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世界六百年》:20世紀進入「大加速」時期,人類以科技改造生物圈所造成的影響非常大

《現代世界六百年》:20世紀進入「大加速」時期,人類以科技改造生物圈所造成的影響非常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馬立博(Robert B. Marks)的目標,就是要帶領讀者跳脫歐洲中心視角,改從更為寬廣、平等、利於展現區域互動與結構性因素的全球視野,重新理解我們現今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

除了養活大量的動植物物種之外,森林與森林土壤也是重要的碳匯之一,能將二氧化碳從大氣中分離,透過光合作用轉化成纖維素,這是木頭的一項組成要素。森林消失,自然過程從大氣中移除二氧化碳的其中一種方式也隨之消失,使我們在處理全球暖化時面臨到更嚴峻的棘手挑戰。此外,科學家已開始瞭解到,樹木和森林這些生物比我們先前所認為的還要複雜許多,與其他樹木及物種之間存在著可以透過根系互相追蹤的關係,還有能力藉由氣味與振動來向其他樹木發出訊號(交流)。我們已開始將森林視為活的生物體,失去森林就和金絲猴或老虎滅絕一樣令人類悲傷。

伐木和農地擴張破壞了非洲、亞洲及拉丁美洲的大片雨林,改變了當地氣候並導致成千上萬的物種滅絕。自二戰結束以來,鏈鋸成為一種極具破壞性的力量。沒有錯,自從一萬年前上次冰期結束、農業開始以來,人類就一直在焚燒和砍伐樹木。舉例來說,中國、英國等先進的舊生態體系經濟在一八○○年時就能有效清除其土地上的森林。砍伐的速度在十九世紀加快,北美洲、俄羅斯和波羅的海的森林一座座倒下,到了二十世紀初期才因為戰爭與經濟大蕭條而放緩。

然而,二戰結束後的那五十年卻出現了人類史上對森林最猛烈的襲擊。人類史上所有的森林除伐(deforestation),有一半是發生在最近這半個世紀,導致歷史學家麥可.威廉斯(Michael Williams)稱這個時期為「大突擊」(The Great Onslaught)。近年的森林除伐幾乎全部發生在非洲、亞洲及拉丁美洲的熱帶區域,也就是世界上大多數窮人居住的地方。由於成千上萬的動植物物種滅絕,自然生態系正在遭到徹底單一化,也因此而愈來愈缺乏多樣性與韌性。

那樣所導致的結果,以氣候學家拉迪曼的話來說,就是「人類現在成了地球上的主要環境力量」。歷史學家布魯克也贊同: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歷史軌跡,為人類生存狀態帶來一個煥然一新的起點……。自二戰結束以來,不過短短人生數十寒暑的時間……人類世竟已到來。這一轉變的速度之快令人警醒,而它令人眩目的速度或許也在暗示人類歷史可能、也應該會在另一個短短人生數十寒暑內再次轉轍。

人類以科技改造生物圈,對其他物種造成的影響非常大。被我們選中的物種會繁殖(例如肉牛),而野生物種的數量則大幅減少——現在的野生動物比一九七○年少了五成——而且有許多已遭滅絕厄運。今日,人類行為在物種滅絕過程中所起的作用,已遠遠超過自然過程,導致有分析家把當前的狀況稱為「第六次大滅絕」,意指現在由人為所造成的物種滅絕速度,和早前發生在地球上那五次由自然力量所造成的大滅絕相同。生態多樣性的喪失不僅造成負面的環境影響,人為造成物種滅絕也可說是很不道德。

用工業世界的有害汙染物來毒害我們的世界,會是我們的命運嗎?「地球之島」會不會重蹈復活節島民的覆轍?他們耗盡了島上所有自然資源,目睹島上人口減少並墮入交戰不休的深淵,最後蜷縮在寒冷陰暗的洞穴中自相殘殺。如果我們生活的世界取決於過去發生的事情與人類做過的選擇,那麼未來也取決於我們現在的選擇與行動。無可否認,世界面對的兩大問題令人頭痛:一方面是要為迅速增加的世界人口提供像樣的生活水準;另一方面是要停止二十世紀工業發展模式造成的環境退化,並加以逆轉。以現代世界的結構來看,它是否有能力處理這些全球問題?或許吧。

根本問題出在現今對於全球經濟成長與環境之間關係的主流觀點。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經濟活動向來都仰賴自然過程,所以也是自然過程的一部分。過去一個世紀與先前所有人類歷史的主要差異是,早期人類對環境的衝擊太小,或者說太局部了,導致現代經濟理論學家(從十八世紀開始)建構出來的世界運作方式模型並未說明自然環境帶給人類的用處或幫助。

在二十世紀,而且直到今日,全球自由貿易、發展主義、消費主義和(直到不久前的)生產主義擁護者都認為全球經濟體系與全球生態系是毫不相干的。現在事實證明這個想法是天大的錯誤。生物圈與人類圈在二十世紀變得密不可分,人類活動逐漸將生物圈的變化推向不可知、也不可預測的方向。愛因斯坦有一句名言說「上帝不會和宇宙擲骰子賭博」,顯然這種說法並不適用於人類與地球之間的關係。

相關書摘 ►《現代世界六百年》導讀:將西方經驗放回全球脈絡,「加州學派」眼中的現代世界六百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現代世界六百年:15-21世紀的全球史與環境史新敘事》,春山出版

作者:馬立博(Robert B. Marks)
譯者:向淑容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最受好評的全球史通史

請先看一眼本書封面的那張世界地圖。繪製者是十六世紀歐洲地理學家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但位於地圖中央位置的不是歐洲,而是印度洋。也就是說,在當時人心中,世界的中心是亞洲。

在我們習以為常的認識裡,現代世界的起源,或者說全球化的起源,始於十五、十六世紀歐洲各國向外探險而開啟的大航海時代,西方從此走上崛起之路,成為推動及形塑現代世界的核心且唯一力量。於是有關現代世界的歷史著作幾乎都聚焦於歐洲,此即「歐洲中心論」。

本書作者馬立博(Robert B. Marks)的目標,就是要帶領讀者跳脫歐洲中心視角,改從更為寬廣、平等、利於展現區域互動與結構性因素的全球視野,重新理解我們現今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書中有兩條別出心裁的敘事線,貫穿它所要說的從十五到二十一世紀現代世界史故事:一是突出亞洲(以中國和印度為主)的地位,二是強調環境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