得孩童無法於街上遊玩嬉鬧。因此,對都市居民來說,這相當於共用庭院的公園就成為了不可或缺的所在。

然而這一時期小公園的成立,其實與江戶以來的都市結構發生了變化有關。原本下町四通八達的巷弄,除了是孩童隨手可得的遊樂場外,也是鄰居之間交流互動的好所在。但是震災復興的區劃重整事業以防災為名義,否定了巷弄存在的必要性。此舉引發了居民的強烈反對,內務省則為了說服居民而苦思對策,製作了多款海報,訴求巷弄密布的傳統街區具有無法因應今後都市生活的前近代性,而且衛生欠佳又危險。於是,自江戶以來持續作為下町群聚空間的巷道遂不復存在,由運用了近代造形手法的鄰里小公園取而代之。

這樣的現代主義都市計畫,基本上是建立在對於過去的否定之上。透過當時所打造的小公園照片可知,這氣勢盛大的嶄新公園設計與衣著打扮一如既往的孩童之間,隱約呈現出一種失衡的對比趣味(圖1)。儘管如此,在市民已經能夠運用這類戶外都市空間的背景下,可以肯定的是,自江戶以來就「居於都市」的下町庶民,其生活意識與人際關係仍然在此濃密延續。從中亦可看出當時正積極接納歐美的新思想,市民對於都市社會生活的關心與參與度也更為提高。而也正是在大正末期、昭和初期獨有的新舊元素相互激盪下,才能有幸創造出這類在日本近代史上絕無僅有的優質都市公共空間。

圖109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圖1:當時的小公園風景(《帝都復興史》)

不過,這些小公園的用途並未局限於原本的設計概念。公園內的公共廁所在當時可說是特別乾淨舒適,附近居民每天早上都會前來排隊盥洗,甚至在昭和五年(一九三○)發生經濟恐慌之後,成為了失業者與流浪者聚集的所在。但據說對當時思想進步的公園課而言,這樣的現象代表的是小公園已被視為地域廣場來使用,所以對此欣然接受。

那麼,這些小公園又是運用了哪些新穎的造形手法呢?幸運的是,透過當時由東京市公所發行的《公園案內》,我們仍可一窺小公園的詳細構造。

圖110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圖2:現今猶存的小公園(十思公園)
圖111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圖3:蠣殼町公園平面圖(《公園案內》)

小公園的基本設計方針相當值得讚許,其既不受限於以往的景觀設計樣式,亦不仿效外國的形式。有別於現代的都市設施大多是套用標準設計,設計者較難自由地規劃;當時雖然在構造元素及其所占面積的比例方面,也需要把握住大原則,但各地的小公園都是在因地制宜而又別具創意的設計下誕生的。也就是說,小公園是設計者在充分掌握了用地形狀、與道路的連結方式、甚至是位於山手地區時的地勢起伏等各種條件後,才發揮巧思規劃而成。這靈活應變的態度,也不禁讓人聯想到日本傳統的景觀設計意識。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