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經濟危機:總統下台後,繼續抗議下去是否還有道理?

斯里蘭卡經濟危機:總統下台後,繼續抗議下去是否還有道理?
Photo Credit: Reuter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抗爭的優勢在於其無領導、有機的示威性質。這也是能夠有效促成自發性的大規模抗議原因。但是,這也使示威運動難以預測或控制。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和平的遊行已經演變成示威者與軍隊和警察的混亂衝突。

沒時間給戈塔 (Gota) ,因為我們是勝利者。

這是個炎熱的下午,在斯里蘭卡新生的示威中心「加勒菲斯綠地」(Galle Face Green),由示威者搭起的帳篷海洋上,一位女性的歌聲如海浪般傳開,唱著她對這首皇后合唱團(Queen)歌曲的獨特詮釋。

幾個月來,這些示威者一直處在這場「人民抗爭」(Aragalaya)最前線。「Aragalaya」這個社會運動名稱來自僧伽羅語(Sinhalese)中的 「抗爭」。

在這場抗爭運動中,示威者要求受到譴責的總統戈塔巴亞・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下台。他們認為總統和他的兄長、前總統馬欣達(Mahinda Rajapaksa)該對國家的經濟崩潰負起主要責任。

結果,抗議者打破了所有人的預期,贏得了一場勝利。

上周大家都知道總統「戈塔」下台並且「逃到」國外了。但現在困難的部分來了:如何處理拉賈帕克薩離開後的政治後果,然後做出一些非常困難的決定。

拉賈帕克薩離開後,抗議者們將目光轉向了同樣不受歡迎的前總理拉尼爾・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威克瑞米辛赫被視為與拉賈帕克薩家族關係密切者,該家族統治了斯里蘭卡近20年。

現在作為代理總統,他在人民眼中其實沒什麼合法性。

因為,威克瑞米辛赫曾在過去的總統競選中敗陣。他還在2020年失去了自己在議會的席位。在拉賈帕克薩匆匆逃到國外時,他被任命為看守政府的領導人。但他被認為是在危急的情況下才獲得大位。

_125940835_whatsubject
Photo Credit: BBC News
許多抗議者開始戴上「拉尼爾回家」的頭帶。

斯里蘭卡示威

在7月13日,成千上萬的斯里蘭卡人衝進了總理辦公室。

在加勒菲斯綠地,「戈塔下台」(Gota Go Home )的口號已經盤旋了好幾個月。現在口號則變成了「拉尼爾回家」(Ranil Go Home)。但是,威克瑞米辛赫誓言要遵循憲法程序繼續執政,直到議會於20日投票選出新總統。

許多人認為,威克瑞米辛赫會在拉賈帕克薩家族掌握的執政黨、斯里蘭卡人民陣線黨(SLPP)的支持下參選,並可能獲勝。即便他曾6次擔任總理,但從未完成任何一屆任期。他也在任職期間受到腐敗醜聞的影響。可以說他的執政記錄是有缺陷的。

但威克瑞米辛赫確實有管理國家的經驗,並被認為得到了許多希望國家穩定和持續運作的國會議員支持。還有其他一些人被認為也想登上大位。譬如反對派領導人薩吉特・普雷馬達薩(Sajith Premadasa)和人民黨議員杜拉斯・阿拉哈佩魯馬(Dullas Alahapperuma),但這可能意味著投票分裂,反而有利於對手威克瑞米辛赫。

危機持續

同時間,斯里蘭卡的寶貴時間正在流逝。

斯里蘭卡中央銀行行長告訴《BBC》,他們不確定是否有足夠的外匯能在7月後購買燃料。國家迫切需要一位領袖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進行談判,以獲得緊急債務金援。

因此,問題是示威者們能否接受妥協,暫時接受威克瑞米辛赫執政,以度過經濟風暴?

《BBC》上周採訪的所有人都說不行。因為,對示威者來說,威克瑞米辛赫的名聲如此之壞,以至於他們寧願選擇除他之外的其他人。「他在上台時說過,要讓所有人負責,甚至是拉賈帕克薩,但他什麼也沒做。」一位大學生萬杜拉加拉(Anjalee Wanduragala)告訴《BBC》:「他還認為人們會再次信任他,這太荒謬了。」

_125940836_whatsubject
Photo Credit: BBC News
抗議者衝進總理辦公室時被施放了催淚瓦斯。

7月16日,抗議活動組織者哈敏(Nuzly Hameem)呼籲國會議員傾聽人民的聲音,拒絶讓威克瑞米辛赫上台擔任總統。他發出警告:「若要支持拉尼爾擔任這個國家的總統,當下一次選舉發生時,你們將不會得到人民的支持,你們該謹記這一點。」

抗議組織者誓言,如果20日威克瑞米辛赫拿下總統,那麼示威將繼續。

威克瑞米辛赫現在唯一也許能安撫示威者的方法便是解決經濟危機,至少讓人們獲得持續的燃料供給,但這些都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此外,還有一些人認為在國家需要團結起來,走出困境之際,示威只會阻礙和分散解決危機的注意力。

「繼續抗爭?你必須接受下一個上台的人。你不能繼續抗議下去。」一位國會議員在上周會議上對示威組織者發聲。

而且,更深層次的問題是,繼續抗議下去是否還有道理。

這場抗爭的優勢在於其無領導、有機的示威性質。這也是能夠有效促成自發性的大規模抗議原因。但是,這也使示威運動難以預測或控制。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和平的遊行已經演變成示威者與軍隊和警察的混亂衝突。僅在過去一周,抗議者就衝入了總統和總理的官邸,佔領了總統秘書處大樓,並試圖闖入議會。

因此,該運動現在正面臨一些反彈。

該國律師協會上周懇請抗議者騰出總理辦公室,說該協會不會支持 「無法無天或無政府狀態」的情況。一個救護車救援機構抱怨在混亂中受到了攻擊。該國一些人說,抗議者強行進入被視為國家權力象徵的政府大樓,侵犯了斯里蘭卡機構的神聖性。

為了聲援抗議者,一些企業向他們提供了一些急需資金。但是,如果示威延長,並加劇經濟的不穩,他們可能會重新考慮是否繼續協助示威運動。

_125936251_f83d3db7-8584-4fc4-9ba6-fcbbd
Photo Credit: BBC News
抗議營地吸引了許多好奇的遊客。

據《BBC》了解,抗議活動的組織者私下裡一直擔心,由於一些邊緣分子的存在,這場運動可能會演變成暴力。最近幾個月,示威者焚燒了國會議員的住宅,以及威克瑞米辛赫的私人住宅和拉賈帕克薩家族的祖宅。但該國安全部隊也被指控以暴力平息示威,包括向抗議者開槍,嚴重毆打他們,並施放大量的催淚瓦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