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陌路》:我們目睹新疆再教育營的宣傳把戲,但有些記者竟然買帳

《中國陌路》:我們目睹新疆再教育營的宣傳把戲,但有些記者竟然買帳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一週我們欣賞了數百位維吾爾人一同唱歌跳舞,但他們明顯就只是在扮演別人,笑容下的眼神中都露出一絲恐懼。這比一般的監獄還要慘,因為他們必須違背自己意願扮演他人,假裝在中國政府統治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文:麥可・史密斯(Michael Smith)

中國的少數族群

二〇一九年七月,新疆

那次前往新疆採訪的行程真的讓我大開眼界,我見識到中國政府竭盡全力編撰故事的本事,以及整個國家所能動用的資源。

事情發生在中國最西邊省份新疆的一間教室裡,那其實算不上是真正的教室,只是一個供人參觀的假教室。那天我看到的一切全是捏造的,包括學校、課程、學生唱跳的歌舞、學生、老師、負責接待的政府官員以及他們事先背好的種種說法。就像一九九八年金凱瑞(Jim Carrey)主演的《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假造的田園般美國小鎮和數千名演員搭配演出,這一切都經過精心策劃,只是演給採訪記者看的劇碼。

二〇一九年七月的一個夏天清晨,我見到了二十五歲的學生柯班姜(Qurbanjan)。他是維吾爾族人,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突厥少數民族,他們和中亞的淵源要比東邊的漢人來得深。

在中國西邊這個緊鄰蒙古、哈薩克和吉爾吉斯的偏遠省份新疆大約住有一千一百萬個維吾爾族人,這個地區是古代絲路必經的貿易路線,但早從清朝開始就被中國統治,之後歷經國民黨和共產黨多次改朝換代,始終沒有機會獨立。維吾爾族人的文化上和漢民族相距甚遠,但是從一九九〇年代開始,漢人卻大量移入新疆。

柯班姜當時就坐在中國政府稱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二樓的教室前排。教室明亮寬敞又通風,夏日微風徐徐吹進教室敞開的窗戶裡。他和十多名學生趴在木製小課桌上認真地在教科書上抄筆記,不時停下來用普通話覆誦。

我和其他十多名記者受邀前來參觀這所學校。自從聯合國在二〇一八年八月指出有一百多萬維吾爾人被囚禁以來,再教育營就一再成為媒體的頭條。中國政府認為邀請我們來參觀這種版本的新疆再教育營,可以杜國際悠悠之口,但我們始終沒有見到真實的再教育營,只看到中國官方要我們看到的迪士尼歌舞劇版。

那一週我們欣賞了數百位維吾爾人一同唱歌跳舞,但他們明顯就只是在扮演別人,笑容下的眼神中都露出一絲恐懼。這比一般的監獄還要慘,因為他們必須違背自己意願扮演他人,假裝在中國政府統治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我從教室幾十個人裡隨意選中了柯班姜。他個頭很小,頭髮梳得很整齊,穿著黑色POLO衫,看起來不到二十五歲。我由一位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通譯陪同交談,這個辦公室設於一九九一年,專門負責協助各國傳遞中國的資訊。

訪談過程中,其他該辦公室的官員也始終徘徊在附近,不敢稍有懈怠。我一靠近柯班姜就可以感覺到他心裡的想法跟其他班裡的維族學生一樣,就是「拜託別選我!」但他對於記者的提問已經做好準備,而且是滾瓜爛熟、應答如流。

「你來這兒多久了?」我問他。

「一年。」

「你在這裡都學些什麼?」

「普通話、中國法律和法規,還有職業技能。」他這麼回我,他說的普通話指的是中國的官方語言。

「你怎麼會被送到這裡來?」

一聽我這麼問,柯班姜沈默地清了一下嗓子,他盯著天花板一會兒,好像是在回想事先背好的內容。過程中只見他整個人站得筆直,雙臂緊貼褲縫,像在閱兵一樣。

「因為我用手機看了一些激進宗教團體的文章,看完又把它們存起來。那些言論主張我們是維吾爾族,維吾爾族生來就是穆斯林,但我們住在不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所以我們一定要找機會清除這些異教徒,或者把他們趕出去。」

我問他知不知道在手機上儲存這些言論是違法的:「你當時知道自己這樣做是違法的嗎?」

「我當時不知道。」他這麼說,但卻不讓我再問下去,緊接著搶先道:「我還沒說完。」他讓我想起孩子在演話劇時,背好的台詞在關鍵時刻被人打斷的樣子。

「身為穆斯林,我們的職責就是要殺光異教徒,殺的越多就越有機會上天堂。我讀完這些激進言論後,自覺一個人無法殺死這麼多異教徒,所以我就在騰訊QQ(中國的即時通訊軟體)和微信上散播這些言論,希望能讓更多人參與。」

「我同時也在網路上搜尋自製炸彈的方法。」

實在很難相信眼前站著的這個緊張男孩是想要進行大屠殺的宗教極端份子。他接著告訴我,他買了打火機、電池、爆竹還有「其他東西」來製造炸彈。後來他村裡的公安發現他在製造炸彈,他沒有因此入監服刑,而是「受邀」到這個職訓營來治療自己的激進主義。

他的說法就跟這趟再教育營之旅的其他事一樣很沒有說服力。同行中有名加拿大記者,過去曾在中東和真正的恐怖份子相處過一段時間,這時他也跟著提問:「你買了製造土炸彈的原料,卻沒有因此被捕?」他的語氣中透露出難以置信。

柯班姜跟我在這遇到的維族學生一樣,都堅稱自己是自願來到這裡。之後我們去參觀宿舍,看他睡的鐵床。他說他正在接受能協助他找到工作的職業訓練,希望有天可以結婚。課後,他和其他學生一起到四周都是圍牆的操場上打籃球。

疏勒縣職業技能培訓中心離中國最具異國情調的城市喀什只有一小時車程,喀什是中國遙遠西邊的綠洲城市,過去是古絲路上重要的驛站。我們到的前一天已經由專人陪同前往這座古城參觀,算是中國政府安排對外宣傳維吾爾文化的參觀行程。

儘管有著獨特風味,但是「古城」其實經過大幅現代化翻新,大部分地方都已經用現代混凝土重建。我們坐上高爾夫球車參觀各式各樣的商店,有陶罐店、樂器店、銅器店和花帽店。每位記者身邊都有一位配戴麥克風和耳機的年輕女性導遊,他們還帶我們去參觀一個「傳統的」維吾爾家庭,聽那家人演奏當地的樂器,招待我們吃水果和棗子,整張桌子都擺滿了各式農產品。若不是有政府專人跟著,我們不可能看見這些畫面。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