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白色恐怖開端的「四六事件」:出事了阿伯,學生制服與軍服的大亂鬥!

校園白色恐怖開端的「四六事件」:出事了阿伯,學生制服與軍服的大亂鬥!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六事件」被認為是校園白色恐怖的開端。乍看之下,這起因學運而引起的白色恐怖事件,與「制服」沒有任何關係。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說來也荒謬──在四六事件時,國民政府終於發現,學生制服和軍人制服,長得太像了。

文:台灣服飾誌

說到「制服」引起的騷動,你會想到什麼?也許是2013年台南女中的「脫褲」抗議行動,或是這幾年「制服存廢」而引出的論戰。但早在改革制服的呼聲出現之前,1940年代的戰後初期就曾因為制服產生了一系列騷動。

1949年的3月中,師範學院(今台師大)與台大學生因腳踏車違規雙載,遭到警察取締與毆打,引發了全台學生串連的抗議運動;國民政府則認定有共黨組織煽動學生,決定採取強烈的手段。於是4月6號時,配槍的士兵進入台大校園與師範學院拘捕學生,許多學生與教職員受到處分與判刑。

這起事件被稱為「四六事件」,被認為是校園白色恐怖的開端。乍看之下,這起因學運而引起的白色恐怖事件,與「制服」沒有任何關係。

難道說是因為學生不服從制服的規定,而群起抗議?不是。還是因為物價飛漲,公費不夠買制服而引發不滿?這確實是學生的訴求之一。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說來也荒謬──在四六事件時,國民政府終於發現,學生制服和軍人制服,長得太像了。

1658395520432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混亂的開端:戰爭時期的中華民國制服

在說起這一切的混亂前,先來看看中華民國的制服長什麼模樣。

不同於如今的大學生可以自由穿著便服,當時的大學生仍有制服的規定。民國18年時,教育部公布了《學生制服規程圖樣》,同年國民政府也發布了訓令,要求「凡是中等以上的學生,一律穿著制服,以示整齊」。

那麼當時的大學生穿什麼呢?從《學生制服規程圖樣》的附錄中,可以看見民國18年的大學制服是有些類似日本立領西裝「詰襟」的樣式,冬季穿著黑色,夏季穿著白色;頭頂戴著四方帽;天冷時加上一件雙排扣大衣。

1658395739960
Photo Credit: 民國18年《學生制服規程圖樣》

1930年代進入中日戰爭時期,為了因應戰爭時的體制,民國31年國民政府增修了的《高中以上學校軍事管理辦法》,重新規定高中與大學生的制服:

「實施軍事管理之學校,全體學生無論在校內校外一律穿著制服」,在這份辦法裡,也重新規定了樣式:「衣褲採用中山裝……夏季深黃色或灰色,冬季灰色或黑色……」

也就是在這時,大學生制服改成了中山裝。到了1945年8月15日(民國三十四年),日本戰敗,結束了在台50年的統治歲月,國民政府接收台灣。隔年民國35年時《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公報》發布了《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製備辦法》,更明確指定台灣的高中以上學生制服為:

「國產布中山裝,夏季深黃色,冬季黑色」。

因此深黃色的「中山裝」便成為了戰後初期台灣的大學生制服,直到民國39年才有所改變。

1658395788953
Photo Credit: 民國35年《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製備辦法》

還沒發覺不對的國民政府:遍地的「国民服」制服

在民國35年時,除了公布高中以上學生制服以外,還有另一條訓令也值得注意:《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代電:學生不得穿軍服》:「各地學生著草黃色軍服……時有發現,殊易紊亂服制,有損軍容」。為了能讓未學過國語的台灣人也能遵守規定,這份訓令甚至還頒佈了日文版本。

