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勝思維》:經常有人問他們的相異與相似之處,我可以這麼告訴你——科比苦幹,喬丹巧幹

《致勝思維》:經常有人問他們的相異與相似之處,我可以這麼告訴你——科比苦幹,喬丹巧幹
科比宣布退休聲明後,對上華盛頓巫師的Gary Neal。|Photo Credit: Keith Allison from Hanover, MD, USA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信是最猛的藥,而勝利是藥販。自信是懷疑、不安全感、驚慌和自卑的解藥,在你失控墜落時拉你一把,在你恐懼和脆弱時給你打預防針。不過沒有人可以替你開處方箋,沒有人可以拿藥給你。你如果不能察覺潛藏內心深處的自信,把它召喚出來,就無法擁有自信。

贏家需要在任何情況下處於巔峰,不受時區、地點或其他變數影響。對你而言,那可能意味著在惡劣天候、飛機航班取消的情況下趕赴一場會議;行程臨時改變,你不得不比平時更早起床;或者迫使你走出舒適區的其餘一切。我的運動員需要在任何時區的任何時段維持最佳狀況,充分發揮水準。假如他們總是在特定時間訓練,他們的生理時鐘會漸漸固定,這並不適合需要征戰全國——尤其偶爾需要在短短幾天內東西兩岸奔波——的運動員。所以我們經常更動體能訓練的時間,好讓運動員準備好應付一切狀況。

喬丹著重效率,科比則講求「更多」:假如某件事情是好的,更多顯然更好。喬丹會適可而止,以便接著去做下一件事。

多年來,我經常思考他們倆為什麼如此特別,毫無疑問,他們各自擁有數不盡的優點,造就了他們各自的不凡。球技與天賦當然不在話下。還有職業操守、頭腦、敬業精神、韌性。

但最重要的是以下這個共通點:他們都對自己有堅定不移的信心,從不動搖。

他們不必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麼;他們隨時可以應付一切。他們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投籃,什麼時候應該把球傳給別人。他們知道什麼時候開口,什麼時候保持沉默;什麼時候加速,什麼時候放慢動作;什麼時候回應非議,什麼時候一笑置之。

對喬丹而言,那是相信他能突破底特律活塞隊的壞孩子軍團(Bad Boy Detroit Pistons),以及他們加諸在他身上的粗暴打法,進而成為史上最偉大的球員。那是忽略他在三度奪冠之後退出籃壇、轉戰職棒時面臨的批評與懷疑;忽略他在將近兩年後復出NBA、大家都說他不可能重返巔峰時面臨的批評與懷疑,然後奪下另外三次冠軍。那是在公牛隊的最後一舞中傾盡自己的一切,明知隊伍即將在球季結束時解體。

雖然球團總是要求他吸收超級巨星加入隊伍,但他從未這麼做。有一次,公牛的管理團隊要求他參加跟山姆.鮑伊(Sam Bowie)的電話會議,後者當時是一名自由球員。每個人都說盡好話,試圖說服山姆加入公牛,表示芝加哥多麼想要他也需要他。菲爾(Phil Jackson)(譯註:指公牛隊的傳奇教練「禪師」菲爾.傑克遜)拋出他的推銷詞,接著是傑瑞.克勞斯(Jerry Krause;公牛隊前總經理)和皮朋……然後輪到喬丹。

「山姆,你來還是不來?」他說,「不管有沒有你,我們都會贏。」

他對自己信心十足,從不懷疑最終結果。即便高掛球鞋之後,他仍持續尋找新的方法投資自己和自己的能力。他買下夏洛特黃蜂隊,成為第一位當上球隊老闆的NBA球員。他仍然和耐吉的喬丹副品牌密不可分,後者在二○二○年賺了超過三十億美元。他創立、並經營好幾個新的生意。他在高爾夫球場(包括替自己蓋的一座私人球場)上競爭,也參加釣魚比賽。

他大可不必做這些事情——那傢伙的身價早已超過十億美元。

但勝利會令人上癮,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比擬。你一旦嘗過它那狠絕的愛,你會永遠渴望那份愛。

科比也是一樣。他的一切行動,從他選擇不上大學、高中畢業直接加入NBA開始,都是出於對自己的巨大信心。他和俠客.歐尼爾(Shaquille O'Neal)攜手奪得三次冠軍,然後將餘下的生涯用來向自己證明,不必靠俠客,他也能奪冠——兩次。他學習五種語言,包括中文(因為他知道NBA將在中國大火)和斯洛維尼亞語(以便在場邊對盧卡.東契奇[Luka Doncic]嗆聲)。他跟湖人隊隊友保羅.蓋索(Pau Gasol)說西班牙話,以免對手得知他們的戰術。他撐著能毀掉多數球員的傷病打球,一度在阿基里斯腱斷裂後留在場上投完兩顆罰球,然後詢問能否暫時「包紮起來」,好讓他打完比賽。

結束籃球生涯後,大多數球員會緊緊依附往日的榮耀,抓住不放,他卻立即投入娛樂業,以短片《親愛的籃球》(Dear Basketball)贏得一座奧斯卡獎(他是該片的旁白兼執行製作),也開始撰寫暢銷童書。他跟下一代球員分享他對籃球的熱愛,投入時間與熱情,以大多數NBA球隊無法企及的卓越標準,訓練女兒吉安娜和其他幾名女孩。我非常肯定,他打算培養吉安娜成為NBA史上第一位女性球員。

那就叫做把賭注押在自己身上。

不論對喬丹或科比,一切都歸結於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信不疑。我合作過的所有強者都是如此——德韋恩.韋德、查爾斯.巴克利、崔西.麥葛瑞迪(Tracy McGrady)、史考提.皮朋、哈基姆.歐拉朱萬(Hakeem Olajuwon),以及其他許多人。每一項決策、每一個行動,都根植於自信。

喬丹生涯之初,有記者問他的教練道格.科林斯(Doug Collins),訓練史上最偉大球員的策略是什麼。

「很簡單,」科林斯說,「把球給他,然後滾一邊去。」

強者不需要被告知怎麼做。他們早就心知肚明,而且總會找到方法贏回自己下的賭注。

很少人能夠——或願意——下注在自己身上。他們在自己的人生扮演助理角色,等待上級的指示與認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信心自己做決定或採取行動。

自信是最猛的藥,而勝利是藥販。自信是懷疑、不安全感、驚慌和自卑的解藥,在你失控墜落時拉你一把,在你恐懼和脆弱時給你打預防針。不過沒有人可以替你開處方箋,沒有人可以拿藥給你。你如果不能察覺潛藏內心深處的自信,把它召喚出來,就無法擁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