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未來還沒被書寫》:檸檬如何變成檸檬汁?碧昂絲和美國的黑人抗議音樂新浪潮

張鐵志《未來還沒被書寫》:檸檬如何變成檸檬汁?碧昂絲和美國的黑人抗議音樂新浪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中每一個故事都是改變音樂歷史的傳奇,每一張專輯都是搖滾史的經典——而他們之所以是經典,就是因為他們奮力建造新的可能,不相信世界只能被舊規則所構築。他們不只影響了流行音樂,更是形塑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這是搖滾樂所創造的事物。

文:張鐵志

檸檬如何變成檸檬汁:碧昂絲和美國的黑人抗議音樂新浪潮

1

我在這張專輯和這部影片中的企圖是要讓我們的痛苦、我們的掙扎、我們的黑暗和我們的歷史能夠發出聲音,去對抗那些讓我們不舒服的議題。向我們的孩子展現能反映他們的美的影像是重要的,如此,他們可以成長在這樣一個世界中:當他們看著各種鏡子——先是透過他們的家庭,接著是新聞、美式足球超級盃、奧運、白宮和葛萊美獎——他們不會去懷疑自己是美麗的、聰明的和有能力的。我希望每一個種族的小孩都能如此,而且我想我們要能從錯誤中學習,並承認我們是可能重蹈覆徹的。

這是美國天后碧昂絲(Beyoncé)在2017年2月葛萊美音樂獎(Grammy’s Awards)領獎時的致詞,她指的「我們」當然是黑人及其他有色人種。

碧昂絲在2016年春天發表專輯《檸檬汁》(Lemonade),專輯還有一支一小時的音樂影片,讓她被稱為這個時代的妮娜西蒙(Nina Simone)。

這個六○年代的比喻是恰當的,因為當她在前一年發表具有強烈政治意涵的單曲〈Formation〉的第二天,她就在美式足球超級盃的中場演出中,和舞者穿著黑豹黨(Black Panther)風格的服裝演出——黑豹黨是六○年代後期的「黑權」團體,主張用暴力和武裝爭取黑人權力。在這個最男性、陽剛的運動場合,這種女性戰鬥姿態根本是一場巨大的挑釁,引起很大爭議。

這次葛萊美獎的最大看點是她和另一位白人女歌手Adele的黑白之戰,結果是Adele贏得所有大獎(如最佳歌曲、最佳專輯),這又引發很多批評,因為葛萊美獎從來都是白人的品味,並且是保守的,因此連Adele得獎時都哭著說,她的英雄是碧昂絲。

2

碧昂絲的專輯《檸檬汁》和單曲〈Formation〉確實引起黑色風暴與騷動。這張專輯的官方描述是「關於所有女人的自我知識和療癒的旅程」,是一個女性的渴望與掙扎,包括她被丈夫Jay-Z的背叛,但個人的旅程也體現了黑人女性在美國社會的掙扎,在專輯中,這個德州出生的女子尤其強調她的文化根源:那個黑人受到百年壓迫,卻也孕育出豐富黑人文化的美國南方。

〈Formation〉就是關於一座南方的城市:紐奧良。當第一個鏡頭出現,碧昂絲坐在一個半沉沒在大水中的警車頂上。幾年前,紐奧良被卡崔納(Katrina)颶風嚴重摧毀,導致許多黑人居民流離失所。伴隨這個畫面,是2010年被槍殺的當地饒舌歌手Messy Mya的聲音:「What happened after New Orleans?(紐奧良之後發生了什麼?)」然後碧昂絲唱起她生命中關於南方與黑人的歷史根源:

My daddy Alabama, Momma Louisiana

You mix that Negro with that Creole make a Texas bama……

I like my Negro nose with Jackson Five nostrils

Earned all this money but they never take the country out me

I got hot sauce in my bag (swag)

美國南方長期來有蓄奴傳統,而在林肯總統解放黑奴之後,仍然進行種族隔離。直到六○年代民權運動,黑人開始挑戰白人霸權,要求廢止制度性種族隔離,但是他們面對的是警察和暴徒的殘酷暴力。一直到現在,不少南方白人仍然具有種族偏見,也是共和黨的鐵票支持者。

