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1984」對談二:篡改歷史的藝術

《方圓》「1984」對談二:篡改歷史的藝術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國,現在九五後、零零後的年輕人和我們八十後對歷史的感覺應該是不一樣的,我們八十後的認識比較接近苦情戲,但現在的年輕人更多是大國崛起、作為贏家的自豪。

(《方圓》編按:文學及文化季刊《方圓》,每期邀請各領域的創作人、評論人與學者等就文化主題對談,「1984」一期包括政治、傳媒與文學藝術等角度,從決定香港前途的1984年講到《1984》的政治預言。以下節選部份內容,原文約一萬八千字。)

時間:2021年11月3日
地點:香港文學生活館
主持:鄧小樺(作家,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方圓》總編輯。下稱「鄧」。)

與談人:

馬嶽(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香港政制及民主發展史研究者。下稱「馬」。)
方可成(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助理教授,被刪號的中國公共知識份子。下稱「方」。)
黃嘉瀛(藝術家,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碩士畢業。下稱「黃」。)

鄧:《1984》中,溫斯頓對歷史的敏感度很高,和我們殖民統治下生長的人有很大分別。我讀小說時會想,這個人和我的思維真的完全不一樣。

馬:小說的藍本是三、四十年代的蘇聯,史太林年代的大清洗中連相片都要修改,例如要把某個人從領導層的合照中抹走,畫成其他東西。

鄧:可成若講中國的情況,可以講三日三夜(眾笑)。

方:這個話題真的很大(笑),我把六四後的變化當為主線來談吧。中國在九十年代初開始了「愛國主義教育」,這對教材、媒體生產系統等等都有大影響。談到這一套歷史敘述,竄改事實當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整個敘事的方式也是很重要的,簡單來說就是強調屈辱的受害者敘事,例如共產黨領導中國走出了西方列強欺辱以來的波折苦難。從九十年代開始,課本一直都是這樣,社交媒體的整合則是最近五年、十年的一個主要變化。現在九五後、零零後的年輕人和我們八十後對歷史的感覺應該是不一樣的,我們八十後的認識比較接近苦情戲,但現在的年輕人更多是大國崛起、作為贏家的自豪。現在宣傳的方式也有變化了,運用不同視聽媒體,比如有一套重要的動畫《那年那兔那些事兒》,它把國家萌化為動物,但它的敘事,我覺得是挺法西斯主義的,我們應該給它做做話語分析(眾笑)。

AP_90041907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這一代對歷史的認識雖然是苦情戲式的,但還是會意識到它的刻板,你能夠看出是官方的敘事。回答歷史試卷時,我們當然會背誦要點、按照標準作答,但內心並沒有被說服。很多人會覺察到歷史是有禁忌的,知道它被審查過,所以有動力去尋找更多資訊,當年的互聯網的防火牆也還沒那麼高。比如我04年上大學的年代,大學宿舍裡有個內聯網,大家會在上面傳六四的紀錄片。現在已經沒有這一套了,大概愈來愈少的年輕人知道這一日發生過甚麼。前幾年有一間共享單車的公司在6月4日做活動,還用了坦克車的符號來做宣傳,有坦克圖標的單車可以免費騎行。最近小紅書也在6月4日那天在微博上發帖:「大聲告訴我,今天是甚麼日子」,其實原本是想說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可以放假了(眾笑)。當然也會有知情的年輕人,但其中有不少支持當年政府的做法,覺得學生是錯的,亂來的。所以我覺得整體的敘事沒有本質的變化,但是從負面的、悲情的受難敘事轉向了正面的強國敘事。

鄧:我比可成年長,小時候看大陸電視,星期日早上九點都會播甲午戰爭的電影,有個士兵目睹戰艦沉沒痛哭,每個星期日一早醒來就看他哭,真的給我留下很大創傷,我那時對之很有牴觸情緒。我作為一個七十後,完全不想進入這種悲情敘事。

方:小樺這個看電視的經歷,正正說明那時你沒有選擇,但現在年輕人太多東西可以選了。《1984》只有懲罰沒有獎勵,有人會把這一點和《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比較,比如《娛樂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這本書很出名,裡面就直接對比了這兩種反烏托邦,並認為《美麗新世界》才更接近世界的現實。所以過量的信息,尤其是讓人分心的娛樂信息,本身也構成一種審查。

鄧:是不是說網軍的其中一個方式並非真的要辯論或者罵人,而是就只是把你從原有話題上轉移視線?

方:是的,國外也有相關研究,把這稱為cheerleading,網軍只說政府好話,而不是直接跟罵政府的人對抗。《1984》提供了很好的理解框架,但始終有局限性,還有很多新的現象。

鄧:《1984》裡竄改的是報紙,可見整個社會都是停滯的,報紙和歷史的關係仍然很緊密。我還想問問可成關於假新聞的問題,如果假新聞一直這樣累積下去,形成了一套歷史的敘述的話,從媒體研究的角度,這對公民來說會有怎樣的影響?

方:這種特別過分、特別可笑的造假,大家還是可以看清楚的,比如大躍進期間的生產數據,現在還是會在網上被拿出來取笑中國官方宣傳。另外也有研究發現——至少十年前做這個研究時是這樣的——相對於《人民日報》這些官方媒體,大家其實更願意相信市場化的商業媒體提供的信息,所以公民其實還是有一定的判斷能力,有一定的選擇空間。

但政府同時也在提升它的能力。當然有些假新聞仍然做得很粗疏,很容易就會被揭穿,產生反效果。比如幾個月前,很多中國傳媒引述了一位偽造出來的瑞士生物學家Wilson Edwards,他批評美國向主張新冠病毒的起源與中國無關的專家施壓,結果瑞士大使館出來澄清瑞士沒有一個公民叫Wilson Edwards。但政府的手法愈來愈精密,讓你不能簡單將它界定為假新聞,例如放大某部份的偏頗信息,或者包裝成適合社交媒體傳播的方式。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