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中爪哇之遊園驚夢:一座百年咖啡種植園的前世今生

印尼中爪哇之遊園驚夢:一座百年咖啡種植園的前世今生
山莊中的爪哇傳統式樣建築群落。Photo Credit:黃照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22年,年輕的荷蘭人Gustav Van der Swan從荷屬東印度公司租了14畝地,在中爪哇的八座火山附近開辦了Karangredjo咖啡種植園。 1964到1988年間,咖啡園由某印尼軍方人士接管,一度根據所在地更名Bedono。 1990年代,咖啡園才由義大利人Gabriella Teggia接手。

文:黃照靜

如果說印尼也有龍脈,必定是在爪哇島。印尼獨立以來的政治要人,幾乎清一色出身爪哇,偶爾有來自外島的,也是與爪哇望族通婚方能躋身政壇。北岸三寶壟和南部日惹之間,中爪哇群山環抱中,海拔900米的咖啡種植園側的梅薩歷史蒂拉(Mesastila)山莊,可說是在這「龍脈」的中點了。

最後一抹暮光離開我的臨時居所:莫拉比別墅(Merbabu Villa),是以房間的火山景觀命名。木結構的雙藻井上懸掛的吊燈似隨蟲鳴微微顫動,周遭墻壁上的裝飾畫上的爪哇人似乎開始下墻走動。古舊的地板吱嘎作響,三面三向鏡子中人影憧憧。窗邊不速之鳥又至,每次叫七聲,每聲兩個音節,是一種推動朽門時發出的「吱啞」聲。蟬鳴轟鳴不息,伴隨著山谷中回蕩著的好幾個村莊裏穆斯林的禱告聲,時而高亢淒婉,時而戲謔悠長,有如四面楚歌。我一夜未闔眼。

IMG_6732
Photo Credit:黃照靜
莫拉比別墅側景。別墅為山莊前任主人舊居,內飾由多幢爪哇老屋的殘部鑲拼而成。

晨起,索性直接去參加山莊安排的咖啡種植園遊,把這神秘園看個究竟。晨霧中穿過滿山的咖啡樹,沿路摘幾個蛇果當早餐,在傳統的碳木烤咖啡爐側坐下,望著山下綠油油的梯田,和著棕櫚糖嚼碎吞下幾顆烤咖啡豆,又有了精神。給遊客喝的是泥沼咖啡(Kopi Tubruk),咖啡豆炒後,在石臼中用木杵磨碎,然後將粉末入沸水煮,或直接加入沸水任其沈澱。爪哇人喝一口咖啡得掂量下一口,免得一口渣。

1922年,年輕的荷蘭人Gustav Van der Swan從荷屬東印度公司租了14畝地,在中爪哇的八座火山附近開辦了Karangredjo咖啡種植園。他在咖啡園中守過了二戰和印尼獨立初期,安居樂業,終於面臨戰後印尼政商關系的重新洗牌。1964到1988年間,咖啡園由某印尼軍方人士接管,一度根據所在地更名Bedono。在他去世後,其妻難以維持咖啡園的經營,而接手人不好找。對咖啡園動念的人,常因搞不懂他的復雜家庭關系,生怕產權不明晰而放棄購買。直到1990年代,才由義大利人Gabriella Teggia接手。純說這位女士是在60年代的嬉皮潮中來到印尼,有堪輿之才,是通過向安曼集團出售自己在峇里島的酒店而提前實現財務自由,又移師爪哇,根據山下村中老人指引找到此地。園中有位爪哇年輕人見我形跡可疑,主動提出帶我四處走走,我方才知道自己住的那幢「鬼屋」是山莊主人生前舊居。

山莊的核心建築是建於1928年的老宅,四面通風,庭中有棵老得不知歲月的木棉。荷屬時期的山莊大門是東向,Gabriella置產之後,不知何故封閉此門,在南向另開大門,並在從附近的Mayong小鎮搬來一座建於1873年的火車站候車室作為候客廳。車站原來位於荷蘭人在1887年於爪哇北岸建成的庫都斯-帕強阿卡(Kudus-Pecangakan)一線。庫都斯原來有個老王朝,向西穿過三寶壟是北加浪岸,至今仍出產精美的巴迪布(Batik)。再向西是另一個老王朝所在地帕強阿卡。印尼獨立後,民主化幾十年了,鐵路沿線的老王朝氣數已盡,現代印尼真正完整保留老王朝小朝廷的,只剩下爪哇東南部的日惹(Yogyakarta),幸以在印尼獨立過程中八面玲瓏的政治手腕全身而退。

