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通識課01】美學》:美感評判不是某種普世通用的標準,而是根深蒂固出自你的文化背景

《【牛津通識課01】美學》:美感評判不是某種普世通用的標準,而是根深蒂固出自你的文化背景
Photo Credit: Domenico Veneziano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精簡介紹了西方與非西方的美學傳統,你將明白美學遠遠超過藝術範圍,更包含了人們情緒展現的方式、感知改變的方式,以及美感欣賞與社會參與互動的方式。日常生活中那些能讓你感受到值得擁有、縈繞於心的體驗,都能稱之為美學。

奇怪的是,我從擔任電影節評審中學到的另一件重要的事,不是美學上的分歧,而是美學上的一致。我發現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同意一些評論家的觀點,儘管他們來自完全不同的洲,而且通常比我大五十歲左右。這讓我想知道,要如何解釋美學評判之間的這種趨同:一個是二十多歲住美國的匈牙利人,另一個是七十多歲住香港的阿根廷人。

我越來越常發現到,我和這些評論家在成長過程中,看的電影非常類似。我們喜歡電影節裡的同樣的電影,因為我們透過青少年時期看過的電影,已經傾向喜歡它們了。當時這只是一種直覺,但結果這種直覺有扎實的心理學研究支持。

正如前面提過的,重複曝光效應是眾所周知的現象,亦即刺激物的重複曝光會增加對該刺激物的正面評價機會,這種效應也存在於美感領域。但是重複曝光效應的結果有兩種,它們之間有個重要的區別。我在第四章中提到的實驗(康乃爾大學教授在課堂上展示看似隨機的印象派畫作投影片),是關於接觸一幅特定的畫作會讓你更喜歡那幅畫。但另一種重複曝光結果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看過許多印象派繪畫,會讓你更喜歡你以前從未見過的另一幅印象派繪畫。這意味著,你之前看過的藝術品類型,會深刻地影響你會喜歡什麼樣的藝術品。

如果你在成長時期看過一九六○年代形式主義的法國和義大利黑白電影,那麼你也會喜歡在某些方面(構圖或敘事)與這些電影相似的電影。無論你是在布達佩斯還是布宜諾斯艾利斯長大。

重複曝光效應在音樂中可能更加明顯。你在成長時期,主要是幼兒時期和青少年時期所聽的音樂類型,將會對你成年後被什麼音樂吸引,產生巨大的影響。音樂品味會發生變化,而且往往是劇烈的變化。但這並不意味著你過去的最愛完全被覆蓋,它們還是會影響你喜歡哪種音樂。

在第四章中,我談到單純曝光效應讓人憂慮的一面,因為我們的美感偏好會在我們沒注意的情況下產生變化,但重複曝光效應並不全是不好的。了解我們的美感偏好是如何奠基在我們特有的文化和感知背景上,有助於降低美學傲慢,推動我們走向美學謙遜。

美學謙遜

如果你從八歲開始就聽鞭擊金屬(thrash metal)音樂,那你的美感偏好會和那些只聽傳統印尼甘美朗(gamelan)音樂長大的人大不相同,這一點沒什麼好驚訝的。你會對細微差別很敏感,而甘美朗的樂迷甚至聽不見這種差別。你會注意到鞭擊音樂中很少有人會注意到的特徵。

如果我想搞清楚該聽「超級殺手」(Slayer)的哪張專輯,我可能會相信你的建議,而不是我的甘美朗鑑賞家朋友,因為你會是更可靠的來源。但事情不是到這裡就結束。鞭擊金屬的重複曝光效應,會讓你對某些音樂形式和節奏產生美感偏好,這可能會影響你和其他音樂作品的互動。

假設我讓你和我的甘美朗朋友一起聽一些二十世紀早期的維也納無調性(atonal)音樂,或是一些嚴重不和諧的紐約自由爵士樂,你們兩人都會喜歡其中一些作品、不喜歡另一些。但讓你喜歡這件作品而不是那件作品的部分原因,是因為你接觸了鞭擊金屬音樂。(我無意藉此貶低鞭擊金屬音樂;如果一個受過無調性音樂訓練的人第一次聽鞭擊金屬樂,也會發生同樣的事。)而那位受過加美朗音樂訓練的朋友,會喜歡不同的作品,因為她重複曝光在甘美朗音樂下。

你可能會說這裡有美感分歧。但是有嗎?這個例子顯示,我們的美感評判是出自過往接觸某些藝術品(及其他刺激)而來的特定觀點。這並代表我們的美感評判完全取決於過去接觸過的,但它會成為這些美感評判的準心,而且總是在其中出現。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評論者的文化和感知背景,成為他所有美感評判的連結或引子。你對無調性音樂作品的評價,和你的鞭擊金屬文化背景有關。我朋友對同一作品的評價,則與她的甘美朗背景有關。

問誰對誰錯是沒有意義的。如果美感評判與評論者的文化背景有關,那麼這裡就不存在美感分歧,因為你的評判可以歸類到鞭擊金屬文化背景,而那位甘美朗朋友所做的評判,則歸類到相當不同的文化背景。

這並不代表,在美學評判這回事上就不存在事實;也不代表在美學上什麼都行。這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美感評判與評論者的文化背景相關。如果兩個評論者的文化背景完全相同,而他們意見不同,那確實是真正的美感分歧——有一個人是對的,另一個則是錯的。

我舉這個鞭擊金屬/無調性音樂的例子,是比較誇張。因為沒有人只聽一種音樂。即使你是鞭擊金屬樂的超級樂迷,也不能完全過濾掉其他音樂(比如商場裡播放的小賈斯汀)。但這並沒有弱化這個論點,也就是你的美感評判是由你的文化背景而來。由此得出的結論是,一個人在進行美感評判時,應該了解自己的文化背景。你的美感評判不是某種普世通用的標準,而是非常具體的事,根深蒂固出自你完全偶然的文化背景。所以我們對待所有美學的事物時,應該保持相當謙虛的態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牛津通識課01】美學:打開未知的美感體驗》,日出出版

作者:本斯・納內(Bence Nanay)
譯者:蔡宜真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什麼是美學?
只有放在博物館裡的作品才算美?
只有看著莫內的畫、聽著莫札特的音樂,才叫美學體驗?
搖滾樂、性、飲酒、喝咖啡算美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