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洛西訪台成為中美之間的「膽小鬼」遊戲,更讓習近平陷入兩難之境

裴洛西訪台成為中美之間的「膽小鬼」遊戲,更讓習近平陷入兩難之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的兩難之處在於,如果採取的軍事行動力度不足,將無法向國內民眾交代;而如果力度太強,又擔心和美軍發生軍事衝突。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美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的訪台行程已變成中美之間的「膽小鬼」遊戲。上週四拜習會兩個多小時的通話,應該直接談過這個話題,習近平稱,「民意不可違,玩火必自焚,希望美方看清楚這點」,就是對拜登(Joe Biden)發出警告

對北京來說,裴洛西訪台的要害在於它的象徵性,包括兩個方面:一是裴洛西作為美國眾議院議長、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的身份所具有的象徵性;二是美國作為當今世界頭號強國和中國主要競爭對手所具有的象徵性。此種象徵性讓裴洛西訪台一事變得非常敏感,會被北京解讀為對中國主權的公然挑釁,這是北京不可接受的。

有看法——包括美國官方——認為,美國眾議院議長訪台又不是第一回,二十多年前就來過了,因此北京不應大驚小怪,把它視作美國對中國的冒犯。這樣理解是根本不瞭解北京的想法,正如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就裴洛西訪台向聯合國主流媒體吹風所說,「美方曾經犯過的錯誤不能成為另一個錯誤的藉口。」

換言之,北京從來不認為二十多年前美眾議院議長訪台是正當的,過去中國沒有力量阻止這事發生,不等於美國可以重來一次。

事實上,那次美眾議院訪台與今天的背景截然不同。那時台灣雖是李登輝當政,但還堅守中華民國,李本人當著金瑞契(Newt Gingrich)議長的面,公開表示追求兩岸統一是台灣的目標。很難想像蔡英文會當著裴洛西的面說這種話。

主張強硬,順應民意

問題還在於,這是裴洛西第二次動訪問台灣的念頭,並且得以成行。今(2022)年4月,裴洛西打算在訪問日本時率議員順道造訪台灣,後因確診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被取消行程,也許真實原因是訊息曝光後北京在背後施壓了壓力,北京或許認為,她應該不會再去台灣了。

假使是這樣,現在裴洛西執意訪台,而且是在拜登已表態委婉不贊成的情況下,在北京看來,行為比上次更惡劣,如果對此沒有強硬反應,北京的「一中原則」就會徹底喪失它的政策權威,台灣問題會因裴洛西的此次訪台而完全國際化。

此前,拜登政府已經讓台灣由美中之間的拉鋸戰變成一個國際議題。接下來,西方國家有可能效仿美國,派出本國的議長或者政府高級官員訪台。

假如出現這種後果,中國民眾會把責任算在習近平頭上,因為他沒有用強硬手段阻止裴洛西訪台。習一直在用中國崛起和民族復興的話語和旗號塑造民眾認知,讓民眾認為在他的統治下,中國已經強大,但如果北京不能阻止裴洛西來台訪問,或者不對裴洛西訪台採取超乎尋常的軍事行動,讓美國或者台灣付出代價,中國崛起在民眾眼裡就變成虛幻,他們會有一種受騙的體驗。

從中國的網路和社交平台看到,大部分民眾對裴洛西的訪台不是憤怒,而是拍手稱快,比美國民眾更希望她去台灣,他們十分願意看到北京的激進反應,認為這是讓中國武統台灣的難得機會。可想而知,若北京的軍事行動沒有達到他們的期望,將會是何等失望。

另外,習現在的民望比四月更差,四月雖有俄烏戰爭帶來的中國戰略困局,但他還能借著去(2021)年對疫情的控制以及今年二月冬奧會的舉辦維持他的權威,可這之後長達兩月的上海封城以及經濟的急劇衰退造成民心大跌,如果他不能在裴洛西訪台一事上採取強硬姿態,將會失去左派、愛國民眾以及軍方相當一部分人的支持。

尤其考慮中共二十大在即,倘若他在台灣問題上示弱,黨內反對者會拿此事挑戰他,其他領導人亦有可能會把這視作一個機會,主張強硬以順應民意,習很可能鎮不住局面。凡此種種,都使得習必須強硬。中國外交部、軍方發言人以及官媒的超強表述還有正在進行的各種軍演,遵循的都是此一邏輯。

假如裴洛西在北京的強硬表態面前「知難而退」,放棄訪台,這是對習最好的結果,官方會把它宣傳為中國的重大勝利,因為北京對美國在台灣上探明出了一條真正的不可跨越的紅線,從而習的個人權威會進一步上升,前期因疫情和經濟下滑帶給他的負面影響至少在二十大前會一掃而光,黨內高層更無人敢質疑他的連任。

對中國的重大勝利當然同時意味著對美國的重大挫敗,所以,不僅裴洛西本人不會在北京的「文攻」下嚇退,事到如今,拜登政府也只有挺她訪台。

AP2221222287448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不想在二十大前發生軍事衝突

需要探討的一個問題是,在裴洛西訪台這事上,習真的想對美強硬還是出於政治需求?

有此提問,是因為也有很多人覺得,北京最後還是會認慫。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應該是兩者皆有。作為一個民族主義的領導人,習對美國的頻踩紅線之舉,不能不感到生氣,本能地要強硬;但另一面,也是政治之需,在目前這個微妙時刻,需要表現出一種強硬的態勢。

不過這樣也就遇到一個棘手難題,即什麼樣的軍事手段,才是強硬之舉,滿足民眾的期待?畢竟中國面對的是美國,解放軍面對的是美軍,如果手段過於強硬,和美軍發生衝突怎麼辦?不排除解放軍的某種強烈軍事行動和美軍的護航發生擦槍走火,甚至升級為一場軍事衝突,那麼北京是否做好了對抗升級的相應準備?

有理由認為習近平是不想在二十大前,哪怕和美國發生一場小規模的軍事衝突。對他來講,一切的一切,確保二十大順利舉行,成功連任。儘管他不斷強調面對風險要有底線思維,但也不想節外生枝,影響二十大。求穩是北京在目前階段的主旋律。之所以對裴洛西訪台表現出強硬的一面,亦是考慮不這樣會影響民心,從而導致二十大出現某種不利變化。但若因為強硬而和美軍發生軍事摩擦,同樣會影響二十大,不利習的連任。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