碧昂絲在這裡不僅刻意強調她的南方根源,而且用了當年黑人被歧視的字眼「Negro」。

《檸檬汁》專輯的整支影片充滿政治訊息,尤其是以黑人女性為出發點來討論一個黑色美國的傷痕與希望:「在美國,最不被尊敬的人就是黑人女性。最不被保護的人就是黑人女性。最被忽略的人就是黑人女性」,影片中用了這段六○年代的黑權主義領袖Malcolm X的話,而在每首歌之間都引用了非裔英籍女詩人Warsan Shire的詩。

影片中也出現之前三位因警察暴力而死亡的黑人青年的母親,手中並拿著她們死去孩子的照片,憂傷的面容穿透人心。其他段落則有許多知名黑人女性入鏡,包括偉大的網球選手Serena Williams——當然也是一位黑人女性——在歌曲〈Sorry〉中與碧昂絲共舞。

專輯中另一首非常政治的歌曲是與饒舌歌手Kendrick Lamar合作的〈Freedom〉,這首歌呼應六○年代民權運動的主要口號:自由,解放的真正自由。

Freedom! Freedom! I can’t move / Freedom, cut me loose! / Singin’, freedom! Freedom! Where are you? / Cause I need freedom too!

I break chains all by myself / Won’t let my freedom rot in hell

專輯之所以叫《檸檬汁》,是要表達在黑暗與苦難中,他們仍然能夠追求希望與幸福。美國諺語有一句話:「如果生活給了你酸苦的檸檬,就把它做成一杯檸檬汁。」,因此專輯用了Jay-Z祖母Hattie White的這麼一段話:「我的人生有起有伏,但我總是可以發掘內在的力量去面對。人生給了我許多檸檬,但我把它們做成一杯檸檬汁。」[1]

3

歐巴馬是美國第一個黑人總統,他的當選似乎象徵美國進入一個「後種族主義」時代,黑白種族矛盾已經減弱了。但其實不然,在歐巴馬的第二任任期,種族矛盾卻如火焰般猛烈燃燒,更出現新一波的黑人民權運動。

一開始是2012年一名十七歲黑人青年Trayvon Martin被一名白人開槍打死,一年多後被陪審團判決無罪,引起黑人群體的巨大憤怒,在社交媒體推特出現一個熱門標籤 #BlackLives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而後形成一個新抗爭組織就叫Black Lives Matter。2014年夏天在紐約,Eric Garner被警察逮捕後窒息而死,緊接著在密蘇里州的佛格森(Ferguson)又有一名青少年Michael Brown被警察槍殺,讓這個黑暗的夏天爆發美國近年來最激烈的抗爭,佛格森的煙霧與火光更讓人想起1968年許多黑人社區的嚴重暴動。

警察嚴重暴力、大規模的黑人被囚禁、在許多共和黨的州設立不利於黑人投票的規則,成為這幾年美國最重要的種族議題。

黑人歌手開始一個個站出來,批判與控訴體制中的種族主義,形成六○年代之後最重要的黑人抗議歌曲浪潮。

嘻哈樂從一開始就是來自黑人的生活經驗,是街頭、草根的,因此也經常是政治的,因為他們的個人處境很難脫離美國根深柢固的種族問題。經典嘻哈樂隊Public Enemy(人民公敵)的靈魂人物Chuck D就說,嘻哈是「黑色美國的CNN」,因為這音樂中訴說著他們的真實。但當嘻哈越來越主流與商業後,反而遠離政治。例如在小布希時代,雖然音樂界不斷有抗議歌曲浪潮,卻很少有嘻哈歌手出來討論種族政治。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僅僅是在卡崔納颱風後,嘻哈巨星Kanye West說:「喬治布希不關心黑人。」

但2014年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嘻哈、R&B和黑人流行歌手開始唱出他們的憤怒與渴望。

