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書》:托勒密時期「亞歷山卓圖書館」雖毀於大火,卻留給世人「知識具有強大力量」的價值觀

《焚書》:托勒密時期「亞歷山卓圖書館」雖毀於大火,卻留給世人「知識具有強大力量」的價值觀
Photo Credit: O. Von Corve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歷山卓圖書館幫我們了解圖書館的各種理念,在接下來好幾個世紀裡,許多其他圖書館都試圖加以模仿——即便亞圖的各種實際細節其實十分模糊。從這裡,我們了解到龐大館藏與學者社群聯繫在一起所產生的力量,因為學者能透過研究,從而分享知識並創造知識。

旦阿塔羅斯王朝在西元前一三三年前被羅馬人占領之後,圖書館就不再與國家緊密相連,從此就開始走上自己的衰亡之路。

亞歷山卓圖書館幫我們了解圖書館的各種理念,因為亞圖創立了一個範本,在接下來好幾個世紀裡,許多其他圖書館都試圖加以模仿——即便亞圖的各種實際細節其實十分模糊。從亞圖這裡,我們了解到龐大館藏與學者社群聯繫在一起所產生的力量,因為學者能透過研究,從而分享知識並創造知識。

斯特拉博在亞圖從事地理研究,他即把圖書館員和學者視為一個擁有三十到五十位男性學者(女性似乎不包括在內)的「希諾杜斯」(synodos),意即「社群」。這個社群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當中有希臘人和羅馬人;希臘人是亞歷山卓城的統治者,而羅馬人則到此抄寫和研究希臘詩歌和戲劇。

圖書館的領導者對其成功至關重大。最初的六位圖書館長當中,有五位是古典時代最重要的作家:澤諾多托斯(Zenodotus)、羅德島的阿波羅尼奧斯、埃拉托賽尼、阿里斯托芬和阿里斯塔奇烏斯。

羅德島的阿波羅尼奧斯大約是在西元前二七○年擔任館長;他的《阿爾戈英雄記》(Argonautica)是一部偉大的史詩,他還另外做了一件令人稱頌的事:鼓勵阿基米德這位來自敘拉古的年輕學者到博學院工作。在博學院期間,阿基米德觀察尼羅河水位的漲落,發明了一個稱為「螺旋抽水機」的工程工具——至今這種工具仍以他的名字命名。

數學家歐幾里得受邀到亞歷山卓圖書館參與學者社群;一般認為他的《幾何原本》(Elements of Geometry)——現代數學的基礎——就是完成於這段期間。

另外,他也在這裡遇到並教導他的傳人佩爾加的阿波羅尼烏斯(Apollonius of Perga)。圖書館人和亞歷山卓的學者所做的,不僅止於保存知識,他們將文本標準化,並且增添個人的觀點來創造新的知識。大火和長期的忽略是無法毀滅亞歷山卓圖書館創造出來的事物:一種我們今日稱為學術研究的學習方式。

我們現在很難證明古代世界的圖書館與後面幾個世代出現的圖書館有直接的聯繫,但是我們可能可以察覺到組織和保存知識的普遍人類行為。亞歷山卓圖書館和尼尼微圖書館的館員並未留下專業實踐的直接傳承。他們沒有留下說明書,也沒有留下任何相關的片言隻語。唯一存留下來的,比較像是一種價值觀:知識具有強大的力量、追尋與保存知識是有價值的任務、知識的失去是文明漸漸走向衰亡的初期警訊。

相關書摘 ▶《焚書》:只要世人還有一絲絲的溫情,就不會原諒德軍焚燒魯汶大學圖書館的罪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焚書:遭到攻擊與在烈焰中倖存的知識受難史》,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理查・歐文登(Richard Ovenden)
譯者:余淑慧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知識的失去是文明漸漸走向衰亡的警訊!
知識具有強大的力量,追尋與保存知識是延續人類發展的終極任務。

圖書館和檔案館自古以來就不斷遭到攻擊,但在現代尤其飽受威脅。今天,人們保護的知識面臨著有目的的破壞和故意忽視;除了戰火蹂躪,更由於缺乏資金,圖書館必須為自己的生存而奮鬥。

《焚書》講述了讓我們走到這一步的歷史:從古代亞歷山卓到當代塞拉耶佛的圖書館中被蓄意焚燒的書本,從粉碎在伊拉克的亞述泥板到英國疾風世代被銷毀的移民文件,理查・歐文登從政治、宗教和文化等因素,考察這些行為背後的動機,並爬梳塑造這段歷史的更廣泛的主題。

《焚書》藉由許多人物的故事,探索圖書館員和檔案管理員為保存知識所做的努力,以及他們在此過程中遭遇的危險,甚至不惜犧牲生命以捍衛知識。理查・歐文登也透過具體建議,對保護知識的社會和政治重要性採取了爭論的立場,特別是向政府以及整個社會提出倡議,以凝聚制定公共政策的共識,並為這些重要的知識保存機構爭取該有的資源。

《焚書》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