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QA談學術著作:畢業論文跟期刊論文有何不同?「學術道德」與「學術價值」也不能混為一談

六個QA談學術著作:畢業論文跟期刊論文有何不同?「學術道德」與「學術價值」也不能混為一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篇沒有經過同儕審查的文章通常學術界不會非常認真看待裡面的內容,所以大部分的碩博士論文都不會有太高的引用數(citation),但是不代表這些碩博士論文的內容就可以抄襲,因為「學術道德」是最基本的底線。

文:徐丞志(國立台灣大學化學系副教授)

最近因為候選人的論文門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大眾對於學術著作的關注忽然間又高了起來。儘管台灣近二十年來,有碩博士學位的人口比例大幅增加,但許多人對於學術圈的運作依然不甚了解,這邊就簡單的以自問自答的方式來幫助大家更了解學術著作是怎麼一回事。

一、研究生的畢業論文跟期刊論文有什麼不同?

答:碩士生的畢業論文英文是thesis,博士生的畢業論文是dissertation;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的英文一般比較口語會稱為paper。

畢業論文通常是做為碩士生與博士生畢業與否的最重要條件,thesis和dissertation會在指導教授的協助下完成,並由三到六位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組成委員會,進行審查。依據各單位的規定不同,委員會的成員多半來自系上的其他教授,或是國內其他單位的教授(或是同等級職位的專家)。有些國家規定很嚴格的,甚至須有外國機構的教授擔任外部委員來協助審查,以確定論文的品質。但目前台灣我還沒看過類似的規定。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的審查則比畢業論文要嚴格許多。通常期刊論文的稿件(manuscript)在投稿到期刊後,會由期刊的編輯尋找數名國際上的同領域學者來協助審稿,通常審稿人(reviewer)不能由跟作者同機構的人擔任。通常學術期刊的審查需要至少二到四個月,如果是《Nature》和《Science》這類學術影響力極高的期刊,往往是動輒一年的審查期。而一篇manuscript從投稿後到刊出,文章內容往往得經過多次的更改,甚至會跟原本的版本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篇幅都變更的情形。

二、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的學術影響力比畢業論文(thesis/dissertation)大囉?

答:在大部分的領域,尤其是理工科來說確實是如此,但也不能一概而論。

在物質科學領域的研究所(化學、材料等),因為競爭激烈,研究題目的周期也短,所以往往在學生畢業前,文章已經先投稿到學術期刊上通過同儕審查(peer review),因此畢業論文只是自己期刊文章的集合,這種的畢業論文學術價值通常就不高。

生物醫學領域的研究周期長,往往在畢業論文完成的時候,研究成果還不到發表在學術期刊的程度,因此論文內容會比較偏向是先期研究數據的呈現,而正式的成果會在畢業後才投稿到學術期刊上。所以這種情況的畢業論文學術價值通常也不高。

但儘管如此,在有些領域中(例如社會科學),不太流行把文章在期刊上發表,加上研究題目可以很多元,某個題目可能十年只有一個研究生去做,因此很多重要的文獻反而都是研究生的畢業論文(thesis),相對而言畢業論文的學術價值反而高過理工科的畢業論文。

另外,許多工程領域(尤其是電機資訊工程)更看重學術研討會上的會議報告,這部分就不在本篇的討論範圍內。

三、畢業論文(thesis)的審查比起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來說比較不嚴謹,代表畢業論文比較沒有學術道德囉?

答:不能把「學術道德」與「學術價值」混為一談。

前面講的學術價值是「論文/文章有沒有經過同儕審查」、「論文/文章在學術圈的影響力」,一篇沒有經過同儕審查的文章通常學術界不會非常認真看待裡面的內容,所以大部分的碩博士論文都不會有太高的引用數(citation),但是不代表這些碩博士論文的內容就可以抄襲,因為「學術道德」是最基本的底線。

四、如果研究成果已經先發表在期刊上了,那把自己的paper當作畢業論文(thesis/dissertation)會不會有違反學術倫理的問題?

答:原則上不會,但需要註明清楚。相關說明可以參考台灣學術倫理教育資源中心所刊載的《學位論文相關的著作權問題》(作者交大教育研究所周倩教授等人)

五、若有不同的人做出相同的研究成果,實務上要怎麼判定誰是原創?

答:如果是實驗科學就看實驗紀錄本,如果是理論性的創作工作就看當時的手稿;若上述資料都拿不出來以證明自己是原創,就只能看是誰先公開發表。

學術界常有的狀況是,兩個研究領域相近的人或研究團隊在很接近的時間有類似的發想,但先發表的那份論文會擁有較高的學術影響力,甚至是贏者全拿的情況,尤其是關乎專利申請審查時,以及許多國際學術獎項(例如諾貝爾獎)的頒發也是類似原則。

也因為期刊論文(journal article)的同儕審查時間過長,容易讓先發想者錯失發表的先機,近年來也興起一股preprint journal的風潮,讓研究團隊在文章投稿之後,先行將還沒完成同儕審查(peer review)的研究成果刊載在網路期刊上,以確保自己研發成果在學術上的credit不會收到影響。

六、講了這麼多,到底這次台大碩士畢業的某參選人有沒有抄襲?

答:交由台大學術倫理審定委員會去做判斷。預計九月中會有結果。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