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理解被「侵門踏戶」的感覺嗎?耶路撒冷的統一與分裂,就是讓以巴衝突不滅的火種

你能理解被「侵門踏戶」的感覺嗎?耶路撒冷的統一與分裂,就是讓以巴衝突不滅的火種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色列「高調」慶祝是建立在巴勒斯坦的「辛酸」上,巴勒斯坦人心理都明白:強摘的果實是不會甜的。

文:江子揚

5月17日,根據路透社報導,大約有3萬名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人居住的耶路撒冷東部區域遊行,路途上他們載歌載舞,歡慶以色列重新統一耶路撒冷。雖然警方嚴陣以待,但遊行隊伍還是同巴勒斯坦人發生了暴力衝突。

以色列警方表示,巴勒斯坦人丟擲石塊,至少砸傷了兩個員警,而警方也逮捕了六名肇事者。據目擊者說,至少也有兩名巴勒斯坦人在衝突中受傷。衝突人群最終被手持警棍的員警所驅散。

對以色列人而言,這是第48個「耶路撒冷日」

「耶路撒冷日」是以色列的法定節日,紀念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第三次中東戰爭)從約旦手中攻下東耶路撒冷,重新統一耶路撒冷。

以色列人視耶路撒冷城為其「永恆不可分割」的首都,歷任領袖也一再誓言,絕不會讓耶路撒冷再度分離。不過以色列對東耶路撒冷的統一,或說兼併,在國際法上其實並不合法;而且以色列對東耶路撒冷的主權宣稱,時至今日都未獲得國際社會任何一個國家的承認

對巴勒斯坦人而言,這是痛苦的持續

以色列歡慶耶路撒冷的統一,但從現實面來看,耶路撒冷其實非常分裂。今日的耶路撒冷,不僅僅在族裔、社會與經濟面向上是分裂的,它在物理上也受到圍牆的隔離。

根據「以色列民權協會」(Association for Civil Rights in Israel, ACRI)的報告,自1967年以來,東耶路撒冷超過26.3平方公里(約略是澳門或新北市板橋區的面積大小)的土地被以色列政府徵收作為政府機構和猶太社區。自1967年,以色列撤消了14,416位東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的永久居留身份。2014年,以國當局撤銷了107位巴勒斯坦人的居留權,包含12名未成年人。在2011至2014年間,以國當局在東耶路撒冷拆除了302棟建築,光2014年就拆了98個單位,其結果就是導致更多巴勒斯坦人流離失所。

(延伸閱讀:誰的應許之地?6分鐘動畫讓你看懂超過60年的以巴衝突始末

隔離牆與屯墾區

2002年,以色列政府宣布將建設一道屏障以防止被巴勒斯坦武裝分子襲擊,而該屏障即是今日為人所知的「隔離牆」(Separation Wall or Barrier)。總長700多公里,高度約8公尺的鋼筋水泥「隔離牆」,將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劃分開來。

「隔離牆」的一邊是象徵現代與進步的以色列,另一邊則是貧窮、難民營與欠缺許多現代化設施的巴勒斯坦自治區。而「隔離牆」最具爭議的地方在於,它並不是沿著1949年國際公認的停火線(「綠線」)而建,而是更進一步向約旦河靠進,換言之,以色列將其疆界又向東邊推進了一大步(代表巴勒斯坦土地減少)。此外,隨著「隔離牆」的興建,周圍的屋舍遭到拆除,造成許多巴勒斯坦居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UN互動地圖:圖中淺藍色區域為東耶路撒冷。「綠線」為1949年第一次中東戰爭停戰協議劃定的分界線;紅線為已完成之「隔離牆」;橘線為建築中的「隔離牆」;黑線為規劃建設的「隔離牆」。以色列「隔離牆」並未沿著「綠線」而建,在東耶路撒冷尤為明顯。)

