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馬拉度納「史上最偉大的進球」,讓阿根廷結結實實報了福克蘭戰爭的怨氣

1986年馬拉度納「史上最偉大的進球」,讓阿根廷結結實實報了福克蘭戰爭的怨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拉度納這第二顆的過人進球,在西元2002年時被國際足球總會票選為「世界杯歷史上最偉大的進球」(Goal of the Century)。

文: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話說在西元1986年的6月,第一集的《捍衛戰士》(Top Gun)剛在台、美兩地上映不久,可當時阿湯哥(米契爾上尉)的螢幕風采並未如今日般耀眼奪目。因為就在中美洲的墨西哥,第十三屆世界杯足球賽(Copa Mundial de Fútbol México '86),24支來自全球各地的國家隊勁旅,正如火如荼地激戰著。

而於6月22日正午(北美中部時間)所開踢的八強淘汰賽裡,來自阿根廷,體力正值巔峰狀態的馬拉度納(Diego Armando Maradona),面對宿敵英格蘭的來勢洶洶,他,165公分的身高,在歐洲足球強權所築起的鐵壁高牆中,居然把握住下半場短短三分鐘的機會,在那180秒不到的時間內,石破天驚,一舉完成了國際足壇至今最為非凡,也最引人熱烈討論的兩個破門。不只震撼了阿茲特克體育場(Estadio Azteca),更徹底炸裂了整個藍色星球啊。

那就是「上帝之手」(La Mano de Dios)與60公尺獨過六人的無敵射門。

AP2211038914449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其實早在雙方交手之前,阿根廷與英國政府於西元1982年4月到6月間,爆發了當時備受世人矚目的福克蘭群島爭奪戰(Falklands War),10個星期的武裝對峙,彼此都造成了數以千計的死傷與軍備損毀,後來阿國更是以無條件投降收場……故兩國的外交關係本來就顯得異常緊張。

尤其當世界盃的賽制安排出爐後,隨著阿根廷與英格蘭分別在十六強戰擊退了烏拉圭與巴拉圭,兩軍即將在八強賽碰頭時。不論是參賽選手或是現場的球迷們,甚至是到場致意的官員們,不可吞敗的緊繃情緒,從1982年一下子帶入1986年,也自南大西洋移動到了墨西哥,對壘更是進入了一觸即發的臨界(爆)點。

被譽為是足球場上的「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以當年天價的1200萬美金轉隊費投效義甲拿坡里(Società Sportiva Calcio Napoli)的馬拉度納,上半場即展現出旺盛的攻擊力道,阿根廷團隊也主導了整個控盤局面。但英格蘭龍門希爾頓(Peter Shilton)絕非泛泛之輩,多次出手化解危機……英、阿兩隊以零比零的比分結束上半場,也讓現場滿座的11萬4580名觀眾得以稍微喘息。

可下半場哨音響起,比賽開踢才進行了約莫六分鐘,一個英格蘭門前的後防失策。希爾頓企圖解決混亂之際,馬拉度納絲毫沒有猶豫,逮住了契機,即使矮了門將快20公分,但依舊用著(可能)疑似「手球」(手部碰球)的進攻方式,將球輕鬆碰進了英國的大門,順利攻破「三獅軍團」原本難以撼動的後衛鐵壁,率先得到全場第一分。

雖然說,根據場邊即時錄影的慢動作重播,畫面顯示出馬拉度納確實是憑藉著前手臂接觸球的方式完成「違法」的射門狀態,理應進球無效;但就當下由主裁判,突尼西亞籍Ali Bin Nasser的視角來看,這次的進攻被視為是有效且合法的。所以英格蘭的球員們即便氣極敗壞、大聲咆嘯,但也只能眼睜睜地看到阿根廷球員們圍繞著馬拉度納歡呼、道賀寶貴一分的進帳。

「神來之手」,啞口無法抗辯的裁示,阿國媒體認為這是上帝出手幫忙阿根廷得分。以報四年前福克蘭戰爭落敗之仇。更是替陣亡的同胞們雪恨。然而,就在兩國觀眾可能還沉浸或議論第一顆進球的同時⋯⋯

雙方恢復比賽才三分鐘,此時此刻的馬拉度納,在阿國半場靠近中線右路約10公尺之處,再一次接獲了隊友的控球傳輸。按照他的盤算,本來想要先盤球越過中線,等到其他鋒線上的隊友陸續就定位,才要展開另一波短傳,組織後續攻勢的計劃……

但隨著英格蘭中場與後防球員因不想再次失球所改變策略的全盤壓上,一對一緊迫盯人的對應下,逼得馬拉度納找不到任何空檔得以傳出腳下的足球。於是,天蠍座(10月30日)的小馬哥決定放手一搏,賭命似地自己帶球過人,往前一路直衝。

一個人?單行道?

一個人,是的,單行道,是的。馬拉度納沒有任何協防,也沒有小組「撞牆式」短傳,一口氣盤球跑了半個球場。只用足下華麗且絕無拖泥帶水的盤球,完璧閃過了英格蘭陣中所有攔阻他的對手……當然,還有最後的防線希爾頓。

馬拉度納,天才、天才、天才。那兒、那兒、那兒、那兒、那兒、那兒。球進啦、球進啦。我要哭啦,上帝啊。足球萬歲。這是什麼進球?馬拉度納的進球,馬拉度納。原諒我的哭泣,馬拉度納,為了這一個令人難忘的突襲,為了這個從古至今最偉大的進球。

宇宙小風箏,你是從哪個星球來到人間?你將眾多英格蘭人甩到身後,你讓阿根廷握緊拳頭哭泣。阿根廷2比0英格蘭。馬拉度納的進球、馬拉度納的進球,馬拉度納。感謝你,上帝。為了足球,為了馬拉度納,為了那些淚水,為了阿根廷2比0英格蘭。

——烏拉圭籍現場解說員Víctor Hugo Morales Pérez,全世界最經典的運動直播畫面之一,不。沒有之一。

球,再次絕殺了英格蘭的大門。阿根廷,馬拉度納,取得了兩球的領先保險分。

到了下半場第36分鐘時,英格蘭前鋒名將萊克爾(Gary Winston Lineker)積極討回了一球。然而最後的哨音響起,阿國仍舊以二比一的比分,快意淘汰了英格蘭,也在足球場上結結實實報了福克蘭戰爭的怨氣。(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

送走了英格蘭,阿根廷在馬拉度納與其他好手的領軍下,繼續以二比零和三比二的成績,擊敗了比利時和西德國家代表隊,站上世足賽的峰頂。以七勝一平的佳績,贏得阿根廷的第二座世界盃獎座;個人攻入武球的馬拉度納,一夫當關,更獲選為當屆大會的MVP。

值得一提的是,馬拉度納這第二顆的過人進球,在西元2002年時被國際足球總會票選為「世界杯歷史上最偉大的進球」(Goal of the Century)。

縱使在不少媒體或對手的刻意渲染下,馬拉度納自大又狂妄,可回憶起當年的進球,「小馬哥」倒是客觀(咦?)的讚許道:

英格蘭的防守可能是「世界上最有紳士風度的」,如果他們像當時很多後衛球員粗魯、暴力地將他絆倒的話,根本不可能踢進這一顆精彩進球。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