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白色恐怖開端的「四六事件」:出事了阿伯,學生制服與軍服的大亂鬥!

校園白色恐怖開端的「四六事件」:出事了阿伯,學生制服與軍服的大亂鬥!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六事件」被認為是校園白色恐怖的開端。乍看之下,這起因學運而引起的白色恐怖事件,與「制服」沒有任何關係。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說來也荒謬──在四六事件時,國民政府終於發現,學生制服和軍人制服,長得太像了。

從以上兩張照片可以看出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國民政府的陸軍制服,與「中山裝」學生制服,基本上長的一模一樣。那顏色上的差別呢?陸軍制服是「草黃色」,學生制服是「深黃色」,都是屬於戰爭時期的卡其色。不能說是有點像,只能說是幾乎一模一樣。

所以可以想像,當學生包圍警局、舉行遊行與抗議時,總是會讓人疑惑一下這群人究竟是軍人,還是學生?更甚至是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當軍警進入校園時那個畫面:一群穿著卡其色制服的人進入到一群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學校,大家的制服都長得很像。那個畫面說有多混亂,就有多混亂。

別忘了這起事件裡面還有另外一群人,就是原來就讀於日治時期高校的本省學生們。他們當時的制服若沒有因為民國35年的取締「限期染色」而替換掉,就會保持著戰時日本政府頒布的類似國防色(卡其色)「国民服」的學生制服。

以四六事件的主角之一「省立師範學院」為例。當時省立師範學院與「台北高中」共用校地,「台北高中」則是由日治時期「台北高等學校」改制而來。也就是說,當軍警進入省立師範學院的校園時,還會碰上另外一群台北高中的學生。在這場搜捕行動裡,不管是「軍人」、「師範學院」、「台北高中」,大家穿的都很像。

也無怪乎在四六事件後,國民政府需要命令學生「不得穿着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只是這根本是強人所難,因為最符合這個條件的,就是政府規定的學生制服了。

亡羊補牢的國民政府:要不然我們換個顏色吧?

在歷時一年之後,省教育廳終於發現要求學生「不得穿着軍服或與軍服式樣及顏色相同之服裝」,是多麼違背法令與違背邏輯的規定了。於是隔年民國39年,教育廳公布了新的命令:

「奉省府核本省公私立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變通辦法」。

「查近以保安司令部奉令取締非軍人穿着軍服,對於高中以上學校學生之制服應加以規定,以資識別。本廳兼顧法令與與學生實際困難起見,擬具本省公私立高中以上學校學生制服變通辦法……。」

國民政府想出的變通的辦法是:

  1. 學生如果穿著深黃色制服,要在左胸口別上有學校名稱、學生名字的三角形小布條。
  2. 今年的秋季開學時,所有高中以上男學生的制服一律改成灰色。
  3. 如果穿深黃色制服,並且有別三小型小布條的話,我們就不取締你。
1658396103876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在這之後,大學生的制服由「深黃色」,改成了「灰色」,這樣灰色的制服也成為了一代人的回憶。像是民國40年就讀於師範學院的童書作家林良,就曾在《師大校友月刊》裡詳細描述當時穿著制服的心境:

「制服是淺灰色的,樣式計得很不錯,穿起來得有朝氣,但是布質很差……當時我們看待這套制服,就像醫院的醫師看待那件薄薄的白色罩衫,只留着升旗和學校對外活物的時候穿,平日難得去碰它。」

在四六事件之後,劉真接任師範學院院長,成立「師範學院整頓學風委員會」,並頒布了一系列規定,包含每周一的升旗典禮。對於現代的學生恐怕難以想像,要求一群已經成年的大學生,每周一需要穿著制服參與升旗是個什麼樣的畫面。

除此之外,與師範學院共用校地的「台北高中」,在四六事件後也停止招生、徹底廢校了。這所曾經日治時期以「自由學風」而出名的「台北高校」,便在這一片灰色的制服裡,被國家刻意地遺忘。

這場因學運而起的制服騷動終於告一段落,但另外一場名為「白色恐怖」的災厄才剛悄悄拉開序幕……。

1658396215883
Photo Credit: 台灣服飾誌

參考資料

政府公報資訊網、國史館檔案史料文獻資料庫、彭威翔〈日治時期台灣學校制服之研究〉、吳奇浩〈洋風、和風、台灣風多元雜揉的台灣漢人服裝文化(1624-1945)〉、陳惠珠〈戰後台灣中等師資之搖籃——台灣省立師範學院(1946-1955)之研究〉、《師大校友月刊-1981年》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