饒舌歌手J. Cole在親自去了佛格森之後,發表歌曲〈Be Free〉(要自由),知名樂評人Ann Power說:「這是我聽到的第一首徹底關於Mike Brown之死的抗議歌曲。讓人想起妮娜西蒙。」女歌手Alicia Keys也寫了一首歌〈We Gotta Pray〉(我們要祈禱)獻給佛格森的抗議者。另一位更早被比喻為這個時代的妮娜西蒙的女歌手Lauryn Hill發表一首在家簡單錄音的歌曲〈Black Rage〉(黑色憤怒),用老歌〈My Favorite Things〉的旋律,加上新的歌詞描述了這個號稱民主社會中,沉積在歷史中已久的黑色憤怒。

此外,嘻哈樂隊Roots的鼓手Questlove 在Instagram上寫道:「我呼籲和挑戰所有的音樂人和藝術家去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發聲……我們需要新的狄倫、新的人民公敵、新的西蒙。」「歌曲要有態度。歌曲要有解決方案。歌曲要提出問題。抗議歌曲不必然是無趣的,或者是不能跳舞的,或者只是為了下一次的奧運而準備。重點是,它們只是要能說出事實。」

警察暴力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爭行動也喚起了碧昂絲的關注。

2013年,她和Jay-Z參加了一場在紐約的Trayvon Martin紀念會。「黑人的命也是命」崛起後,雖然碧昂絲在推特上跟隨的人不多,但就包括他們的成員。她和Jay-Z也曾低調保釋被逮捕的抗爭者。

就在她發表專輯《檸檬汁》之後的2016年7月,兩名黑人Alton Sterling、Philando Castile又在不同城市接連被白人警察槍殺。碧昂絲在網站上發表一個聲明,「我們看夠了對我們社群中年輕人的謀殺。我們必須站起來要求他們停止謀殺我們。我們不需要同情。我們只需要每個人尊重我們的生活。」

碧昂絲的先生Jay-Z也在2016年發表新歌〈Spiritual〉。他說,這首歌是幾年前寫的,但一直沒有完成,在Michael Brown於2014年死亡之後,朋友建議他發表這首歌,但他沒有準備好,並且說:「這個問題將會一直下去。我很難過,因為我知道他的死不會是最後一個。」果然如此。

Jay-Z在關於這首歌的介紹中引用黑人民權運動先驅Frederick Douglass的話:「當正義被拒絕,當貧窮被強制,當無知不斷氾濫,當任何一個階級感覺到這個社會是有組織地在壓迫和掠奪他們,那麼,沒有一個個人或財產是安全的。」

此外,2015年深具代表性的歌曲是饒舌歌手Common和R&B歌手John Legend為電影《Selma》——關於1965年金恩博士如何帶領民權運動挑戰南方的種族主義——所做的歌曲〈Glory〉拿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

在頒獎典禮上,John Legend說:「這部電影是關於五十年前的事件,但是我們相信『賽爾瑪就是現在』,因為對正義的鬥爭就在現在。我們知道他們在五十年前所爭取的投票法案現在遭到很大的妥協。我們知道現在對自由和正義的抗爭是真實的。我們住在一個世界上囚禁最多人的地方,現在在牢裡的黑人比1850年的黑奴還多。當人們跟著我們的歌曲前進時,我們要告訴你們,我們跟你們在一起。我們看見你們,我們愛你們,讓我們一起前進。」

在這波抗議歌曲浪潮中,最有影響力的專輯除了碧昂絲的《檸檬汁》,還有另外兩張專輯。

一是音樂人D’Angelo在2014年底發行的《Black Messiah》,這位九○年代知名的R&B歌手十四年沒發表專輯,但是當他知道一個全是由白人組成的陪審團不起訴槍殺Michael Brown的白人警察時,他跟經紀人說,「你能相信嗎?」「我想要表達我的意見,而我唯一能表達的方式就是透過音樂。」於是有了這張專輯。他說,這是「獻給在佛格森、埃及和占領華爾街的反抗的人們,以及所有當人們覺得他們已經忍受夠了而希望事情有所改變的人們。」