聯合國報告指出,以色列的「隔離牆」是一個整合了物理限制與行政措施的多層次障礙系統,它限制了巴勒斯坦人進出約旦河西岸區域的行動自由。以色列更透過這種社會工程改造,減少耶路撒冷城內巴勒斯坦人的數量,達到耶路撒冷猶太化的目的。

據聯合國估計,以色列「隔離牆」工程的62%已經完工,10%在興建,還有28%在規劃中,其造成巴勒斯坦人人權的負面影響包括:

1. 生活在「隔離牆」(互動地圖中的紅線)與「綠線」間的32個社區,約11,000位巴勒斯坦人,必須向以色列政府申請居留許可證才能繼續居住在自己的家裡。

2. 大約有150個巴勒斯坦社區座落在「隔離牆」內,若他們要繼續住在自己的家中,並保持與居住在「隔離牆」外約旦河西岸其他地區的親戚來往,他們必須向以國政府申請特殊許可、或事先協調,才能通過檢查站進出該區域。

3. 如同上述,「隔離牆」阻絕了居住在「隔離牆」內的巴勒斯坦人前往約旦河西岸其他地區的自由,同時也限制了他們工作的選擇與取得基本服務(如醫療照護等)的機會。

4. 由於「隔離牆」的設置,生活在「隔離牆」外,但耕地在「隔離牆」內的巴勒斯坦農戶,若無法取得進出許可,農地可能被充公或強佔,千家萬戶的生計遭到破壞。

5. 「隔離牆」亦對都市發展造成不利影響。巴勒斯坦社區與郊區被嚴格區分出來,他們同時也被「隔離牆」阻絕在市中心之外,這種情形在東耶路撒冷尤其嚴重。

除了「隔離牆」外,以色列在1967年佔領了約旦河西岸以及加薩走廊後,就開始策略性地將人口遷徙入這些佔領區,建立「屯墾」。過去四十多年來,「屯墾區」數目與人口不斷成長,目前已經有超過23萬屯民,分佈在約150處「屯墾區」,其中大多居住在東耶路撒冷。國際日報報導,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15日亦透過聯合國發表聲明,譴責以色列近期欲在「綠線」外興建900套住宅的「屯墾」計畫,其不但違反國際法,而且還大大侵害了當地巴勒斯坦居民的人權。

美國新興媒體Vice在今年年初發佈的「分裂的城市:耶路撒冷最受爭議的社區」(A City Divided: Jerusalem’s Most Contested Neighborhood)影片中,就深入東耶路撒冷Silwan社區採訪,其突顯了以色列透過「屯墾」,一點一滴地入侵巴勒斯坦社區,同時放任以國國旗在空中飄揚。或許正如受訪者所說的,那是一種「表述」,一種「這就是我的土地,你奈我何」的作風。

(Vice News呈現「分裂的城市:耶路撒冷最受爭議的社區」)

不過這種「高調」,卻與Silwan(阿拉伯語中「慰藉」之意)格格不入。影片也透露以國政府是如何透過種種手段(甚至犯罪「懲罰」),來剝奪巴勒斯坦人的居住權與居留身分。而也是因為這些手段,讓耶路撒冷成為一個分裂的城市,一個未來以巴衝突的火種。

「隔離牆」與「屯墾區」硬生生地切割了許多村落與農田,加遽巴勒斯坦領土的碎片化,並孤立了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其他地區的聯繫。居民無法接近田地、學校、醫院與市場,居住地又不斷被強佔,發展所需的重要水資源也被剝奪,巴勒斯坦許多社區的命脈就此被斷阻。

數據:巴勒斯坦人處於體制性的劣勢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目前有30多萬巴勒斯坦人居住在東耶路撒冷,佔東耶路撒冷總人口數的37%,不過他們多只有居民身份,而非以色列公民。對巴勒斯坦人而言,東耶路撒冷是他們未來國家的首都,他們不願申請公民的原因在於,他們堅信一旦他們如此做了,就代表承認了以色列,以及以色列佔領的合法性。