為什麼學生會穿著軍服?那時候真的有那麼多退伍的學生兵嗎?這裡就必須得提一下,在國民政府還沒來到台灣前時,台灣學生穿什麼了。

1939年時,日本頒布了《學校生徒兒童服裝統制ニ關スル件》,統一全台中小學學生的穿著,並因應中日戰爭的戰時體制,整體服裝設計類似於陸軍備服協會頒布的《国民服令》,並打上綁腿;也有不少高校或專科採用此類戰時「国民服」做為當時的學校制服。

1940年代台灣的成衣產業尚未發達,所有的服裝都要倚靠訂製,再加上戰後物資貧乏,布料和衣物都是珍貴的資源。因此即使是已經畢業、面臨政權轉移,制服仍是服裝選擇之一。

除此之外,在戰爭時期日本政府還研發出了一系列的「国民服」做為民間的戰時推廣穿著,不只學生,民眾也會穿著與制服相似的国民服。不管是「国民服」或是學生制服,顏色大多因為戰爭被統一為「國防色」,也就是如今的卡其色。學生的制服還有綁腿設計,看起來就和與國民政府「草黃色」軍服十分相像。

這時的國民政府仍是以「有損軍容」作為取締穿著的原因。目前文獻上難以看出當時的取締效果如何,但從下一節提到的政令看來,當時的政令實行似乎仍有一些保留空間。

1658395835710
Photo Credit: 被服協會:乙四號國民服

出事啦!學生制服與軍服的大亂鬥!

在民國35年的命令之後,到民國38年4月,這將近三年的期間,國民政府都沒有頒布任何與制服或軍服有關的命令。直到民國38年4月6日才一改過往語氣,頒布了一挑新的命令,並由「警務處」發布:

「台灣省警務處代電:事由:奉電以非軍人穿着已蓋「限期染色」戳記之軍服,應沒收繳送等因希知照。」

這裡可以看出,民國35年的命令並非沒收與軍服相似的制服,而是蓋上「限期染色」的戳記作為警告。是什麼讓國民政府下定決心要好好處理制服的問題呢?

仔細看看這則命令發布的日期:「民國38年4月6日」,也就是軍警進入台大校園與師範學院拘捕學生的日子。事實上政府公報上,這則命令甚至與「四六事件」放在同一張。

1658395899792
Photo Credit: 《臺灣省政府公報》夏字第六期,p95
兩則分別對師範學院與臺灣大學的公報,就在軍服限期染色的下面

同年5月3日,教育廳又頒布了一則新的命令:

「教育部令敕學生禁穿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轉希遵照」。

「查近來因各地學生隨意穿着軍服,致少數不肖之徒竟冒充學生或軍人,聚眾生事,不特擾亂治安……學生應按規定穿着制服便衣,不得穿着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以免與人混淆不清……。」

以時間點來看,命令中的「聚眾生事,不特擾亂治安」,指的就是四六事件。若是本省學生穿著戰前制服導致混亂,這則命令還可以理解,但四六事件參與者不乏外省學生與師範學院學生,又該如何解釋?

原因之一是,發布這條命令的人,大概忘記中華民國學生制服的由來了。

卡其色災難:不能說很像,只能說是一模一樣

深黃色的中山裝是戰後初期的大學生制服,也是四六事件發生地點之一的師範學院的制服。而中山裝的制服從何而來?就要回到《高中以上學校軍事管理辦法》裡說起。民國31年增修的《高中以上學校軍事管理辦法》裡《高中以上學校軍事教育方案草案》包含一條:

「實施學生軍事訓練之學校不分年級一律參照陸軍軍隊內務規則及學校訓練原則實行軍事管理,其辦法另立之。」

也就是說「中山裝」之所以會被定為學生制服,則與參照陸軍內務規則有所關係,甚至在圖片上也可以看出端倪。

1658395971606
Photo Credit: 民國25年《陸軍服制條例》頒布的陸軍軍衣
f7c1b9ba-f6b3-42b6-bbfb-3c3695c99a72
Photo Credit: 截圖自台灣服飾誌

從以上兩張照片可以看出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國民政府的陸軍制服,與「中山裝」學生制服,基本上長的一模一樣。那顏色上的差別呢?陸軍制服是「草黃色」,學生制服是「深黃色」,都是屬於戰爭時期的卡其色。不能說是有點像,只能說是幾乎一模一樣。