在歌曲〈Charade〉(比手畫腳)中,D’Angelo唱到:「我們只是想要一個說話的機會/但我們得到的卻是在地上一個粉筆人型。」

另一張重要專輯是饒舌歌手Kendrick Lamar的專輯《To Pimp a Butterfly》(2015),獲得多項葛萊美獎。這張專輯討論黑人的身分認同、種族不平等,以及監獄工業複合體等議題。其中歌曲〈Alright〉更被Black Lives Matter在抗爭時高唱,被稱為「新黑人世代的國歌」。

他的現場演出也是毫不遮掩地政治批判。在2015年的BET Awards上,他在演出時站在警車車頂上,唱著:「我們討厭警察/他們想要在街上殺死我們」。

福斯電視新聞批評這場演出說:「嘻哈樂對年輕非裔黑人的傷害比種族主義更嚴重。」但Lamar反駁說:「嘻哈不是問題,現實才是問題……這是我們的音樂,這是我們的自我表達……我們來自街頭,來自這些社區,我們要把我們的才華運用在音樂上。」

在2016年葛萊美獎上,他和舞者裝扮成獄中犯人,戴著手銬緩步走出——在這幾年,美國大規模囚禁黑人也成為一個重要政治議題。「我可以看見邪惡,我可以分辨,知道他何時是非法的。」他唱著。然後,「2月26日我也失去我的生命。2012年把我們送回四百年前。」

演出最後,他的背後是一張巨大的非洲地圖,中間寫著「Compton」,他的故鄉。他激烈地饒舌著:

我是非裔黑人,我是非洲人/我如月亮般黑暗,身上流著一個小村莊的血液/我來自人類的最底層……/你恨我,不是嗎?

音樂演出在此轉變成打破枷鎖的反抗。

在這些專業歌手與明星之外,Eric Garner的女兒和家人錄製了一首歌:〈This Ends Today〉(這會在今天終止),在歌中,Garner在臨死前掙扎所說的「I Can’t Breathe(我不能呼吸)」不斷重複。

在六○年代,從Nina Simone的〈Mississippi Goddam〉(該死的密西西比)、Curtis Mayfield的〈People Get Ready〉(人們準備好了)、到James Brown的〈Say it Loud-I am Black and I am Proud〉(大聲說出來:我是黑色的而且我以此為榮),一首又一首歌曲鼓舞著黑人,要他們認識自己的尊嚴與驕傲,爭取自己的權益與自由。音樂成為黑人民權運動的激越血液。

而如今又來到一個新的抗議時代。過去四年他們曾大聲地吶喊出憤怒與不滿,但沒想到,美國竟然選出一個帶有種族主義傾向的新總統。

顯然,未來美國的檸檬將會更酸更苦。

附註

[1] 知名學者Bell Hooks(2021年底過世)是關於黑人與女性主義的最重要論述者。她曾為文評論這張專輯,認為雖然「碧昂絲和他的創意夥伴們敢於呈現黑人女性生命多面向的意象」,並給予那些死去黑人青年的無名母親們一種驕傲,但專輯大部分還是在傳統的架構中,沒有要終結父權主義,且至多只是一種資本主義的賺錢事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印刻出版

作者:張鐵志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張鐵志十八年來第三本搖滾書寫
以非虛構的文字探索,重新定義搖滾精神

寫給所有不合主流思考的異端、不合時宜的傻子,只為了追求自己的聲音,探索無人行走之路。

未來還沒有被書寫,關鍵只有在於要怎麼寫。

他們開始時的噪音將成為明日的派對。

這些搖滾先鋒是不合主流思考的異端、不合時宜的傻子,必須忍受寂寞與嘲諷,只為了探索無人行走之路、深入無人抵達之處。但終究,他們的聲音被會聽見,回音會越來越宏壯,直到整個世界為之震動。

  • 披頭四如何製造偉大的專輯《胡椒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樂隊》讓搖滾樂「轉大人」?
  • 鮑伯狄倫如何建造起一座詩與歌的共和國?
  • 地下絲絨如何用噪音建造一條通往未來的祕密通道?
  • 李歐納柯恩如何作為搖滾樂永遠成熟的男人,催眠了所有人?
  • 大衛鮑伊如何把疏離與寂寞轉化為救贖,成為永遠的Major Tom
  • Nirvana為何唱著別介意,卻其實介意很多事?
  • 超級天后碧昂絲其實是黑人運動與女性主義的積極支持者?
  • 電台司令如何在九○年代末寫下一張洞見未來暗黑科技烏托邦的「黑鏡」專輯?

