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斯齊《狗眼人間》:周杰倫,他是我青春時期的崇拜偶像,也是我職業生涯的頭號目標

葛斯齊《狗眼人間》:周杰倫,他是我青春時期的崇拜偶像,也是我職業生涯的頭號目標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亞洲跟拍一哥」封號的資深狗仔小葛,在新聞業界打滾十六年後,決定透過出版記錄過往工作的心路歷程與不平凡的採訪人生,同時也希望藉由此書讓讀者一窺專案記者的心酸血淚,更希望透過文字證明十六年以來不收賄、不作假新聞的初心。

文:葛斯齊

深夜約會巧遇天王,帶家人獨享電影時光

如果說整個台北地區的電影院都有我的線人,許多藝人朋友可能真的會嚇到,事實上,就曾有過一次,某位天王藝人與家人隱身在電影院VIP室,我還是能即時擁有線報。

那天深夜,我和女友正在約會,忽然我收到一位在電影院周邊服務的友人來電,他表示周杰倫帶著媽媽、奶奶以及昆凌一行人來這家由藝人所開設的家族事業電影院看電影,我一聽到消息立刻跳了起來,同時盤算著,這回需要拍攝的對象比較多,於是我馬上叫一名同事趕來現場支援,同時,我也請女友充當臨時的狗仔,讓她在支援來之前,幫忙拿攝影機側拍紀錄,就怕現場有長輩在,而周杰倫為了保護他們,雙方不小心擦槍走火,發生肢體衝突。

剛開始我們都是在暗中拍攝,那時周杰倫與女友昆凌正處於熱戀,昆凌的媽媽更透露兩人正在籌備婚事。我想起周杰倫曾說過,他計畫選在英國「倫敦眼」透明摩天輪上求婚,而剛好在前幾天,也就是二○一二年十月十三日,周杰倫被民眾看到帶著昆凌與母親暢遊倫敦,當時外界就傳言,周董應該是去求婚的。想到這裡,我心中不禁竊喜,任誰也想不到,他們在回台灣後的首次曝光就被我遇上了。

當支援人力抵達現場,我先安排一名同事埋伏在貴賓廳外,而我直接放棄正門選擇站在後面的防火門附近等待。當時我之所以這樣做,其實也是來自於多年的經驗,一般來說,電影院不會隨便開放後門讓民眾出入,但考慮到今天來看電影的是天王周杰倫,若讓他們與一般民眾走正門離開,不僅太過招搖,還有可能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

既然我看著後門,我便請女友站在遠處,卻也不讓她離開我的視線範圍。我告訴她等等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冒然上前,務必堅守住現在的位置,同時保持沉默靜靜拍攝。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電影院開始散場,在四樓埋伏的同事先拍到昆凌神情落寞地蹲在地上玩手機,而周杰倫則是帶著母親走後方貼近後門的電梯下樓,兩個人之所以分開行動,應該就是為了要避開「昆倫戀」被目擊的可能。

當時我一看到周杰倫與周媽媽步出電梯,立馬上前問候,我先稱讚周媽媽今天的穿著打扮,接著問她:「杰倫是否向昆凌求婚了?」此時周媽媽面容略顯靦腆,笑而不答。接著我將目標指向周董,我一邊後退拍攝,一邊採訪他:「周董,是不是在英國倫敦眼跟女友昆凌求婚了?」周董先是一陣冷笑,同時說:「要結婚的時候就會通知。」接著我再問他,什麼時候會發喜帖啊?此時的周董竟語出驚人地回我:「等你死的時候!」

我當下心想周杰倫是不是因為身邊剛好有一位健身教練朋友「浩克」的陪伴,所以他壯了膽試圖要激怒我們。我不禁皺了皺眉頭,開始檢討自己到底是哪個問題問得不好,怎麼會得到這樣的回應?上一回是「給我10秒,不走就揍人」,這次不過是問個婚事,他就口出惡言詛咒我,即使我知道周杰倫私下個性直率、衝動,但也用不著這樣口不擇言吧?

於是我的問題也開始尖酸了起來,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私下出入場所(電影院)都走後門,是特權嗎,還是從小到大的習慣?」我接著告訴他,我等他時都不用煩惱大門,只要找後門一定遇得上他。周董聽完問題,沒有回覆,反倒是旁邊的浩克拿起手機反拍我們,並在言語上多加調侃,試著激怒我們。但是,他不是周杰倫,所以我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哪怕他將手機直接塞在我眼前挑釁,我也不會生氣!

因為我們平常就是這樣拍名人,所以我特別看不起那些一旦被反拍就遮臉閃躲的拍人狗仔,因為他們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是記者的身份。說穿了,狗仔只是做了線上記者不願意做的事,哪來尊卑之分?更何況當狗仔的爆料與獨家一出來,線上記者也還是會接力在後面寫一樣的報導。

儘管戲院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仍不減損我對這份工作的執著與忠實,只是沒想到當時他說的那一句話竟然一語成讖,就在我暫別狗仔生涯那一年多的日子裡,也就是二○一五年一月十七日那天,他與昆凌舉辦了婚禮,而向來自認最有資格拍到這場婚禮的我,竟然是個局外人,這種感覺真的與死了沒兩樣。

如果有機會,我很想當面告訴周杰倫,我小時候的偶像是張學友,國中後則一直都是崇拜周杰倫的,每次出班跟拍他時,我經常會播放他寫給狗仔的經典歌曲〈四面楚歌〉,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大家可以想像當時的情境嗎,我一邊聽著周天王的歌,一邊開車追著他的人,彷彿我也是瘋狂的追星一族,只不過我追的方式與其他人不同罷了!

早些年,如果遇到身邊的朋友向別人介紹我的工作時,他們總是會說:「小葛是狗仔,周杰倫很討厭的那個!」我心裡總是犯嘀咕:「我才不是他最討厭的那一個,周董最討厭的狗仔應該是他有出手推過的那個陳姓狗仔!」事實上,周杰倫曾與那位陳姓狗仔起衝突,而他事後還自製「凍新聞」還原當晚衝突的過程。

周杰倫,他是我青春時期的崇拜偶像,也是我職業生涯的頭號目標,但我從不把他當作敵人,也從來沒想過要抹黑他,我們只不過是礙於當時的身份立場不同,而導致彼此選擇走的道路也不同,這或許是人家說的「道不同,不相為謀」罷了!

就在周杰倫結婚後的幾個月,我又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圈子,不同的是,我加入了大陸狗仔的團隊,當時我們正在調查昆凌是否懷孕,所以不分日夜的緊跟著周杰倫。說來運氣,當時周杰倫正好參加某知名品牌機車代言的記者會,活動結束後從內湖離開要回公司,我們跟著保母車一同回到他位於長春路的公司樓下,當時周杰倫走在前方,神色看起來有些疲憊,後面則有幾名工作人員跟著。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