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通識課02】再生能源》:所有對環境衝擊的擔憂,都逐漸轉移到「第二代生質燃料」上

《【牛津通識課02】再生能源》:所有對環境衝擊的擔憂,都逐漸轉移到「第二代生質燃料」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為牛津大學物理榮譽教授、諾貝爾獎獲獎實驗團隊成員,深入淺出介紹了世界能源使用的現況,以及各種再生能源的運作原理、特性、潛力及未來展望,輔以許多統計數據和產業現狀的佐證,顯示科學家們及各國政府已經準備好了,2050零碳排的目標並非天方夜譚,這些再生新能源確實能帶領我們走向更好的未來。

文:尼克・傑利(Nick Jelley)

生質能

從人類開始過定居生活以來,就會種植作物和獵殺動物來吃食,並且燒木取暖。這些生命物質中存有能量,有的在燃燒時會釋放熱量,有的則是以食物的形式供我們和動物食用。而這類能量的最初來源都是太陽,是植物透過光合作用捕捉陽光,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和地上的水轉化為碳水化合物。隨著全球人口不斷增加,土地資源正急劇枯竭中。種植生質能所需的作物必須使用到大量的土地,這為生質能的發展打上問號,因為發展這類能源可能會與種植糧食和保護生態系互相衝突。

目前,生質能占我們消耗的總能源的十%左右,主要透是燃燒木材、木炭、糞便或農作物殘留物來產生熱能,將其用於烹飪和取暖,另外就是以食物的形式產出,這所提供的能量與前者大致相同。在開發中國家,這種傳統生質能仍是許多人的主要能量來源。

一九七○年代爆發石油短缺的危機,這激發世人種植燃料作物的興趣,想要以此來替代汽油和柴油這兩種石油衍生燃料。生質燃料主要有兩種,一是乙醇(即酒精),這可以透過玉米等含糖植物的發酵過程產生;另一是生物柴油,是用棕櫚油這類植物油提煉而成。另外,也有人對開發木材和農業廢棄物來作為生質能感興趣,這些可以用來替代煤炭或天然氣,用於發電或需要大量熱能的工業製程。由於在種植和收穫過程中所釋放的二氧化碳量很少,可忽略不計,因此這些生質能源作物可算是一種低碳的永續能源。

在光合作用中,太陽能轉化為生質能的效率很低,約為一%。這意味著需要大片土地來種植生質能源作物。以日本為例,就算用盡所有的耕地,所產生的生質燃料也只能替代三十%的每年汽油消耗量。換言之,為生質能尋找合適的土地可能是一大問題。

傳統生質能

傳統的生質能源目前為開發中國家將近二十五億的人口提供能源。另有三億人是依賴煤炭和煤油。然而,在簡單的爐灶和明火中燃燒木材、木炭、煤或煤油會產生嚴重破壞健康的煙霧,每年約有三百八十萬人因此早逝,這主要影響的是婦女和兒童。他們通常得花上幾個小時收集木材,若是把這些時間省下來,孩童就可以去上學,而婦女則可用來從事其他活動。

在生活於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十億人口中,約有八十五%依賴傳統的生質能源。當中大部分是使用木炭,特別是在城市地區,因為材質緻密,容易使用;傳統上,木炭是在缺氧的土坑或土窯中加熱木材製成的。由於人口成長,再加上有更多人往城市集中,預計這樣的需求將會持續上升。這股趨勢引起對森林砍伐和土地退化的擔憂。未加規範的木材採伐可能會對環境造成破壞,這樣的對比剛好可以從海地的伐林與多明尼加共和國保存完好的森林看出來。

再生能源P57
Photo Credit: 日出出版

世界各地都在嘗試採用改良的烹飪爐灶,中國在一九八○和一九九○年代初期引進了一億三千萬台。但大多數對健康的益處仍然有限,因為在燃燒燃料時仍會排放出帶有微粒的煙霧以及一些一氧化碳。要去除這些有害排放物,需要達到完全燃燒。這可以透過加熱燃料上方的空氣來達成,但這往往會增加燃燒爐的複雜性,而且造價較為昂貴,在農村地區沒有多少人負擔得起。不過還是有些簡單的信貸計畫,讓一些低收入戶可透過手機來申請優質的爐灶。

這些潔淨的生質能源爐灶的生產成本需要降低,而集中化的工業生產可透過規模經濟來協助達成。由於太陽能板和電池的成本急劇下降,電爐可能很快就能成為另一個解決方案。

不過有許多人不願意嘗試新的烹飪方法,也沒有意識到這些對健康的好處。在一些貧困社區,還得擔心有人會偷盜這些新設備,遭竊的恐懼可能也會推遲對這項新技術的投資。

生質燃料

自十九世紀末以來,世人開始對生質燃料產生興趣,當時狄塞爾(Rudolf Diesel)在巴黎的一個展覽會上展示了他研發出的第一台以花生油當燃料的引擎。後來在一九二○年代,福特(Henry Ford)也嘗試過用可發酵的農作物所產生的乙醇來發動拖拉機。然而,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隨著中東廉價石油的供應,對生質燃料的興趣也日益減弱。等到一九七○年代,石油供應受到威脅時,世人又開始重燃這方面的熱情,許多國家制定出鼓勵生質燃料成長的政策;最初是為了保障能源安全,後來也是基於遏止全球暖化的考量。

其中最成功的一項生質燃料計畫是在巴西,那裡的甘蔗種植園非常廣大,在一九二○年代後期就是在這裡開始生產乙醇的。這種方式的能量產量很高,因為在種植和收穫作物期間,以及在製造乙醇時所使用的能量都相對較少。大面積的可耕地再加上良好的天氣條件,得以種植大片甘蔗田,現在,乙醇占巴西汽車燃料的三分之一左右。

然而,在其他國家的生質燃料計畫則不太成功。在美國,鼓勵農民用玉米製造乙醇,但能源產量很低,因為生產玉米需要大量能源。此外,美國生產的生物乙醇量僅占其汽油消費量的十%左右。若要再提高十%的產量,需要的土地大約是十五%的美國農田。

在歐洲,歐盟鼓勵生質柴油,而植物油的產量也有所增加,特別是在本世紀的前十年。這些油必須先進行化學處理,才能用於現代柴油引擎,因為它們比柴油燃料更濃稠。生質柴油對棕櫚油的需求導致印尼和馬來西亞的伐林增加,並且放乾了大面積的泥炭地。這導致泥炭分解,引發火災,釋放出大量二氧化碳,而這將需要種植很多年的生質燃料作物才有辦法抵消。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