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特拜登的筆電資料曝光已過了2年,「電郵門」背後真相為何?

杭特拜登的筆電資料曝光已過了2年,「電郵門」背後真相為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一些媒體稱為「電郵門」的杭特.拜登電腦事件曝光已經過去兩年了。從那以後,其他一些媒體都曾試圖證實筆記型電腦數據的真實性,直到今天,這仍然存在爭議。那麼,杭特.拜登筆記型電腦事件真相到底是什麼? BBC國際台的《調查》節目請來四位評論人士。

杭特.拜登說,他不知道當時自己是否把筆記型電腦丟在了這家商店。數個月過去了。沒人來取這個電腦和它的外置電郵。在此期間,約望.保祿.麥克.艾薩克檢查了恢復的數據。

馬尼安表示,「他在一次採訪中說,他一意識到電腦裡的內容有什麼,是屬於誰的時候,就決定聯繫聯邦調查局,他還複印了一份筆記型電腦的內容,他說這麼做是以防出意外,因為他知道電腦裡有什麼。」

幾周後,聯邦調查局沒收了筆記型電腦和電郵。那是2019年12月,一個重大的政治事件正在爆發 。

馬尼安指出,川普正面臨他的第一次彈劾,他被指控以軍事援助作為交換向烏克蘭官員施壓調查喬.拜登,理由是拜登在2015年擔任副總統期間,參與了驅逐烏克蘭一名反腐檢察官的行動,這實際上是當時美國官方政策的一部分。但川普稱,拜登這樣做是為了讓他的兒子受益,因為檢察官正在調查一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而杭特是該公司董事會成員。

德拉瓦州威爾明頓這家電腦商店的老闆,當時目睹了彈劾事件的展開。

特朗普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川普被指給烏克蘭施壓要求調查喬.拜登,而面臨自己的第一次彈劾。

馬尼安表示,「自稱是川普支持者的艾薩克說,他擔心聯邦調查局特務可能試圖掩蓋他發現的信息,所以在那之後到2020年9月之間的某個時候,他把電郵的一份複製檔案給了魯迪.朱利安尼的律師。」

朱利安尼當時在為川普工作。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試圖尋找有關拜登一家和烏克蘭的材料。因此,當他開始接觸媒體機構時,媒體對他和一個盲人和筆記型電腦的離奇背景故事產生了懷疑。

馬尼安說,《福斯新聞》當時也得到了機會來發佈據稱來自杭特.拜登筆記型電腦的材料。當然,福斯新聞是川普的盟友,但據報導,他們也因為質疑材料的可信度而放棄了這個故事。

決定發表這篇報導的新聞機構是媒體大亨梅鐸旗下的另一家媒體《紐約郵報》。但其他記者仍然沒有信服,要求提供原始材料的副本。

馬尼安說,「每個人都說,這裡面有太多幻想的元素,這肯定不可能是真的。對於它的來源有很多懷疑。我認為這裡的一個主要挑戰是《紐約郵報》和朱利安尼都不願意與其他報紙或媒體分享內容,因為這樣可能被審查。換句話說,他們希望這些媒體相信他們的話。 」

這些媒體後來被川普的盟友指責是媒體陰謀的一部分,目的是透過壓制這篇報導來保護喬.拜登。

更廣泛的媒體對此感到擔憂,因為在2016年的總統競選中,大多數媒體都發表了大量關於洩露郵件的報導,結果證明這些郵件是俄羅斯破壞選舉、讓希拉蕊.柯林頓和民主黨人難堪的活動的一部分。

馬尼安表示,「這迫使許多媒體公司提出這樣的問題:他們是否應該更謹慎、以防被外國影響力所利用?」

社交媒體平台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他們曾經因未能在2016年遏制更廣泛的選舉虛假信息而受到嚴厲批評。但這一次情況不同了。

馬尼安說,「我們看到推特和臉書短暫屏蔽或限制了與這個故事相關的連結,當然,這讓右翼人士更加憤怒,因為故事被壓制了。」

推特的聯合創始人傑克.多西後來表示,屏蔽《紐約郵報》的報導完全是一個錯誤。

這台筆記型電腦仍被聯邦調查局扣押,但更多的人現在已經看到了電腦上的內容。

數據

麥特.韋澤(Matt Viser)是《華盛頓郵報》的駐白宮記者。他也有那台筆記型電腦電郵的副本。為了得到副本,他所在的報紙花了幾個月的時間。

韋澤說,有21萬7000兆的內容,大約有涵蓋10年的約12萬9000封郵件。有3萬6000張圖片,5000個文本信息文件,1300個影片文件。

朱利安尼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朱利安尼一直在尋找拜登一家與烏克蘭聯繫的證據。

他說,「我們向朱利安尼和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提出要求獲得一份複印件,以便我們在當時做新聞報導。他們拒絶了,並表示會在選舉後提供,但他們並沒有提供。幾個月後,也就是2021年年中,班農Podcast上的調查員傑克.馬克西(Jack Maxy)找到了我們。他提出要給我們一份電郵的副本。他來我們的編輯部送了一份。」

但電郵有個問題。自從它被留下來維修的三年以來,新數據出現了,一些原始的、關鍵的細節卻消失了。

韋澤說,「不少人動過這個,我們可以在電郵上看到他們留下的記錄。他們創建了不同文件夾來組織電腦的材料,但它覆蓋了我們為確定它們是否真實而需要查證的數據。」

那麼,是否知道誰做了改變呢?,韋澤說,「知道。實際上,馬克西提供材料,說電腦裡創建了一些文件夾,不同的人擁有這些文件夾,其中許多人是川普總統的盟友,並代表他工作;桌面上創建了一個文件夾,名為『淫穢照片』。所以,他們在給我們電郵之前修改過。」

電郵裡不止有電子郵件,還有私人照片。一張杭特.拜登睡覺時嘴裡含著可卡因煙斗的照片被其他報紙和網路廣泛刊登,還有杭特和衣冠不整的女性的帶有情色的照片。

網上有很多謠言,說電郵上可能有其他更糟糕的內容,但從來沒有發表過。

韋澤表示,「馬克西和班農等一些人開始說可能有更多材料。我不知道是否會有,但《紐約郵報》花了很多時間研究筆記型電腦。《每日郵報》有一份複製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也看了很多。」

《華盛頓郵報》在杭特.拜登的行為是否直接影響喬.拜登決策的問題上,一直在搜索明確證據。

韋澤說,「我們在尋找杭特.拜登可能以父親的名義進行交易的信息或商業交易。任何可以揭露現任總統可能透過兒子被捲入交易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