「以色列民權協會」(ACRI)報告指出,在收入與社會福利面向上,75%居住在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生活於貧窮線之下,以孩童數來看更是高達84%。接近4成接受社福幫助的是巴勒斯坦人,但社福機構中只有22%是處理巴勒斯坦人相關服務的職位。

在教育與犯罪上,巴勒斯坦人佔耶路撒冷學齡人口的40%,但因為教室的短缺,只有41%進入公立學校就讀(其他41%則就讀於「承認但非官方」學校,另外,17%進入私校)。高三的輟學率更達33%。另一方面,在2014年下半年度,因為示威與涉及公共危險而遭逮捕的巴勒斯坦人有1184位,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未成年人。東耶路撒冷警方時常處於危險的情境中,但多數時候他們也有過度使用武力的狀況。

在衛生與公共服務面向,東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家庭自來水的接管率只有64%,換言之,有3成6的家庭沒有乾淨的水可用。污水排水管建設也短缺大約30公里。在猶太社區,婦幼醫療中心有26所;但在巴勒斯坦社區,只有個位數7所。至於郵政業務,西耶路撒冷有40間郵局,但東耶路撒冷只有8間,而且整個耶路撒冷,只有7%的郵務人員提供巴勒斯坦社區服務。

此外,有超過2萬戶巴勒斯坦家庭居住在非法的建物裡,因為以色列政府相對於以色列公民,更不願意發放建築執照給巴勒斯坦人。美國新聞週刊指出,2014年,只有4.6%的新建案是座落在巴勒斯坦社區,但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屯墾區則獲得超過4倍以上的建築許可。

以色列總統魯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或許意識到了這個情況,因此才會在「耶路撒冷日」的演說上提及:「我想,我們並未明白地瞭解我們主權在這個城市中的意義。我們雖然完成了物理上的統一,但在城市社經整合的任務上,我們顯然尚未開始。」

ACRI_巴勒斯坦_以色列_東耶路撒冷

報告顯示,在東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與猶太人的差距逐漸加大,巴勒斯坦人受到體制性歧視的問題嚴重。Photo Credit: ACRI

報告顯示,在東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與猶太人的差距逐漸加大,巴勒斯坦人受到體制性歧視的問題嚴重。Photo Credit: ACRI

你能理解被「侵門踏戶」的感覺嗎?

不論是「耶路撒冷日」遊行,還是以色列總統的談話,對巴勒斯坦居民而言,都只是在傷口上灑鹽而已。

「在耶路撒冷的所有日子都不太好過,但這個日子卻是最糟的。」45歲的服飾銷售員Khaled Tuffaha如是說。 「我們巴勒斯坦人能夠在他們猶太社區這樣遊行嗎?不可能的!他們可以在這裡大搖大擺的遊行,就是因為要彰顯他們有超過我們的力量。」

以色列「耶路撒冷日」遊行的路徑,穿越了耶路撒冷老城的穆斯林區域,同時迫使巴勒斯坦人關閉他們的商舖,並躲藏在自己的家裡。雖然以國最高法院在其判決中指出,警方必須對種族主義的行為採取打擊措施,但兩個耶路撒冷非政府組織針對重新規劃該遊行路徑的請願,卻都遭到警方駁回。

三千年前猶太人曾建立自己的猶太王國,但先後被週邊的大帝國所殲滅,他們經歷了超過二千年寄人籬下的日子。二戰過後好不容易才重回耶和華賜予他們的「應許之地」,建立現代以色列。但為何昔日的弱者,今天卻反過來成為加害者?是什麼因素讓他們忘記了慈悲及同理心?

耶路撒冷的歷史,在許多面向,就是以巴歷史的縮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將決定這個城市的命運。不過當猶太人在歡慶第48個「耶路撒冷日」時,巴勒斯坦人肯定不會忘記一句俗諺:「強摘的果實不會甜。」

(圖輯:「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無聲的控訴。Photo Credit: Trocaire @ Flickr CC By 2.0)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