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能保住聯繫匯率制度?專家:只要不打仗就可以

香港能保住聯繫匯率制度?專家:只要不打仗就可以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匯制度這一獨特的安排再次衝上新聞頭條,為何它對香港如此重要?香港政府有能力維持住該制度嗎?以及,在極端情況下,中國政府會出手幫助香港嗎?

文:陳岩

兩個多月買入1700多億港元——這是香港金管局為了維持聯繫匯率制度而付出的代價。

從3月開始美聯儲連續加息總共1.5個百分點,使美元不斷上漲,港元也不斷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香港金管局總裁餘偉文披露,從5月12日到7月21日,香港金管局已23次出手買入港元,共1726.38億港元。

頻頻出手也使香港銀行體系的結餘不斷減少,截至7月21日已降至1650多億港幣。

這些動作也引發唱衰聯繫匯率制度的聲音。比如,美國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首席投資官凱爾·巴斯(Kyle Bass)就表示,香港維繫聯匯制度的資金將在8月份耗盡,屆時會出現聯匯脫鉤及港元大跌30%至40%。

聯匯制度這一獨特的安排再次衝上新聞頭條,為何它對香港如此重要?香港政府有能力維持住該制度嗎?以及,在極端情況下,中國政府會出手幫助香港嗎?BBC中文採訪中國內地、香港,以及英國經濟學家共同探討上述問題。

AP22069421176098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何為聯匯制度?

1980年代初,中國和英國就香港前途問題開啟談判。地緣政治帶來巨大不確定性,再逢1981年香港股災,市場對港幣的信心大跌,港幣被大量拋售,兌美元一路大幅貶值。香港市民為了保住自身利益,紛紛花掉手中港幣,大量購買各類商品,商場貨架空空如也,甚至出現了有商家不收港幣,僅收美元的狀況。

為了穩定幣值,1983年香港政府推出聯繫匯率制度,並一致持續至今。

該制度下,作為事實上的央行,香港金管局承諾,如果港幣兌美元匯率達到7.75,則賣出港幣買入美元,使匯率上浮;如果達到7.85,則買入港元賣出美元,使匯率下降。通過這種方式將港幣兌美元穩定在7.8:1上下。

聯匯制度立竿見影地保證港元幣值穩定,降低交易費用,在巨大的壓力下,它先後挺過90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成為造就香港金融中心的制度保障之一。

聯繫匯率制度為何重要?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認為,為了穩定信心而設立聯繫匯率制度,其後香港恰逢其時地轉型成為金融中心,這一制度的重要性就凸顯出來。

「基金經理們用全球各國來的錢兌換成港幣,在這裏買賣。如果港幣跟美元掛鉤,就沒有匯率風險,我帶來多少美元,賺的港幣也能兌換成美元帶走,避免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莊太量稱。

經濟學人智庫(EIU)高級分析師約翰·馬雷特(John Marrett)表示,香港經濟基礎對國際貿易和投資的依賴程度要高於全球大部分國家。而與世界儲備貨幣美元進行掛鉤,可以為投資者確保穩定性,以促進貿易和金融流動。如果沒有該制度,大規模的國際資金流動,會使港幣劇烈波動。

換言之,香港作為金融和貿易港,大量資金流入流出,聯匯制度就像一個錨,鉤住了在國際金融洪流中如小舟一般的香港。

也有經濟學家認為該制度之所以重要並非經濟原因。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黎麟祥表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不需要像香港一樣與國際硬通貨幣進行掛鉤,比如新加坡就沒有採用固定匯率,仍然能作為國際金融中心。

黎麟祥認為,之所以重要首先是政治原因,港幣與美元掛鉤是中國對「一國兩制」的一個重要姿態;其次,該制度使外國人有信心持有和使用港幣作為記賬單位、交易媒介和儲備貨幣。

不過莊太量也表示,雖然該制度對香港很重要,但也有代價。比如,香港的經濟跟美國不是同步的,那麼美國放水(指大幅印錢),資產價格暴漲,香港也要承受這個痛苦。而且沒有無痛的方法脫離這個系統,假設真的脫離,那麼出現諸如香港樓價暴跌的情況,是否能承受第一波的衝擊?

AP_2885046362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香港政府守得住嗎?

所有受訪的經濟學家都認為香港政府有能力守住聯繫匯率制度。

「我認為香港政府肯定有能力守得住,這不是美國第一次大幅加息,也不是銀行存款餘額第一次可能跌倒1000億元以下。」莊太量表示,美國加息,美元流走,香港也會加息,錢也就回來了。「再者,我們還有1萬1千億元的外匯票據。」

實際上,香港金管局也是這麼做的,7月28日香港跟隨美國,將基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2.75%。

馬雷特的理由則是,目前金管局持有的美元儲備價值超過所有流通中的港幣,再加上銀行在金管局的儲備,金管局有能力支持將大量港元兌換成美元,都是維繫聯匯制度的保障。

根據香港金管局的數據,截至今年6月,香港共44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支持著2200億美元的貨幣基礎,比例達2:1。這意味著,香港擁有充足的彈藥庫來應對做空港元的行為。

黎麟祥表示,如果聯繫匯率制度無法維持,香港仍然可以嘗試將港元與歐元或一籃子貨幣掛鉤,如新加坡一樣,並非香港的末日。

「如果聯繫匯率制發生變化,對香港發展而言,未必是壞事。」安邦智庫研究員魏宏旭認為,短期而言,香港仍有能力維持該機制而採取被動緊縮的應對措施,但目前已經出現港元流動性下降的態勢,對香港本地經濟並不有利。未來可以考慮增加一些港元匯率的彈性,逐步走向自由兌換。

AP2220910628387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極端情況下,中國政府會救嗎?

首先需要定義下何種情況算「極端情況」?

馬雷特稱,除非發生史無前例地對香港失去信心,以及對其通過利率漲跌的自我糾正機制失去信心,這種情況只會由一場災難造成。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