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親愛的護家盟:作為一個異性戀者,我支持同志是因為想捍衛我的愛情

致親愛的護家盟:作為一個異性戀者,我支持同志是因為想捍衛我的愛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每一次當你們攻擊同性戀時,都是在告訴我(和所有的異性戀們),我(們)的愛情與人生,不過是一種「只能如此不可」而已。而我作為一個自私的異性戀,並不想為了正常而愛。我想為了愛而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V太太

親愛的護家盟,過去這個周末,你們很忙。你們先是發表了聲明譴責高雄的同志大遊行,後又對教育部針對「國際反恐同日」的反性霸凌文宣氣得跳腳。左一句同志是變態、錯亂、扭曲的,右一句同志如同毒品與傳染病,而你們的目標就是防止這樣惡行流傳到下一代,但最後還是不忘百般強調你們不恐同,相反地,你們對同志是充滿疼惜與愛的。

親愛的護家盟,我不太明白,你們是怎樣看待這份愛的呢?當「同志」的定義來自於性傾向與性行為的偏好時,你們要如何在恨著這個「行為」的時候,愛著那些人呢?對你們來說,是怎樣的一份「愛」,能夠容忍自己對所愛的對象,施以這種種的暴力、虐待與踐踏呢?而那些被你們愛著的人,因為你們的言語而受的傷、流的淚,你們看見了嗎?

親愛的護家盟,我有時候覺得很挫折,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理解你們,更不知道該如何說服你們。所有我能夠運用自如的語言都已經被我用盡了,但卻絲毫沒有辦法消除你們和我中間那巨大的鴻溝。你們和我,依舊在江水的兩邊,互丟石頭。你們不明白的是,和你們一樣,我也愛著同志們,但和你們不一樣的是,當你們往同志身上丟石頭時,我也會痛。

親愛的護家盟,我是一個異性戀。

我來自一個異性戀家庭,有一個異性戀的手足,我愛上了一個異性戀的男人,結了一個異性戀的婚,組了一個異性戀的家庭。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他們和我的異性戀朋友一樣,有人單身、有人有固定的伴侶、有人有不固定的伴侶、有人很喜歡做愛、有人不太喜歡做愛、有人想結婚生子、有人已經結婚、有人正在準備生子,但他們對我的異性戀生活都沒有傷害。他們對我的異性戀父母沒有傷害(他們的傷害恐怕來自彼此最多)、對我的異性戀手足沒有傷害(他受到的傷害大概也是來自於他的異性戀家人最多)、對我的異性戀婚姻也沒有傷害(傷害我的通常是我的異性戀老公)。

親愛的護家盟,相反的,我人生裡最快樂、精彩、滿足的畫面中,卻有許多是來自這些同志朋友的,還有更多來自於那些我不認識的同志陌生人們。同志們不但沒有傷害我,反而豐富了我的人生。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和我不同的人,而我為此深深感激,不然這世界不就太無聊了。

親愛的護家盟,我還記得自己長大的那幾年,充滿了彆扭、不安、迷惘和恐懼。憋扭自己的不夠美麗,不安自己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迷惘自己應該成為甚麼樣的人,恐懼他人不喜歡自己。我不敢想像,如果在我已經如此困頓之時,有人告訴我,我的某個成分,某個不會傷害到其他人的成分,卻是世界所不欲的,是扭曲、變態與錯亂的。我恐怕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

親愛的護家盟,你們記得北一女中的兩個女孩嗎?她們死去的時候我還懵懵懂懂。她們因為相愛卻害怕不被這個世界接受,「社會生存的本質不適合我們。」在鄉間的小旅館裏自殺前的她們這麼說。

你們聽過葉永鋕嗎?他死去的時候我也還是個青年,有人說他的死是「校園安全」的問題,但卻不願意承認,讓他被迫面臨這樣的校園安全風險的,正是我們對於「不像男孩」的男孩的不寬容。你們知道鷺江國中的楊同學嗎?他死去的時候正是我以為台灣對同志已經逐漸理解的年代,卻沒想到「娘娘腔」的符號,仍有殺人的力量。

親愛的護家盟,我每次想起這些事情,都感到無比傷心。是怎樣的世界與愛,讓青春無法繼續?而你們與我,在幸運地好好長大之後,所想所做的,難道不該是對抗各種誤解、偏見和打壓?好讓更多的人,能夠和我們一樣,縱使可能偶爾風雨飄搖窘迫不安,還是可以在許多祝福底下長大,而不是繼續把某些人歸類成「變態」與「不正常」,然後繼續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