書中每一個故事都是改變音樂歷史的傳奇,每一張專輯都是搖滾史的經典————而他們之所以是經典,就是因為他們奮力建造新的可能,不相信世界只能被舊規則所構築。他們不只影響了流行音樂,更是形塑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這是搖滾樂所創造的事物。

更重要的是,他們每一個都為這句話寫下註腳:「未來尚未被書寫」(The Future is Unwritten)。

關鍵只是在於怎麼寫。

這本書不只是給搖滾樂迷的終極指南,也是給非搖滾樂迷、但希望追求顛覆與創造的冒險家們。

本書特色

從改變中文世界的搖滾書寫《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到《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青年跨入半百,張鐵志累積多年思考,重新定義搖滾精神。

getImage
Photo Credit: 印刻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發展部的正式成立,臺灣公部門的數位轉型也邁入全新階段。我們透過專訪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的王誠明司長,帶大家認識臺灣「數位治理」發展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應用「MyData」串聯、應用既有資料,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資通訊科技的日新月異驅動社會飛速發展,無論日常購物、娛樂消遣甚至是人際互動,網路與各式數位服務幾乎滿足了現代人生活過半的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只企業緊緊跟隨數位轉型浪潮,積極開展創新技術與服務,政府部門也開始導入資料及數據分析技術,善用「數位治理」驅動公共服務模式的變革,重塑民眾對於政府服務的想像。未來數位治理不只是要讓民眾申請資料更簡便,更希望能透過資料讓企業創新,同時也做到提供客製化個人服務的目標。

從資料應用發展創新服務,結合數位科技打造公私協力的智慧政府

我們一定都能有感數位治理帶來的改變,在2021年面對新冠疫情時推出的口罩供需資訊平台、健保快易通APP、健康存摺等的整合應用服務,我們多多少少都有用過。前者透過釋出口罩庫存量及特約藥局等開放資料,促成公部門與民間社群的協力合作,將「資料」轉化成簡易使用、更新即時的便民服務,讓大家知道可以到哪裡去買口罩;後者則整合臺灣健保系統,透過數位技術將資料公開及串聯,打造創新健康平台,不只個人就醫、查詢更加方便,也奠定了後續數位醫療服務的發展基礎。

不只是民眾有感,從國際評比的角度來看,在2021年早稻田大學與國際資訊長協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IO, IAC)合作辦理的世界各國政府數位評比中,臺灣在全球64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第10名,較2020年進步1名,在整體國際中表現也算前段班。

0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

那政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數位化的呢?源頭可以追溯到1998年時推動的「電子化政府計畫」。長期投身電子化政府計畫的規劃與推動的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回憶道:

「那時政府發展許多大型網路、服務資訊上網等基礎建設,並將戶政、地政等民生領域的人工服務流程優化為電子化的線上服務,過程累積了不少可應用的資料庫及大型資訊系統;到了2017年,安全傳輸、資訊分析整合等技術也漸漸成熟,國內外都意識到『資料』是提供服務的重要元素,於是政府便開始更著重於資料的分析與應用。」

從那時起,政府秉持著讓民眾參與政府運作的開放精神,展開「服務型智慧政府推動計畫」,以民眾關切議題的數位服務為優先項目,透過開放高應用價值資料與即時分析技術,提供民間資料應用的空間,或是由機關主動開發相關服務,不只對外增強政府的公共服務能力,對內也改善民主治理的運作機制,回應整體社會的數位化需求。

資料運用思維轉變:「資料治理」作為政策發展方針

王誠明司長特別強調,雖然電子化政府與智慧化政府乍看都是透過電子產品及數位技術加速政府服務,但在執行思維上卻有根本性的差別。傳統的政府服務多半從「公共事務管理」的角度思考,例如報稅、戶政、地政等,都朝向便於管理者管理的角度去開發;但在智慧化政府的發展觀念中,政府反而會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利用資料開放與分析技術等方式,鼓勵公私單位開發更多數位服務。例如過去政府開放實價登錄、公車路線、空氣品質等即時資料,衍生出實價登錄地圖、台北等公車等多元應用的APP,這些都是透過資料治理來滿足民眾生活需求的最佳範例。

