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人生障礙賽》:應思聰、政大搖搖哥的人身自由與安全——強制住院是精神疾病的不完整解方

《JUMP! 人生障礙賽》:應思聰、政大搖搖哥的人身自由與安全——強制住院是精神疾病的不完整解方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平等不歧視、無障礙及可及性、人身自由與安全、社區融合、自立生活、工作與就業、近用司法等面向,帶您認識身心障礙權利公約在台灣的真實案例故事!

文:游婉琪

人身自由與安全:應思聰、政大搖搖哥、阿三哥和阿明
強制住院是粗糙的不完整解方

轟動一時的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掀起台灣社會對於精神疾病相關議題的關注。隨著戲劇圓滿落幕,並拿下多項金鐘獎肯定後,受訪時任職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叩問:現實生活中的思聰與思悅(編案:在「與惡」劇中扮演思覺失調症患者與家屬角色)們,真的有得到社會福利系統足夠的支持嗎?

本身也擔任《我們與惡的距離》顧問之一的廖福源,肯定與惡編劇團隊用心,在短短十集的篇幅中,竭盡所能地忠實呈現出精神疾病經驗者與家屬的真實處境。即使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對於從事陪伴精神疾病者工作多年的廖福源而言,劇中演員的一個動作,其實訴說著一個又一個家庭經歷多年的困境;劇中看似單一的事件,卻是真實社會裡頭一齣又一齣不斷上演的悲劇。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飽受思覺失調症之苦的應思聰,因為幻覺而出現攻擊他人行為,最後遭到強制住院。廖福源表示,這就像在現實生活裡頭,每當類似的社會新聞事件發生時,多數的民眾總會直覺地支持要把精神疾病當事人往醫院送。然而,醫院不可能無限制地長期收納精神疾病者,這群人最終還是得回到家庭社區之中,誠如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第八集中的台詞:「人權不是只有醫療權而已,也包括活得像人的權利。」

根據《精神衛生法》第41條規定,當精神疾病嚴重的病人有傷害他人或自己或有傷害之虞,經專科醫師診斷有全日住院治療之必要者,其保護人應協助嚴重病人,前往精神醫療機構辦理住院。《精神衛生法》第3條第4項進一步定義:「嚴重病人」是指病人呈現出與現實脫節之怪異思想及奇特行為,致不能處理自己事務,經專科醫師診斷認定者。

強制住院的啟動順序,是從當事人被通報出現自我傷害或傷害他人行為,此時如果該名當事人拒絕接受全日住院治療,則根據《精神衛生法》第41條第2項規定,縣市主管機關得以指定精神醫療機構緊急安置,並由兩名以上的專科醫師進行強制鑑定。離島地區則因為人力不足,得僅由一位專科醫師實施。

若精神疾病當事人不同意住院或無法表達時,檢附嚴重病人及其保護人之意見及相關診斷證明文件,向「精神疾病嚴重病人強制鑑定與強制社區治療審查會」申請許可強制住院,經過由專科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社會工作師、病人權益促進團體代表、法律專家及其他相關專業人士所組成的七人以上的審查會,從不同專業面向評估並同意後,才可以強制該病人住院。

一旦精神病人遭強制住院,期間不得超過60日,但經專科醫師鑑定若有延長必要,並報經審查會許可者得延長之,每次以60日為限。

表面上看似要保護嚴重病人的強制住院規定,卻在台灣2017年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CRPD)國際審查中,遭審查委員於結論性意見中明確指出:強制住院違反公約第14條第1項(b)款:「不被非法或任意剝奪自由,任何對自由之剝奪均須符合法律規定,且於任何情況下均不得以身心障礙作為剝奪自由之理由」。

法律扶助基金會台南分會專職律師陳威延指出,強制住院在台灣的主要法源依據《精神衛生法》是在民國79年11月23日制定,雖然在民國96年曾經大修,但仍有許多未能與時俱進之處。另一方面,《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通過後,CRPD在國內被賦予了法律位階,公約內容保障身心障礙者權益的規定,也是台灣一直想要努力的目標與方向。

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14條準則第24點則提到,「禁制令應包括要求機構立即釋放當事人,及/或立即終止強制治療的命令,以及系統性措施,諸如要求精神醫療院所開鎖,告知當事人有離開的權利;責成政府部門提供住房安排、謀生方式,及其他經濟與社會支持,以促進去機構化,維護自立生活、融入社區的權利。這些協助計畫不應集中在提供精神衛生服務或治療,而是以社區為基礎的免費或平價服務,包括不牽涉醫學診斷和治療的替代方案。應依身心障礙者決定,提供取得藥物或停止治療的協助。 」

《精神衛生法》在96年修法,提高強制住院門檻與構成要件後,強制住院病患數快速下降。根據統計,國內強制住院人數在修法前,94年共有3565件、95年3129件、96年3171件,修法之後,101年隨即掉到1221件,102年及103年更分別只有735件與701件。根據衛福部心口司最新統計,110年1到6月,強制住院許可數為245。109年的許可數也只有597件。

對此陳威延指出,從近幾年來強制入院人數比例大幅下修,可以看出廢除強制住院,不僅是人權團體努力倡議的方向,明顯是國家一直按部就班推動的目標。

除此之外,根據《精神衛生法》第15條第2項規定,審查會成員依應包括專科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社會工作師、病人權益促進團體代表、法律專家及其他相關專業人士。陳威延指出,過去審查會成員並沒有法律相關背景人士組成,隨著法律人進入審查會後,也讓精神疾病患者遭無端強制住院情況降低。

陳威延表示,社會大眾因為對於障礙者的不了解,因而產生恐懼不安的情緒,所以希望能夠讓他們集中在某一個地方安置,認為這是對障礙者與社會都好的處置。即使CRPD在台灣已經內國法化多年,但陳威延指出,現行社會上並沒有提供適當的資源引導民眾認識CRPD,除非有重大矚目案件發生引發社會討論,所以一般人其實不太有機會接觸,導致身心障礙者人權的落實只能緩慢進行。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