親愛的護家盟,我多麼希望不再有下一個林青慧、下一個葉永鋕,和下一個楊同學了。

親愛的護家盟,同志是活生生的人啊,不是你們所說的「行為」而已。面對暴力,他們會死去。

Photo Credit: 婚姻平權革命陣線

親愛的護家盟,同志作為會走會跳、會愛會哭的人,對你們究竟造成了甚麼傷害呢?當你們看見伊莎貝爾的廣告時,難道就忘了自己愛的是異性嗎?當你們聽到大龜與周周的故事時,會從此忘記怎麼叫爸爸嗎?當你們的生物科老師從男變女後,難道你就再也記不住,她上課說了些甚麼嗎?

這些一個又一個的幸福故事,讓你們在夜裡難以成眠嗎?看到別人能夠成功地用自己渴望的樣子生活,讓你們感到痛苦嗎?理解、承認並且支持別人的愛與人生,真的真的這麼困難嗎?

親愛的護家盟,我想你們大概會說,你們的反對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下一代與人類社會的種種發展。但你們的說法其實建築在許多偏見和錯誤的認知上,例如你們總是把愛滋當成一個反對同性戀的理由,但是感染愛滋從來就不是同性戀的專利;造成愛滋傳染的,是不安全的性行為,而不是特定的性別組合。

你們說愛滋是青年的健康危機,但因為自殺死亡的青年人數卻是愛滋死亡人數的30倍以上(以2013年為例,自殺死亡青年數166人,愛滋5人);你們又說同志教育是愛滋的溫床,但總理剛與同性伴侶成婚的盧森堡卻是2012年OECD國家中,愛滋死亡人數第二低者。

你們說同性婚姻合法後,美國麻州「出現自我認同為同性戀並嘗試同性性行為」的學生人數增加,但比起「同性婚姻合法造成同性性行為傳播」這種說法,比較合理的理解應該是同性戀人數本來就這麼多,只是同性婚姻的合法促成了更開放的社會態度,進而讓青少年們更有機會坦然、健康、自由的面對自己。

你們還說同志領養的小孩有較多的心理問題,但先別說類似的研究在方法上都已經遭受許多批評,而且已經有許多其他研究提出反駁,這裡比較明顯的解釋恐怕是,造成兒童心理問題的不是同志父母的教養技巧,而是這個社會對多元家庭的不友善。

親愛的護家盟,其實我懂的。面對一個自己不夠了解、感到陌生的世界,向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看著眼前的環境快速的改變著,也總是令人充滿焦慮,焦慮到我們常常會想盡辦法把所有的不熟悉都歸類成惡,然後予以排除、消滅,只求這個世界永遠都如自己所認知的一般。

「可是我想請你們不要忘記,你們做的,不只是反對同性結婚、領養,或是同性性行為而已,你們的每一場遊行、每一個步伐、每一扇旗幟、每一張文宣、每一則聲明,都是在對同志們說:『你們不值得一段被祝福與支持的生命』。那些你們想抹煞的,是一個又一個的人生,是再真實不過的,愛與尊嚴。」

親愛的護家盟,同志真的沒有這麼可怕的。他們沒有超能力,也不會對你我下咒;他們跟你我一樣,要工作要吃飯,渴望愛與被愛。我知道你們都有很多同志朋友,但也許下一次別在他們開口前就試著改變他們,也許試著把他們當成和你一樣的人與他們互動相處,也許別再覺得他們變態扭曲,那麼也許,他們也不必再對著你張牙舞爪或是相顧無言,那麼也許,這樣的「友誼」與「愛」,會真實一點。

親愛的護家盟,寫到這裡,恐怕你們還是無法理解(或者也許你根本看不到這裡)。可是我作為一個異性戀,還是要試著一直跟你們解釋下去,這其中除了甚麼人權、正義、平等這些冠冕堂皇但我們其實可能都沒真的搞懂的理由以外,其實還有很自私的考慮。

因為我作為一個異性戀,我也想捍衛我的愛情。因為每一次當你們攻擊同性戀時,都是在告訴我(和所有的異性戀們),我(們)的愛情與人生,不過是一種「只能如此不可」而已。而我作為一個自私的異性戀,並不想為了正常而愛。我想為了愛而愛。

親愛的護家盟,以愛為名的恨與歧視並不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本文獲queerolog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queerolog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