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爭霸》講座(一):東南亞會認為得罪近鄰中國很麻煩,太遠的美國不會有威脅

《中美爭霸》講座(一):東南亞會認為得罪近鄰中國很麻煩,太遠的美國不會有威脅
圖為2021年10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線上出席東協峰會。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說美國的東南亞政策忽冷忽熱,但美國是一個世界性的國家,它有它整體戰略的考量,也有它民意的走向,但是東南亞各國可能會覺得「跟美國合作,或者美國對這個地方的關切,不同時期有程度的差別」,但中國始終存在這個地方。所以得罪中國,會很麻煩;但是得罪美國,美國不會有什麼威脅。

美國在冷戰結束之後,一度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是單一的超強,但在2001年911事件之後,反恐戰爭開打,它把中心放在了中東,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最近(2021年8月底)才剛從阿富汗全面撤出。所以在東南亞這個地方維持一個相對比較和緩、也不積極的作為。沈大偉說美國的政策忽冷忽熱,因為它是一個全世界的國家,東南亞對它來說,只要沒有迫切的國家安全威脅或意識形態的威脅,像1950年代共產主義威脅那樣,它就不會那麼重視。到21世紀之後,共產主義基本上沒有新的進展,美國當然會覺得這個地方不是太重要的熱點,所以就會解釋為忽冷忽熱。為什麼美國政治忽冷忽熱?其實不是忽冷忽熱,而是以前太熱了,現在恢復了一個比較正常的狀況。但這就提供了中國一個非常重要的發展機會。因為這個地方畢竟離中國比較近。

第二是書裡的第406至407頁提到,中國近美國遠,所以中國可以透過許多的方式直接跟東南亞有「合作,甚至說多多少少要求他們配合」的關係。比如說湄公河的河流流域問題,這個問題一定是中國影響力大,不可能是美國影響力大。又譬如說中南半島的發展問題,各國都知道這個地方離不開中國。

美國在冷戰時期,蘇聯共產黨是美國最大的敵人,所以對東南亞,比如說印尼的威權政體,菲律賓的威權政體、馬來西亞相對來講的半民主政體,還有新加坡的民主威權政體,只要不要變成共產主義,美國都可以跟它們好好合作。這些國家也樂意在這個情況下跟美國合作。但是在蘇聯解體之後,美國強調的是民主人權跟自由的價值,但是東南亞很多國家在民主進程的發展上還是有一套自己的模式,對美國要求民主是比較有意見的。但中國根本不去強調這件事情。北京絕對不會管印尼鎮壓境內的華人、還是緬甸泰國鎮壓學生,中國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也不會去批評這些國家的政府,所以美國跟中國的影響力從這個時候開始出現消長。

另外一方面,中國開始投入銀彈,投入很多精力在世界各國包括中南半島合作建設,越南以外,柬埔寨、寮國、泰國都有,在它們本身經濟發展的要求下,對中國的資金其實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抵抗力。造成了中國的影響力逐漸上升。簡單地講,這個書的概要大概已經講完了。但是大家不要覺得聽完了就不用去買書,書還是寫得很好的。

bx92kpkoeb0lvvl4ftwqff1itn3lag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2020年10月12日,中國外長王毅訪問柬埔寨,並與總理洪森簽署自貿協定。

還有一個重點是沈大偉的創見。我們剛剛講美國的政策忽冷忽熱。但是美國是一個世界性的國家,它有它整體戰略的考量,也有它民意的走向,但是東南亞各國可能會覺得「跟美國合作,或者美國對這個地方的關切,不同時期有程度的差別」,但中國始終存在這個地方。所以得罪中國,會很麻煩;但是得罪美國,美國不會有什麼威脅。這就是好人跟壞人的差別,譬如現在在店裡吃飯,如果旁邊坐一桌流氓,瞪流氓一眼,流氓可能就會來找你麻煩;但是如果坐警察或普通人就不會。所以東南亞各國面對中國或美國,作者的分析是東南亞國協ASEAN(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十個國家,七個比較親中,三個比較親美,這個七與三的分析,我認為是很道地,當然我跟他都認為這是一個流動的態勢,以後可能會有改變,但至少在他書完稿的時候他認為是這樣,這個我同意。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重返亞洲,其實並不一定是重「返」,因為美國本來在這個區域就有非常長久的外交、政治、軍事的合作史,但另一方面,說重返也不見得不對,因為中國在這個地方已經產生了非常龐大的影響力。

各位朋友可能會問,東南亞各國會不會擔心中國對它們有威脅?這一點對臺灣的朋友來講,有些地方恐怕很難理解,就是民族主義。東南亞除了泰國之外,每個國家都有反對強權、追求獨立、解殖的歷史。換句話說,每個國家都能排除殖民者,它們認為現在和中國不管經濟上再怎麼合作,中國要來威脅影響我們國家的主權獨立是辦不到的,有這樣的自信。也就是說不論再怎麼樣合作,絕不可能讓中國把我們國家併吞掉。

在東南亞各國,民族主義意識都是很強的,各國的首都國際機場,幾乎都是以那個國家最有名的領導者、帶領解殖獨立的人名來命名的。這個跟我們ROC(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相比,大家可以對比看看。也就是說,他們有相當的自信,在解殖獨立的過程當中,自有跟大國周旋、抗拒大國壓迫的方法,所以它們不會特別擔心跟中國的經濟依賴會威脅到國家生存。所以美國要在這個地方發起反中陣線,其實不是這麼容易。

莊瑞琳:剛剛老師提到沈大偉用「忽冷忽熱」這個字來講美國在東南亞的態度,或者他也用「空降外交」、「斷續外交」這樣的字眼來形容美國可能經常給東南亞各國這樣的感受。老師你也就美國的外交思維特別寫了一本書,美國的外交思維有這樣的傳統嗎?還是事實上面對各個區域有所不同。

張國城:美國外交思維當然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如果講美國對亞洲的外交思維的,它還是非常重視東南亞,因為它在越南畢竟打了這麼久的仗,在美國關於東南亞、中南半島這些相關的研究著作、回憶錄……相當相當多,因為它在這裡投入了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還有軍事的代價,所以說美國不關切東南亞,其實也不會,因為它在那邊畢竟投入了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