IMG_6719
Photo Credit:黃照靜
山莊南門,原為爪哇島北岸Mayong鎮上的火車站候車室。2001年遷於此地。

2001年的一個狂風暴雨之夜,40輛卡車運來了候車室的全部「屍骨」,又在此地重建重生。Gabriella和中爪哇老建築的緣分就此一發不可收拾。她從庫都斯和附近的梭羅(Solo)一幢接一幢地拆解和搬運老舊而瀕臨被棄的爪哇老建築,放置到這中爪哇群山之中的咖啡園中,十年間一共重新搭建22幢別墅之多。

漫步於園中,滿目盡是Joglo和limasan式樣的別墅,遠處雲山霧繞掩映之下,戧脊上的小獸們分外妖嬈。從大宅向西步行五分鐘左右,西客房區的盡頭,坐落著兩幢來自爪哇北部海岸庫都斯的老屋。要談Joglo和Limasan建築樣式,得先交代下爪哇平民建築的基本款:Kampung組屋。平民住Kampung,在房屋中間,四根屋柱支撐一個人字形屋頂,兩層拉梁固定。中央一根主柱支撐屋脊。有點實力的中產住Limasan樣式,在Kampung的基礎上,山墻的兩側再各加兩個外柱,造出兩個梯形剖面的區域,屋頂變成一個四面坡形。

Joglo則是爪哇貴族專用。建築特色在屋頂,爪哇人叫它tumpang sari,是四面或多面木柱支撐中間的崛起部分,一個多層屋梁結構。外梁承重,內梁通常有精美木雕,逐次向上攀爬和縮短,形成一個倒金字塔形的拱形天花板。室內又分外室與內室;外室無墻,用於會客。內室有墻,用來住人。此種建築形態據說是源自日惹蘇丹一世在1756年所建的皇宮,當時和後來的爪哇貴族、社會名流紛紛效仿之,中爪哇各地於是遍布山寨版Joglo,始終與社會身份掛鉤。

IMG_6766
Photo Credit:黃照靜
爪哇貴族所住的Joglo建築式樣外觀。

中國古建築等級劃更復雜,身份也在於屋頂,叫做「頂製」。出屋檐的高於不出屋檐的,重檐又高於單檐,重檐層數越多級別越高。宮殿建築都是一條正脊。皇宮的山寨版歷朝歷代都有,只是被舉報風險太高,明英宗時的石亨、嘉靖時的趙文華都是這樣斷送仕途的。

一陣風過,屋前的高大竹子呼啦作響。竹子空心屬陰,「天壤間,似木非木,似草非草」。屋內不宜種竹,種在室外卻可以擋災化煞。我又問起在爪哇搬遷老宅的風水講究。在峇里島,搬動老宅務必祭宅靈。Yoyok說,拆遷屋同樣如此。屋子拆解搬來後,柱基如果已經打好,一般一個十到十五人的施工隊可以在七到十天內完成老屋的重新組裝,原建築利用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別墅啟用前,要按照山下村裏阿訇的指點,削竹條圍圈點火,眾人圍坐。將印尼豆製品天貝加西紅柿和黃瓜炒熟,放在米飯上,邀請前來參加儀式的人分食之。阿訇復又誦經,方告圓滿。

竹子道旁的另一側花園中,熱帶花卉中掩映著一幢大屋,坡下四幢小屋。據說,這是某爪哇王子從前在梭羅的行宮,四幢小屋是四位夫人分住,兒女們有兩個花園,兒子們一個,女兒們一個。Gabriella發現這群老屋時,早就人去樓空,徹底廢棄,也一並將之遷至此地,並在別墅群側面修建了一個西向的水池。池旁的草坪上放著古董觀景床。坐在上面,可以看到遠處的火山群和山下的梯田。水面如鏡,映照其中的火山們無動於衷。向導Yoyok說,曾有客人見到一個白衣長髮女子在池旁梳洗,近看卻無人。事後我拿著幾張別墅圖片請教一位梭羅王朝遺老,得到的答覆卻是:這才不是我們梭羅貴族住的地方,是平民屋。要看梭羅貴族建築樣式得去梭羅舊皇宮(Puro Mangkunegaran),或者先祖父在默拉皮(Merapi)山上的度假屋。

