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尊重弱勢」代替「同情弱勢」,不要踩著別人的痛處卻自以為是善心

請用「尊重弱勢」代替「同情弱勢」,不要踩著別人的痛處卻自以為是善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需要的是幫助台灣社會福利一起完善成長,彌補遺憾後造成的傷痛,不是站在病人跟醫療兩邊自私的互相謾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一連串的新聞事件在討論病人跟醫生間的衝突,包括珣珣媽以及洪醫生的爭執,以及北榮醫生幫高齡產婦開刀的爭執,兩件事看似沒有關聯,卻讓全台灣兩派人馬火熱爭論。試問你身邊真的有一個高齡產婦嗎?你家裡真的有一位脊髓損傷患者嗎?感覺全台灣的人都站在輿論的兩邊不停拉扯,看似理性,卻完全進入可怕盲從的漩渦。

各位看倌們,拜託收起你們的同情心,也不要濫用你們的同理心,你們都不是當事人,也不要在旁邊扇風點火,造成腥風血雨。沒人想遇到孩子未出世就先夭折,也沒有人想要讓自己的孩子因為意外造成脊髓損傷,不過事實都已經發生,就只能去面對結果以及找尋合理的出口,但是不需要整個社會來公審到底是誰對誰錯,誰該死誰該活。

說真的新聞這一波吵完了之後,請問還會有人關心高齡產婦以及婦產科醫生的矛盾情結嗎?還會有人關心去想珣珣未來的生活該怎麼過下去嗎?或許在下一個新聞點出現的時候,還會把這些新聞再搬出來冷飯炒一下,但事實上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議題,並不是八卦。

身為在社會福利機構的工作者,每天都要面對一堆跟珣珣一樣的坐在輪椅上的患者,造成他們受傷的原因很多種,包括車禍、病變、跌倒等各式各樣的原因都有,機構的任務主要就是讓這些患者可以在受傷後走回正常的生活,再次的回到社會懷抱。

你說這一點難不難?其實很難。我常說10個脊髓損傷患者有12個想自殺,多出來的2個人是患者的家人,因為不能接受下半輩子依靠輪椅過生活,但說真的除了自己要走出來之外,別無他法。此時社會福利的救助以及非營利組織的存在就幫助了許多受傷的患者及家屬,慢慢從傷痛中走回到正常的生活。

如果每一個受傷不公的人都要找民意代表上媒體哭訴,那整天新聞都在報這種對立情緒就好了。但在新聞結束之後,問題並不會因為引起社會關注後就解決。

我的許多同事也是脊髓損傷患者,幾乎都需要靠輪椅生活,有些甚至無法自己推動輪椅,只能依賴電動輪椅及看護協助自理生活;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透過媒體去關注他們的故事,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把身心障礙手冊攤在陽光下,然而他們的生存就沒有價值了嗎?

不要害怕那些未知的事情,當你真正坐上輪椅,才能體驗他們生活多麼不便,但是這並不能阻止他們擁有自己的夢想跟生活!#輪子出走 #大力髓手 #石門水庫 #輪椅爬山 #你敢挑戰嗎

Posted by 輪子出走 Love Ring Taiwan on 2015年5月24日

不!這些坐在輪椅上的脊髓損傷病友,經過訓練後有些人是優秀的客服人員,有些是負責活動大小的公關人員,有些則在外面開了網頁公司,或是自己回台東開起烘培坊,甚至回到學校繼續進修念博士。他們都已經走出當初受傷後的低潮,也努力重拾生活,真心期待社會的接納,況且以目前醫學來說脊髓神經斷了就不能完全復原,這樣的傷痛每一分鐘都在全世界發生,台灣也有數萬個脊髓損傷患者正在你我身邊,但他們需要的是健全的社會福利制度,以保障後續的生活,也需要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者正確的認知觀念,而不是一昧的同情以及異樣的眼光。

大家都希望政府能保障這些弱勢,但公部門不可能盡善盡美,就像醫生不可能將每個生命都從鬼門關拉回來,此時就要靠社會的力量去幫助這些人,但民間的非營利組織不可能擁有龐大資源去救援這些弱勢家庭,所以需要許多愛心募款來籌措經費。如果你認同這樣的理念請捐助他們,但是不要盲目的捐款之後,然後向世人炫耀你的愛心,然後對這些弱勢族群展現你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妄想改變他們的人生。

或許在社會貧富的角度上這些身心障礙家庭是弱勢族群,但是每個身心障礙者都有自尊,也有選擇快樂的權力。他們努力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代表他們是乞丐,請不要把你善心的捐款當做同情的施捨,他們不需要,也不想要。請把你善心的捐款當作幫他們鋪一條可以往前的道路,讓他們可以快速回到社會的懷抱。

我們需要的是幫助台灣社會福利一起完善成長,彌補遺憾後造成的傷痛,不是站在病人跟醫療兩邊自私的互相謾罵,然後看完一齣戲之後再等看下一部好戲。法治會給雙方最後的結果,不需要大家在網路上未審先判。

請用「理性捐款」代替「一次性同情勸募」,幫助弱勢族群擁有人生後面完整的路,而不只是關注這個受傷的人是否得到合理的對待。

請用「正確的同理心」代替「過多的同情心」,不是每個弱勢貧窮的人都吃不起飯,或是每天難過的想死,他們也有選擇生活的權利。

請用「尊重弱勢」代替「同情弱勢」,最好的對待就是把他們當作跟正常人一樣,他們沒有你想的悲慘,不要踩著別人的痛處自以為是善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