所以可以想像,當學生包圍警局、舉行遊行與抗議時,總是會讓人疑惑一下這群人究竟是軍人,還是學生?更甚至是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當軍警進入校園時那個畫面:一群穿著卡其色制服的人進入到一群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學校,大家的制服都長得很像。那個畫面說有多混亂,就有多混亂。

別忘了這起事件裡面還有另外一群人,就是原來就讀於日治時期高校的本省學生們。他們當時的制服若沒有因為民國35年的取締「限期染色」而替換掉,就會保持著戰時日本政府頒布的類似國防色(卡其色)「国民服」的學生制服。

以四六事件的主角之一「省立師範學院」為例。當時省立師範學院與「台北高中」共用校地,「台北高中」則是由日治時期「台北高等學校」改制而來。也就是說,當軍警進入省立師範學院的校園時,還會碰上另外一群台北高中的學生。在這場搜捕行動裡,不管是「軍人」、「師範學院」、「台北高中」,大家穿的都很像。

也無怪乎在四六事件後,國民政府需要命令學生「不得穿着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只是這根本是強人所難,因為最符合這個條件的,就是政府規定的學生制服了。

亡羊補牢的國民政府:要不然我們換個顏色吧?

在歷時一年之後,省教育廳終於發現要求學生「不得穿着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是多麼違背法令與違背邏輯的規定了。於是隔年民國39年,教育廳公布了新的命令:

「奉省府核本省公私立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變通辦法」。

「查近以保安司令部奉令取締非軍人穿着軍服,對於高中以上學校學生之制服應加以規定,以資識別。本廳兼顧法令與與學生實際困難起見,擬具本省公私立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變通辦法……。」

國民政府想出的變通的辦法是:

  1. 學生如果穿著深黃色制服,要在左胸口別上有學校名稱、學生名字的三角形小布條。
  2. 今年的秋季開學時,所有高中以上男學生的制服一律改成灰色。
  3. 如果穿深黃色制服,並且有別三小型小布條的話,我們就不取締你。
1658396103876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在這之後,大學生的制服由「深黃色」,改成了「灰色」,這樣灰色的制服也成為了一代人的回憶。像是民國40年就讀於師範學院的童書作家林良,就曾在《師大校友月刊》裡詳細描述當時穿著制服的心境:

「制服是淺灰色的,樣式計得很不錯,穿起來得有朝氣,但是布質很差……當時我們看待這套制服,就像醫院的醫師看待那件薄薄的白色罩衫,只留着升旗和學校對外活物的時候穿,平日難得去碰它。」

在四六事件之後,劉真接任師範學院院長,成立「師範學院整頓學風委員會」,並頒布了一系列規定,包含每周一的升旗典禮。對於現代的學生恐怕難以想像,要求一群已經成年的大學生,每周一需要穿著制服參與升旗是個什麼樣的畫面。

除此之外,與師範學院共用校地的「台北高中」,在四六事件後也停止招生、徹底廢校了。這所曾經日治時期以「自由學風」而出名的「台北高校」,便在這一片灰色的制服裡,被國家刻意地遺忘。

這場因學運而起的制服騷動終於告一段落,但另外一場名為「白色恐怖」的災厄才剛悄悄拉開序幕……。

1658396215883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參考資料

政府公報資訊網、國史館檔案史料文獻資料庫、彭威翔〈日治時期台灣學校制服之研究〉、吳奇浩〈洋風、和風、台灣風多元雜揉的台灣漢人服裝文化(1624-1945)〉、陳惠珠〈戰後台灣中等師資之搖籃——台灣省立師範學院(1946-1955)之研究〉、《師大校友月刊-1981年》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