我得以進入其中一間Joglo別墅參觀。娟秀的回廊中,一張大圓桌上插著大把新鮮姜花。桌面直徑有兩米,說是來自一棵老樹。整個空間不過百餘平米,內飾樸實無華而深邃優美。進門起居室地上鋪的是傳統爪哇瓷磚,紋飾無疑受到阿拉伯人影響。別墅屋頂是兩層木結構梁,重檐攢尖頂。屋頂開了幾個小天窗透光。左右墻壁上掛了兩幅裝飾畫,是銀製印尼皮影人形輪廓。左手側一張大圓桌,和回廊上那張尺寸一樣,只不過桌面是碎木塊拼的。右手側一組藤編沙發加茶幾。臥室內一張四柱床,柱子兩三米高,襯著白紗帳和墻頭紅色帷幔。左墻根一盞立燈,一組老柚木衣櫃。右墻放了組沙發椅。床頭兩側開門,裏頭是浴室。

臥室和浴室之間的門上用的玻璃是黃色海棠花玻璃,舊稱「滿洲窗」,在這見到也真算稀奇了。18到19世紀上半葉是清宮專用,傳1650年由平南王尚可喜帶入廣東,從此風靡嶺南。尚可喜是明朝降臣,一向沒原則,入粵後還私市私稅。後來被與吳三桂合作的叛軍兒子氣得憂懼而死,不算善終。

出門走過大叢毛竹,風漸起,天地間有個嗚咽的聲音。穿過咖啡園返回山頂大宅,已是大雨滂沱。大屋西南角的酒吧飄著二十年代的爵士樂,是從前荷蘭人儲存咖啡豆用的房子改的。Yoyok又指給我看大屋屋檐,說所用木材是來自阿魯群島(Aru Islands),最長的木板有兩米寬。阿魯群島在冰河時期是動物們前往新幾內亞的陸橋。這陸橋上的大樹現在是懸掛在我們頭頂的大屋檐。可以想象,陸橋斷裂之時曾產生巨大能量,古樹們也吸納幾許。

IMG_6765
Photo Credit:黃照靜
相傳梭羅某王子金屋藏嬌所用別墅外側的毛竹。

和Yoyok在兩棵因施了工業肥料而「受詛咒的」百年老樹下道別,我一人在冷雨中踱回住處。途中經過一個開放式大廳Pendopo,類似於中國古代建築中的「榭」,名叫「Sasano Yoga」,裡面有幾個尋根的印度裔美國人在練瑜伽。這建築原是梭羅遺老祖屋,優雅的傲骨風吹雨打也未見折損。

拾級而上,回到住處,松石綠的大門欲拒還迎。按照Yoyok的交代,我敲敲門才推開。上樓梯後,右手是主臥,左手是洗浴間。中間一個照壁隔開盆浴和淋浴。照壁一面是鏡子,映出起居室格局。起居室和浴室之間用一組立櫃隔斷,裏面放著幾件樸素的陶器。立櫃前一組飯桌,其後一組沙發。再側後方是推拉式古董門,通向陽臺。起居室中央是四柱結構、雙天井,外墻開三扇小窗。其余采光只在外墻頂部開窄窗。山中涼爽,並不需要刻意避免日曬,不清楚為什麽房屋的設計如此少光。曾經的主人像是一個嬰兒般蜷縮在這房子裏,等待迎接母體外的光亮。然而斯人已駕鶴西去,此地空餘我一閒人。

我將全部燈光打開,細看梁柱結構、兩組立櫃、主臥外的露天全木淋浴間、通往露臺的木雕大門,顏色風格全然不同,都各有舊主。這一幢並不是原封不動搬來的老房子,而是拼湊了之前所有老屋的遺骸,集中了主人所理解的爪哇傳統建築的全部精髓:一個義大利太乙真人拼出的爪哇哪咤。再看三面三向鏡中的三個我,已加入滿屋的爪哇鬼魂們,一起喋喋不休。

難怪我在這老屋徹夜未眠。不是龍胎鳳種,怎好隨便住在龍脈。德不配位,必有殃災。可惜,今人多無自知之明。

IMG_6808
Photo Credit:黃照靜
中爪哇群山。

作者介紹

黃照靜,1980年代生於重慶,2008年、2017至2020年間兩度居於東南亞。現旅居北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