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爭霸》講座(二):東南亞仍舊信賴美國,但也不希望在台海衝突中選邊站

《中美爭霸》講座(二):東南亞仍舊信賴美國,但也不希望在台海衝突中選邊站
去年10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線上出席東協峰會。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在哪個區域,美國都還是會被認為可以當最值得信賴的仲裁者,因為美國二戰後就沒有攫取領土的歷史。東南亞也不希望台海發生戰爭,因為屆時美國一定需要軍事基地,東南亞各國就會面臨是否要把國家空出來,擔任美國「用來對抗中國的軍事基地」的選擇。

本文為《中美爭霸:兩強相遇東南亞》(沈大偉 著)線上講座逐字稿,由春山出版提供。主講人是國際關係學者、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教授張國城,對談人是春山出版總編輯莊瑞琳。

莊瑞琳:老師其實剛剛在前面半小時已經大概把美國跟東南亞發展的幾個階段都有做了一些很清楚的階段分析,那我接下來是比較想問細一點的問題。剛剛前面已經有講到美國重返亞洲、再平衡策略,這個是在歐巴馬執政時候喊出來的,那我們要怎麼樣去理解歐巴馬政府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喊出這個東西?因為就像剛剛老師講的,美國實際上並沒有離開亞洲或者東南亞,也只能說它過去比較偏重東北亞,或許過去它們也深陷中東或西南亞的問題,但確實歐巴馬政府在沈大偉的分析裡面是最近歷任政府裡最重視東南亞的。因為不僅希拉蕊、當時的國務卿,是第一個走遍東南亞十國的國務卿,歐巴馬自己除了汶萊之外也去了其他九個東南亞國家。可能這個地方它不僅有崛起的中國,甚至還有另外一邊崛起的印度等等這些問題。所以我是想要請老師分析歐巴馬政府的思維,以及現在又經歷過川普、現在又回到拜登,你覺得民主黨跟共和黨是怎麼去看待對亞洲或東南亞的思維?

張國城: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傳統上共和黨跟民主黨對東南亞的態度,共和黨傾向於放棄,民主黨傾向於關切。在二次大戰剛結束的時候,杜魯門民主黨政府支持東南亞盡速獨立,讓日本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到了艾森豪政府的時代,越南共產主義已經開始在強化,但艾森豪共和黨政府是拒絕介入,至少是拒絕直接介入,到甘迺迪、詹森民主黨政府才介入,到尼克森共和黨政府又決定退出越南戰爭。

退出越南戰爭之後,美國在這個地方的戰略起了一個根本的轉變,就是盡量不要再直接插手這個地方的戰爭跟衝突。歐巴馬為什麼要重返亞洲,一個很核心的概念是中國力量已經太大了,再不回來就會威脅到東北亞的安全。因為東北亞的日本跟韓國,重要的航路必須經過東南亞,兩國又是世界上主要經濟體,如果說再讓中國在東南亞擴張下去,一定會影響亞洲整個權力的平衡,所以歐巴馬政府要重返亞洲,是在中國的力量達到「美國已經很難做事情」的情況下出現的,當然效果怎麼樣我們還可以再討論。

應該這樣講,只要是有具體的承諾或條約,不管哪個黨執政都會繼續,譬如說跟泰國的《共同防禦條約》,跟菲律賓的《共同防禦條約》,這個都是會繼續的。但是對個別事件單一的介入,的確不要說是兩大黨會有所不同,甚至同一個黨的不同總統都會有所差異,這是我們在理解美國外交關係時可能要注意的地方。

莊瑞琳:在書裡面我覺得有一個地方很有趣,就是在講看起來中國在那個地方的扎根影響包括它有地緣的親近性、歷史的親近性等等,好像美國這麼遠,是怎麼都比不上。但是他也提到一個叫「緬甸時刻」的東西,沈大偉注意到,就像是老師前面講的,東南亞各國都有反抗、解殖的「傳統」。所以當中國的經濟勢力,強權的情況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其實它們也是會反抗的。所以在緬甸就是大壩的興建事件,他把這個東西稱作緬甸時刻。就是說在東南亞各國,中美影響誰勝誰輸,其實是流動型的,不是說中國穩贏,在很多國家也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緬甸時刻。所以不曉得老師能不能進一步去分析你怎麼去理解中美在這裡頭各自的優劣勢。

張國城:美國在這個地方的優勢當然就是美國的軟實力還是相當大的,它的世界影響力、經濟實力、國內的市場,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忽視。

然後世界上任何地方發生任何事件,不管在哪個區域,美國都還是會被認為可以當最值得信賴的仲裁者。因為美國二戰後就沒有攫取領土的歷史,所以世界上任何國家對美國,充其量就是對美國的作風跟態度不滿,不會認為美國是來侵略,或者來奪取它領土,基本上是不會這樣。

某些地方的老一輩人常常會覺得美國是拿誰當棋子,但東南亞不見得會有這種觀念,因為美國雖然態度跟作風不是那麼討人喜歡,但在歷史上不是個壞人,沒有去攫取或騙取其他國家的資源,或者占領其他國家的領土,至少在二次大戰之後就沒有了,雖然它的力量很大。所以在任何國際糾紛上來講,它擔任仲裁者,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還是比較願意信任它。這跟台灣人一般的國際認知是不太相同的。我在《美國的決斷》這本書裡有提到,台灣人對國際關係有很多台式的定義跟認知,這是一大特色。這本書大家如果有興趣看一看,對瞭解國際問題會有相當的促進的作用。

中國的優勢第一就是它不管各國內政上民主、自由、人權的發展,對各國政府來講,跟中國接觸,在這個領域上比較自在,不用擔心會被中國指責,或者中國國內的知識分子、NGO會要求中國政府因為這些因素,對這些國家有所影響跟制裁。完全不需要顧慮這些問題。

但是另外一方面,中國和少數特定國家還是有領土主權的糾紛。領土主權的糾紛,還是讓各國對中國有所提防。有些國家本身有種族的緊張關係,中國會不會對各國國內的種族問題,產生煽風點火或者推波助瀾的作用,這是東南亞國家可能更關切的。譬如說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都有華族和在地多數族群衝突的問題,當然不希望中國過度介入,引起國內種族的問題。

各國跟美國交往,除了擔心美國指責它們的政治,或對它們國內人權的狀況採取制裁、冷淡的作為之外,倒是都沒有什麼特別的障礙。

AP661802434112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歐巴馬是第一位在任內訪問緬甸的美國總統,右為當時國務卿希拉蕊,照片攝於2012年11月19日。

莊瑞琳:接下來我想回過頭來問,美國現在對東南亞的關注,會怎麼影響台灣?因為台灣剛好在一個蠻有趣的點上,台灣不屬於東北亞,又不屬於東南亞,所以美國對東南亞的政策跟台灣有沒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