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淡水紅樓屋主拒建商、從都市計畫看南鐵東移、一推出就注定破產的長照法、為何大學教師剃光頭

懶人時報看什麼?淡水紅樓屋主拒建商、從都市計畫看南鐵東移、一推出就注定破產的長照法、為何大學教師剃光頭
Photo Credit: 焦點事件

前美核能會委員長 來台參與反核座談

(「核電幫」又要生氣了嗎。以下引述內文)

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NRC) 是美國管制核能安全的獨立機構,直屬總統底下。委員任期5年,由總統提名、參議院同意。葛瑞於2009年接獲提名,擔任委員長,但2012年時因立場與其餘4位委員不同,衝突白熱化,提前辭職走人。

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指出,日本311核災後美國派遣時任委員長葛瑞深入福島調查研究和協助。在他目睹了失去家園、漂流在外十多萬核災災民的現狀,他深省,「核電究竟只是一種發電的工具,怎可因它而傷害了國民?是本末倒置。核電絕不可以蓋在人口密集處。」(懶人時報

屋主拒建商 淡水紅樓佇立逾百年

(不是人人想拆屋賺錢。以下引述內文)

淡水河邊的紅樓佇立於坡上已逾百年,人們總喊他「淡水紅樓」,紅樓從落成到現貌,前後經歷三任主人,洋行商人、漢詩人和魚丸店老闆。目前第三任主人堅定地拒絕建商收購合建的提議,選擇將許多「老淡水人」的記憶保留下來。

紅樓確切落成年代記載不一,普遍認為此棟紅色磚石外觀仿洋樓建築是由洋行商人李貽和(另一說為李「怡」和)在淡水開港通商後的十九世紀末竣工完成。紅樓後又轉售予漢詩人洪以南,在其逝世後,其家人舉家搬遷至大稻埕,紅樓在民國五十二年轉售予經營魚丸生意的洪炳堅、洪許俸夫婦。

(中略)民國七十年代,建商看中紅樓與周邊地段的開發潛力,提出拆掉紅樓整合附近土地興建公設大社區的提議,洪許俸毫不猶豫地拒絕,建商不斷打電話邀請、登門造訪,強調能賺很多錢,獲得的答案都是否決,「子孫大家住在一起,這樣就夠了」,洪許俸說。(懶人時報

國家公園 未來將導入跨域加值創新財務規劃

(當政府財政困難,類似的奇怪話術就越來越多,連國家公園都要求「自償率」,覺得可怕。以下引述內文)

國發會委員會通過內政部報陳的「105年至108年國家公園中程計畫」,以跨域擴大資源整合的角度,導入跨域加值的創新財務方案,希望108年各個國家公園自償率都能達到20%。

根據「105年至108年國家公園中程計畫」,未來4年將投入78.41億元經費,預計在遊憩經濟產值、碳存量經濟價值、濕地及珊瑚礁經濟價值與降低天然災損、涵養水源等面向上,帶來4年超過6630億元的經濟價值。(懶人時報

胡慕情:從都市計畫看南鐵東移

(賴清德不肯說的秘密。以下引述內文)

訪問鐵改局時我曾詢問,要改善鐵路於平面行走所造成的交通紊亂問題,是否只有地下化一種途徑?鐵改局的回答非常清楚,鐵路立體化並不只有地下化一選項,還包括高架,或是回歸交通管理。這三種方案裏,地下化的成本最為高昂。鐵路專家蘇昭旭也曾為此議題為文寫道:「除非原本的路廊有其他用途,否則地下化會造成逃生困難,對抗天災的承受度比高架差,未必是好方法。」

(中略)賴清德不斷強調,目前抗議居民所被徵收的土地未來不會有商業開發,只會做綠化使用,藉以規避土地炒作的罪名。但這種說法實在狡猾。因所謂土地炒作,並不是將視角放在爭議的範圍,而需綜觀整個都市計畫。

根據台南市政府「台南市東區變更都市計畫審核摘要表」指出,其變更都市計畫範圍,即是「為將土地開發機制與軌道運輸建設整合一併推動」,(中略)迄今為止,台南市政府一直不肯言明,在工法還有爭議的情況下,為何非得徵收,而非徵用東區居民土地。賴清德有必要回答,若非擴大都市計畫開發,東區居民的土地,會變成綠地嗎?

