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的死穴:就算有100億身家,也一頭樁進房地產

「香港製造」的死穴:就算有100億身家,也一頭樁進房地產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不缺錢,但「肥水」總流不進這塊「科技田」,究其原因還是在於政府、企業「怕風險」保守心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誰說香港沒科研成果?獲美國車廠併購逾億元的環保電動車、智能眼鏡Google Glass的重要組件微型顯示器、驚動美國特工處調查的夜闖白官小型無人機,甚至日日機不離手的iPhone部分組件都是「香港研發」,可惜均未能進一步延續為「香港製造」。香港不缺錢,但「肥水」總流不進這塊「科技田」,究其原因還是在於政府、企業「怕風險」保守心態。

Photo Credit: Tedeytan CC BY SA 2.0

在香港,早於2009年,理大便與本地車廠EuAuto已合作推出全港首架自主研發的電動車mycar。推出一年,mycar曾在東莞設生產線,在香港售出幾十輛。但因市場未能消化,投資苦等未遂,mycar始終未能在港落地。結果,反而是美國大型環保車廠GreenTech Automative(GTA)及美國政府向mycar招手,動用逾一億港元併購EuAuto,首年即在美國生產20,000輛mycar出售。

「香港的電動車技術在世界位列前席。2005年製造電動車,2007年已經開始銷售,比很多東南亞國家,甚至比日本、中國都要早!」帶領研發mycar的理大電機工程學系教授鄭家偉,雖然也為能夠吸引外國投資感到自豪,但亦難掩「可惜」之情。

Low tech撈嘢 high tech揩嘢

香港其實有不少類似的「走寶」例子,近年要數智能眼鏡Google Glass內的重要組件微型顯示器。該組件原是由科大研發,但因港商不懂行情,研發團隊苦尋投資不果,最終由台灣奇景光電(Himax)投得,並在科大研究上發展出用於Google Glass的0.25吋微型顯示推動器,而奇景光電更獲Google入股。科大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講座教授郭海成便曾慨嘆,「如果香港有人肯投資,依家Google Glass就係香港造」。

「香港廠商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low tech撈嘢,high tech揩嘢!」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院長黃亮指,香港科研經費主要來自政府,每年30億,然後院校間就「分餅仔」,「無論怎樣競爭,個餅也是那麼大」,而企業資金向來不多。香港科研經費落後,幾近全球敬陪末席,與科技強國相比,更是望塵莫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從事科研的鄭家偉有同感:「每人都拿約幾百萬,就是不足夠!R&D需要很大投放,外國資金較充裕,來源也廣泛,例如Tesla未出車,股價已升近百倍,有public funding;比亞迪背後也有中國政府支持。香港主要是政府funding,業界真是很少,差距真是可以用萬倍來計算!」

他以電動車為例子,「即使R&D後,也要5年才可以變成產品,而產品估計也要5年才能回本,整個回本期可能要10年,這是行業情況」。

鄭教授續指出:「但部分香港廠家都想即時賺錢,希望2、3年回本,賺快錢;但做科研的人一定是走前幾年,否則無意思。對於汽車及其他高科技,由研發到生產,回報期可能是5年、10年,香港投資者未必等得!」

不過,科研經費單靠政府都是不足夠。「比較成功的地區,例如美國、以色列,當地政府有投放,但最終還都是私人行為。若然不能夠聯繫商業利益,而全部靠政府的話,除非像美國及中國有軍事研究,但已是另一種生態。」香港理工大學副校長(科研發展)衞炳江教授說。

走不出comfort zone的社會

衞炳江說:「現在,香港整個社會的心態都是過於risk-adverse,不接受風險。」他笑指:「在香港,如果你有100億身家,我也不會叫你投資科技,當然是放入房地產。但是創業也好,高科技創業也好,通常都是高投資、高風險、高回報。高風險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簡言之,只要金融、地產仍然賺錢,就繼續押重注,整個香港社會都走不出comfort zone。

Photo Credit: Pasu Au Yeung @ Flickr CC By SA 2.0

「今天很簡單,誰犯錯就會被指責;若然是官員就要問責下台。所以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新加坡、台灣對科研都有產業傾斜,但在香港只會落得一句「官商勾結」。

節錄五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香港頻「走寶」 科研不結果」。

[☞關鍵評論網有愈來愈多的香港內容了!香港的讀者,記得按讚我們的香港臉書專頁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