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幫傭在「姦情」曝光後竟敢再次主動上門,這真的是民風保守的巴基斯坦嗎?

女幫傭在「姦情」曝光後竟敢再次主動上門,這真的是民風保守的巴基斯坦嗎?
飽受邊緣性人格障礙之苦的古杜,在有病識感時期坐在小村外不知如何抑制病情的沮喪模樣,令人心疼|Photo Credit: 亞瑟蘭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拉納女眷們都認為古杜是被史美拉下了血咒,因此四處探聽民間術士之際,我則透過網路搜尋,赫然發現,古杜的所有行為症狀,完全符合一個還十分「新穎」的精神病徵:邊緣性人格障礙。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如此兇狠的一面。

那天,當史美拉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拉納家門口和拉納家中女眷們互相叫陣時,我還並不知道。

忘了是誰來敲房門告訴我的。

「怎麼可能?」這是我當下的第一個反應。

史美拉,有夫之婦,生有四個孩子,帶著她的孩子們在拉納家裡幫傭,比較年幼的兩個孩子,幾乎可以說是在拉納家裡長大的。當年輪邁入公元2019年時,已經來到史美拉在拉納家幾乎自由進出的第五個年頭。

也是在那年夏天,史美拉被我這個從國外來的「情敵」,從拉納家門趕出去,其中細節,另有故事。

總之,當我在房間聽到消息時,不可置信地問了至少三次,確定真的是史美拉本人就在門口,我便立刻衝出房間,滿腔憤怒、直接往她身上搥。拉納家的女眷,看到我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便也張牙舞爪全往史美拉撲去;我們三、四個女人,有的撕她衣服,有的抓她身子,有的扯她頭髮,扭打成一團。而史美拉則專心一致,只朝我攻擊。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