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瑞士安樂死諮詢團隊(下):自殺的倫理道德是神明的事,而痛不欲生的人心中沒有神

【專訪】瑞士安樂死諮詢團隊(下):自殺的倫理道德是神明的事,而痛不欲生的人心中沒有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士安樂死諮詢團隊」成立以來,與其積極的在立法上與政黨和其他組織彼此周旋,他們更將目光擺在每一個前來求助的個案,對他們來說,修法遠在天邊,而妥善的安置每一個絕望的靈魂,就是對安樂死最好的推廣。

合法化倡議遙遙無期,確實幫助到人更為實際

Joseph:「我們為什麼採取了一種跟別人不同的方式,其實也跟我們的狀況有關。John是醫師,在病院見到許多極度痛苦卻無法選擇死亡的病患,看他們痛苦掙扎,很於心不忍。而看到傅達仁積極赴瑞士求死的狀況,也深被影響,認為自己在能力範圍內,要幫助這些受苦的人。」

「而我自己從小就患有僵直性脊椎炎,發作的時候跟早期作家杏林子一樣,連走路都會痛不欲生,嚴重的時候恨不得可以了結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也能體會病患的痛苦。看John認真發起提供安樂死的諮詢服務後,毅然決然地也就加入其中。我們團隊內很多人都是這樣。」

「反過來說,台灣社會反對安樂死的人不是身體無病無痛,就是有宗教信仰,認為自己選擇死亡是不對的事。但我們團隊內的人大多無宗教信仰。真正痛苦到一個程度,都不會再相信神明幫得了什麼忙。」

「有些成員也都是安樂死病院的家屬,他們無論在心情上看病人受折磨,或是經濟照顧上長期被壓垮,也都了解病家的苦處,所以都因為想要幫助類似狀況的家庭,才熱心加入,這是最初目的。安樂死合法化,反而一開始沒在概念中。」

1658332854704
Photo Credit: 瑞士安樂死諮詢團隊
A小姐執行日當天在執行前,在尊嚴的藍色小屋留下最後的美麗身影。

但傅達仁事件既然備受矚目,台灣也因此出現推動安樂死的團體組織。幹嘛不加入其他組織就好,反而自己出來搞?以社會觀點來說,不是為錢就是為名,怎樣都逃不了這種指控吧?

Joseph解釋說:「其他組織協會成立時,我們也都去旁聽、了解過,但覺得要推動立法,要推廣安樂死概念,等社會觀念成熟,等台灣安樂死合法化,不知道還要等多少年。每一個病患在痛苦時,是渡日如年。如果可以馬上幫他們解決痛苦,為何不做?」

「我們一開始就只有六個人而已,我們就想積極做自己能做的事。既然我們可以提供諮詢與意見,可以幫人申請瑞士安樂死的流程,我們就先做這件事。光做這件事就佔用我們香的時間資源與心力。所以一開始的確沒顧及到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的部分。」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