在整個擴大都市計畫中,為增加土地利益,台鐵還配合增加新站,此即「台鐵捷運化」,透過交通方式,打造核心利益,使巴克禮公園東南方的台糖農地開始增值。此外,生產路旁為目前台鐵東移拆遷戶的安置宅。雖名為安置,實則是建商準備以每坪數十萬元高價販售的建案。換句話說,透過擴大都市計畫變更,公園擴建,安置區搖身一變成為新的重劃區。(懶人時報

一推出就注定破產的「長期照顧服務法」

(長照法的龐式騙局。轉自 Karen Yu 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長照服務就跟所有的產業一樣,需要打造生態系,創造產業鏈,否則就跟津貼與補助一樣,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只會變成資源與結構的扭曲,讓年輕人背債背的的更、痛、苦!

「一開始就是龐式騙局,廣大的台灣年輕人再度要掏錢買單,有人可能以為這些錢可以讓需要幫助的人受益,事實上, 這整套措施根本看不到服務制度,變相鼓勵財團經營套利,實際執行肯定一堆詐領案件,能提供服務的人力和財源杯水車薪,這完全是一個錢坑法案,未來肯定還會 提高繳納費率,簡直跟詐騙集團沒啥兩樣。」

長照保險錢哪來?衛福部:勞工每月多繳100多元懶人時報

黃哲斌:為何大學教師剃光頭

去年底,我在私立大學兼了一學期的課,收獲很多,感觸也很多。其一是,深刻體會私立教育體系老師的處境。舉例而言,一門課三小時,我每周至少要花兩天備課,再花半天上課,每個月的鐘點費是8400元,再加上幾個銅板。

換言之,如果花同等力氣投入教學,因為我金含慢,開課上限大約是六到八學分,每月兼課鐘點費不會超過兩萬元。此外,還不計批改作業、出考卷、批改期中或期末考卷、閱讀期末報告,或是,平日回覆學生郵件的時間。

這是私立大學兼任教師的處境,高教工會正在爭取提高私校鐘點費。然而,即使是專任助理教授,也面臨月入29K的危機。公視PNN這篇報導寫得很清楚: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於4月27日審查通過《教師待遇條例草案》,其中第17條將原本〈私校法施行細則〉第33條的私校教師薪給「準用」公校規定的強制條文,改為不具強制性的「得準用」。一字之差,讓私校教師薪資淪為各校自訂,私校助理教授恐怕只剩29435元的本薪可領。

教育部說法看似尋求三贏,但事實上,教師薪資除本薪外,有大半來自研究加給。高教工會指出,以私校助理教授薪資68990元為例,是由本俸29435元加上學術研究費39555元,若《教師待遇條例草案》17條正式立法,後半部的研究費變成「得」準用公立學校教師規定,未來恐怕出現「29K」助理教授。(新聞連結

或者,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也製作了詳盡的表格

至於,輔大心理系主任何東洪、世新社發所副教授陳政亮,今日為何在群賢樓前落髮,主要原因,當然是趕在明天(5/19)立院預計將二讀通過《教師待遇條例》草案之前,提出高教工會的抗議立場,但更直接的原因是,媒體及社會大眾對此議題似乎不太關心。

事實上,萬一修法通過,當私校陷入經營困境,首當其衝不只是是教師權益,也包括學生權益。校方照樣向學生收取國立大學兩倍的學費,師資及教學品質卻會快速腰斬,只願拿出香蕉請猴子的私校董事會,將會讓大學校園出現人才反淘汰,最後,只剩一群無奈、被校方層層剝削、「假裝在教書」的大學教師。

如果悲觀預言成真,台灣社會竟出現博士學位的29K大學教師,那麼,教出22K學生也不再讓人意外。

50瓩以下屋頂太陽光電 免線補費

(是好事。以下引述內文)

不當再生能源推廣的絆腳石,台電近日修改再生能源收購規章,放寬50瓩以下屋頂型太陽光電免收「線路補助費」,民眾可省下6萬到40萬元不等費用,預料可吸引集合式住宅、社區大樓加入太陽能發電行列。

(中略)在高雄從事屋頂太陽光電裝設的業者楊明坤說,太陽光電建置成本最近每瓩價格降到約7萬元,以一般住家常裝的5到6瓩的太陽能面板來說,約在30多萬到40多萬元就搞定。

楊明坤說明,南部一年有效日照時數(可發電)有1300小時,以5瓩容量來說,年發6500度電,每度賣給台電每度6.8元,一年可回收4萬4200元。「8到9年就可以完全回本。」(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