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貞駒已在英國政界活躍超過15年,MI5為何選在此時將其列為「影響力間諜」?

李貞駒已在英國政界活躍超過15年,MI5為何選在此時將其列為「影響力間諜」?
Photo Credit: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英國軍情五處與美國調查局舉行一場聯合記者會,直接點名在李貞駒是一名「影響力間諜」,且被賦予充分權力代表中國共產黨進行政治影響力活動。李貞駒是誰?她在英國政界與商界進行什麼樣態的滲透行為?一起來看看。

英國安全部門在今(2022)年較早前發出警報,指一名工作地在英國的律師參與了為中國政府而進行的「政治干預活動」。英國軍情五處(MI5)公開點名李貞駒(Christine Lee),並在最近前所未有地與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舉行一場聯合記者會,標誌著針對中國安全威脅所採取的做法發生了轉變。

當一名議員被召喚到議會安全部門主管的辦公室,通常都不是好消息。如果還有軍情五處人員在等候的話,事情就更糟糕。而這就是工黨議員巴里・加丁納(Barry Gardiner)在1月13日早上的遭遇。

他被告知,這次會議是關於李貞駒的──一個很久以來他一直當作好朋友的人。她剛剛捐出了大約50萬英鎊支持他的工作,她的兒子還在他的辦公室工作。英國下議院議長不久之後就將正式發出警報。

加丁納的朋友之後將會被指控,不是特務,而是某種更模糊的東西──一個「影響力間諜」,進行「代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力活動」。

李貞駒與加丁納的友誼在她順利前進西敏宮(英國國會大廈)的道路上至關重要。她在那裡的人脈最終遍及整個政治光譜,到達最高層。她曾與特雷莎・梅(Theresa May)和大衛・卡麥隆(David Cameron)會面,還向議員愛德・戴維(Ed Davey)的當地黨派捐款,當時後者是自由民主黨領袖和能源策略大臣。

直至1月13日前的這些事件,焦點不僅是一名女性通往最高政治圈子的路途,還有正在轉變中的英中關係──以及安全事務官員越發警惕的信號。在7月初,英國軍情五處和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首腦在倫敦前所未有地一同露面,公開警告來自中國的威脅。

1月13日並不是安全官員與巴里・加丁納的第一次對話。李貞駒的捐款事件最早在五年前就被媒體揭露。於是,為什麼忽然間要這樣公開地發出警告?

MI5已經在逐漸取得一些新的資訊,顯示流入英國政治體系的錢在中國的真正源頭被掩蓋了。

具體來說,他們相信這些錢是與統戰部有關。中共把統戰部稱為「魔法武器」──不是秘密情報機構,更多是一個影響力機構。它是MI5處長肯・麥卡雷姆(Ken McCallum)在7月6日的演講中提到的組織之一,說這些是「越來越多耐心操作、資金充足、具欺騙性的行動,以收買和施加影響力」。

雖然在這一次警告中得到最多媒體關注的是加丁納──他因此有了「北京巴里(Beijing Barry)」的外號,但是MI5的擔憂首先不是李貞駒與他的關係,更多的是評估中國正在試圖扶植新一代的政治候選人。

英國工黨議員巴里·加丁納( Barry Gardiner)。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英國工黨議員巴里・加丁納( Barry Gardiner)。

多名官員聲稱,李貞駒參與了一項「播種行動」,反映出中國政府的操作手法──願意為了獲得回報而等上好些年。在沒有指名道姓之下,安全事務消息源稱,在各大黨派內有少量的一批候選人。

在7月6日演講之後面對記者時,MI5處長還強調了以下的危險:「情況並不總是尋求影響一個國家領導人或者內閣級別的某個人。其中非常驚人的一點是,他們願意投資在地方級別培養一些有潛力而且正處在政治生涯初期的人。」

無法可管只好公開揭露

美國情報官員也警告,越來越多地方官員成為中國的目標。至2021年末,以李貞駒為例,這種危險被評估為足夠嚴重到需要干預。但是,怎麼做呢?

「政府和情報機構有情報工具來界定一些正在進行的活動,」現任英國公務行為標凖委員會(Committee on Standards in Public Life)主席的MI5前處長埃文斯爵士(Lord Evans)說,「但問題是,當你界定了那些行為之後,你能夠對它做什麼呢?」

多個月來,官員們一直研究是否有足夠證據以任何刑事罪名起訴李貞駒,但都一無所獲。

那就只剩下發警告這種做法,公開點名說她是影響力間諜。

這只不過第二次有這一類警告發出。去年夏天,一個波蘭人和一個烏克蘭人通過郵件聯繫了約100名議員,表面上是談論烏克蘭國內的極右分子,但其實是為了推動一些對莫斯科有幫助的政策。有關他們活動的警告幾乎沒有得到任何宣傳,但是卻使得幾十名議員聯絡議會安全官員尋求建議。

關於李貞駒的警告更加引人注目,因為她在英國的根基更深,而且她的角色絶非秘密。

李貞駒是何方神聖

李貞駒在1974年11歲時從中國來到英國。她說自己在貝爾法斯特的學校是班裏唯一的中國學生,曾經受到過言語霸凌。

她在1990年創建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位於北倫敦的一個狹小辦公室,專攻移民問題,包括與中國有關的庇護申請和工作簽證。這讓她與中國大使館取得聯繫,從而使她在2008年成為大使館的法律顧問。她之後成為北京的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法律顧問,該辦公室在2018年成為統戰部的一部分。她又曾在其他組織推廣中國與海外華人社區之間的聯繫。

李貞駒目前未有公開置評,也沒有回應《BBC》的採訪請求。

在1月的警告發出後,巴里・加丁納說,他「好些年來」與安全部門「開誠佈公談論」過他與李貞駒的聯繫,而且他沒有被告知要停止與她聯繫。他說,他對給他辦公室的捐款「完全透明」,全部都與議會的議員財務利益登記處(Register of Members' Financial Interests)作過適當申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