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斯里蘭卡經濟危機:高度發展的南亞優等生,為何成為殞落的印度洋珍珠?

解讀斯里蘭卡經濟危機:高度發展的南亞優等生,為何成為殞落的印度洋珍珠?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斯里蘭卡的現況看起來跟失敗國家無異,但其實這個國家的發展程度相當高,被譽為南亞地區的優等生。如今整個國家瀕臨破產,窮到連政府都宣布關閉大學,公務員可直接回家務農或放5年無薪假到海外打工,實在很難想像。

文:陳牧民

動亂不已的斯里蘭卡

近幾個月以來,有印度洋珍珠之稱的島國斯里蘭卡,陷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與政治危機。由於外匯儲備枯竭,導致無法進口燃料及其他民生物資,國內各類物資價格飆漲,且因缺乏燃料導致大規模停電,醫療系統也因缺乏藥品而處於崩潰邊緣。

人民自4月起上街抗議示威,且規模愈來愈大;5月初,總理馬辛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被迫辭職下台,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馬辛達之弟)任命政壇宿敵,前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再度出任總理,但經濟情況仍未見好轉,民眾持續上街抗議,政府甚至在7月初宣布國家已經破產。

7月9日,多達60萬群眾聚集可倫坡示威,最後攻佔總統官邸。戈塔巴雅總統搭機出逃至馬爾地夫再轉至新加坡,如此戲劇性的一幕宛如當年菲律賓人民推翻馬可仕的翻版。

斯里蘭卡的現況看起來跟「失敗國家」無異,但其實這個國家的發展程度相當高,被譽為南亞地區的優等生。根據聯合國開發署所公佈的2020年人類發展報告(Human Development Report),斯國人類發展指數(HDI)為0.782,在全球189個國家中排名72,屬於高度發展程度;2020年斯國平均人民識字率為92.4%,而南亞其他國家都只有60-70%左右;斯國人均GDP雖然只有3700美元,但仍高於印度的2543美元與孟加拉的2362美元。

包括筆者在內,許多曾去過斯里蘭卡的人,都對於該國的乾淨整潔與友善人民留下很好的印象。如今整個國家瀕臨破產,窮到連政府都宣布關閉大學,公務員可直接回家務農或放5年無薪假到海外打工,實在很難想像。

農業仍是大宗,觀光業因疫情雪上加霜

斯里蘭卡為何會走到今天的地步?這可從幾個角度來觀察:首先是斯里蘭卡的經濟結構。斯國的工業化程度不高,至今仍有3成以上的人口從事農業。由於其人力成本較高,加上過去因為內戰而遭到部分歐美國家制裁,因此並沒有像其他南亞國家一樣吸引到足夠的外資來發展製造業。迄今許多民生物資均仰賴進口,甚至包括糧食在內,但能夠出口的也只有茶葉、寶石等初級產品,讓斯里蘭卡在對外貿易上長期處於逆差狀態。

2009年內戰結束之後,斯國政府致力於發展觀光,也鼓勵人民到海外打工賺匯。斯國本身就擁有絕佳的海洋景觀,加上特有的茶園風光及過去佛教全盛時期留下來的古蹟名勝,吸引大量外國觀光客前來造訪。2018年有250萬觀光客到訪,在地消費金額高達56億美元,佔國民生產毛額的6.4%。

不過2019年4月復活節當天發生恐怖組織所策動的連環爆炸案之後,觀光業就此一蹶不振。緊接著2020年全球遭逢疫情肆虐,仰賴觀光收入的斯國經濟更是雪上加霜,至今沒有恢復。

斯國的經濟危機的直接原因是向外舉債過多。目前該國外債總額大約是350億美元,在2022年共有86億美元貸款到期,但是到3月底國家外匯儲備只有19億元,連購買石油糧食都不夠。其實在疫情影響下,全球許多國家都面臨通貨膨脹、利率飆升、貨幣貶值等問題。但是對斯里蘭卡來說,債務問題嚴重與錯誤的發展政策有關,特別是向中國舉債進行一些華而不實且無經濟效益的「白象工程」。

AP15828555317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耗費兩億美元建造的馬塔拉國際機場

一帶一路害慘斯里蘭卡

表面上斯里蘭卡向中國借貸的金額大概只佔其外債總額的10%左右,但實際金額應該更高,且中國貸款大多是商業貸款形式,利息偏高。這些計畫幾乎都由中國國營公司承建,連原料與工人都從國外引進,對本地的經濟毫無幫助。例如耗費兩億美元建造的馬塔拉國際機場,因為地處偏遠交通不便,完工後每星期只有兩班飛機起降。

由中國國營港灣公司承建,2014年由習近平親自出席動工典禮的可倫坡港口城,造價高達14億美元,預計在可倫坡海岸造出269公頃土地,並在其上建造大型會展中心、購物商場、辦公大樓等。完工後中國還可以擁有其中三分之一土地的所有權。

但整個計畫並未經過任何環境評估,還把舉世聞名的可倫坡海岸景觀破壞殆盡。2015年初斯里賽納(Maithripala Sirisena)當選總統後立刻下令停工,但中方要求支付違約金1.4億美元,斯國政府最後只能同意讓工程繼續。

與IMF等國際組織不同的是,中國政府向來不太考慮借貸國的經濟情況與還款能力,而且這些計畫全由中國國營企業承造,等於中國一開始就拿回大部分借貸資金,並讓借貸國背負高額利息和債務。這就是一帶一路的實際情況。

AP221172543003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過去拉賈帕克薩家族的哥哥馬辛達.拉賈帕克薩擔任總理,弟弟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則擔任總統

權貴家族壟斷政治

其實今天斯里蘭卡整個國家走到破產的地步,拉賈帕克薩家族仍要負最大責任。1948年獨立後,斯國仿效英國建立內閣制民主政體,由斯里蘭卡自由黨(SLFP)與聯合國家黨(UNP)輪流執政。1977年的一次修憲公投把憲法改為類似法國的半總統制,讓總統擁有更大權力,2010年總統馬辛達拉賈帕克薩連任成功之後,更推動修憲讓總統得連選連任,最後在2015年競選第二次連任的時候輸掉總統寶座。

不過他的繼任者斯里賽納(SLFP)與其總理維克勒馬辛哈(UNP)原本就分屬不同政黨,同床異夢的執政結果是政策紊亂、經濟也未見好轉。馬辛達重整旗鼓後組成新政黨「斯里蘭卡人民陣線」(SLPP),在2019年成功把弟弟戈塔巴雅拉推上總統寶座。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