隨著資料治理概念的深化,臺灣Open Data的服務也逐漸成熟,甚至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KFN)的開放資料國際評比中獲得世界第一的殊榮。於是2015年,國發會從「賦權」概念出發、強調資料作為精準數位服務的基礎,打造「數位服務個人化」(MyData)資料自主服務,以「民眾自主決定資料如何使用、給誰用」的核心精神,打開政府服務的里程碑。

FireShot_Capture_3744_-_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
Photo Credit:數位發展部「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網頁
My Data服務平台。

在過去,若民眾要到銀行辦理開戶或貸款等業務時,會因需要出示相關證明,所以得耗費許多時間往返機關與銀行辦理。如今透過MyData平台,辦理者經過不同等級的身分驗證後,就能即時將指定資料傳輸給指定機關,而且過程中民眾也可以隨時追蹤,知道資料傳到什麼地方、被誰使用;倘若資料不慎被盜用,民眾也能第一時間收到簡訊和Email通知來即時處理。

MyData平台的服務不只強化食醫住行育樂等民生領域的數位服務,王誠明司長也說,當中央與地方整合成熟之後,也希望跨足私部門,從監管力道強的金融產業開始,漸漸延伸至監管力道較弱,卻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如醫療),甚至期待在最終階段引入AI服務,落實資料智慧應用。舉例來說,未來民眾失業時只要告訴政府「我失業了」,MyData平台就能主動查詢、分析民眾同意開放的資料,藉由資料彙整及AI分析的智慧服務,主動回饋民眾如何申請補助、提供就業輔導等個人化建議。

由內而外深化數位治理,組織再造迎擊轉型挑戰

當政府則從「資料」的角度出發,打造新型態的公共服務模式時,「資料」不只化身為政府或企業組織間最珍貴的資產,也成為一切數位服務發展根基。不過,成千上萬的資料該如何妥善的管理、安全的傳輸、合法的應用,也成為智慧化政府發展過程的關鍵課題。對此,王誠明司長也坦言,這正是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挑戰:機關本身思維與行事風格的轉變、跨機關間資料傳輸的法律規範適用性,以及資料本身的個資保護問題。

shutterstock_19317879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政府數位治理的三大挑戰:機關思維的轉變、資料傳輸的交換、隱私與方便的平衡。

所以如今政府透過組織再造,成立位階更高、權責更集中的「數位發展部」,把過去可能分別是通傳會、經濟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回應這些轉型過程中跨機關、跨領域的複雜問題,讓轉型過程中無論公私部門都有可以共同討論、解決問題的夥伴。

「數位轉型其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它不是像轉骨一樣瞬間。它是一個持續的滾動調整,根據社會需要和當下技術,讓服務做得更好。」

王誠明司長也說,正因轉型是漫長的過程,所以數位發展部的角色就是在調整過程中能靈活運作、協調合作的機關,讓無論技術、制度、法律等層面的政府服務都能與資安會緊密結合,正確導入數位治理制度,落實資安與個資保護。

持續落實、不斷提升:數位治理永無止境

最後,王誠明司長也強調,深化數位治理不只該思考如何運用數位服務提升機關效能,也包含怎麼找出社會中沒能力使用數位服務的人,並給予幫助。若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倚靠的就不只是技術成長,還包含整體數位環境的建置。仔細觀察臺灣社會近年的轉變,就能發現不少相似的痕跡──越來越多的數位服務不只作為應用的工具,深化公共服務效率及公民參與的可能性,還能打破傳統框架,成為新興的溝通媒介,建立公私部門之間不同的協力模式;更甚至我們還能從視訊看診、健康存摺等疫情應對措施中學習,也相信未來國家再度面臨困難或風險時,在數位治理的增能之下,可以更快速的恢復,並透過完善的數位工具解決難題,從中學習並不斷的強化精進。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