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外來者》:東德的北越契約工薪資被國家抽12%,懷孕女工為保工作選擇墮胎

《誰是外來者》:東德的北越契約工薪資被國家抽12%,懷孕女工為保工作選擇墮胎
圖為1988年5月1日,在萊比錫參與工人示威的越南移工。Photo Credit:Friedrich GahlbeckCC-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越契約工在東德期間結婚、生子更是犯了大忌,按照雙邊協議,女契約工一旦懷孕得立即通報上級,再來只有兩條路可以選,若不接受墮胎,便只能踏上被遣返的回鄉之路。儘管知道規定,但當時來東德的移工缺乏正確的避孕知識。

兩德統一後,越南契約工再無必要避諱懷孕,也因此在1991年出現一波越南移民嬰兒潮。

勞力抵國債

不僅人身自由與懷孕生子受到規範,這群來到東德的越南契約工,抱著美好憧憬來到異鄉工作,上工後才發現和想像的不一樣。

根據雙邊協議第九條,契約工上工前僅會接受一個月至三個月的職前訓練,讓他們「擁有德語與未來工作的基本技能,並告知健康與職業安全規範、防火的細節,以及工作與休閒時間需注意的基本事項。」更令人驚訝的是,當初東德政府並未針對特定族群招募契約工,他們擁有的職業技能與學科背景大相逕庭,包括醫生、工程師、教師、經濟學家等知識分子或高技術人才,但他們大多在東德僅能從事低技術性的粗重工作,因此倍感挫折。

根據統計,1989年,約6萬名越南契約工受雇於東德650家國營企業,多數從事流動率特別高,且東德勞工不願意做的工作,例如三班制或體力活。高達四分之三的越南契約工從事輪班制工作。09儘管普遍認為工作內容不符預期,但契約工並無更換工廠或職務的自由。他們不如獲得西德收容的越南難民,能依據過去的專長獲得長期職業培訓、繼續深造或謀職。

此外,儘管東德與越南政府的協議中明定,這些越南契約工與東德勞工享有同等薪資權利,實際上他們卻以無經驗技術的勞工(unskilled workers)身分受雇,前6個月僅能領學徒等級的薪水。

目前住在下薩克森邦的旅行社老闆杜芳(Phuong Do)即為一例,當初由於父親在戰爭中喪生,她符合來東德擔任契約工的資格。1987年,杜芳才剛念完高中,19歲即隻身來到東德的羅斯托克,只上了兩個月德文課,便被分配到當地一家製衣工廠,工作並不複雜,只負責縫製口袋。

「工資是依據我能做出的衣服件數,做愈多、賺愈多。」為了攢足夠的錢寄回家鄉,越南契約工相當拚命。據她描述,「其他德國同事只在規定的時間工作,但越南工人連休息時間也上工,想把握機會賺更多的錢。」

但他們賺的錢卻並非全數進到他們口袋,為了填補越南政府外匯缺口,越南契約工淨收入的12%由雇主扣除,這一大筆錢直接匯給政府。這樣不平等的待遇,工人們事先完全不知情,即使後來得知,也只能委屈往肚裡吞。

相較西德接收的越南船民,一取得難民資格,即能獲得政府每月給予的零用金與失業給付等福利;在東德的越南契約工則得犧牲個體自由,以勞力換取一部分得上繳國庫的工資。這也凸顯出民主與共產政體之間的極大差異,前者著重不同難民的差異,給予人道救援,後者則僅將契約工視為勞動力的群體。

難民與契約工,不僅是身分上的差別,也清楚體現了民主國家與共產國家,人民對自身命運,有多大程度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註釋

05 (GIZ, 2007) The Vietnamese Diaspora in Germany: Structure and Potentials for Cooperation with a Focus on Berlin and Hesse, pp.6
06 (GIZ, 2007) The Vietnamese Diaspora in Germany: Structure and Potentials for Cooperation with a Focus on Berlin and Hesse, pp.6
07 Love was not something that was supposed to happen(Bruderland)
08 vietnamesen-in-deutschland-phuongs-traum(Stern)
09 (GIZ, 2007) The Vietnamese Diaspora in Germany: Structure and Potentials for Cooperation with a Focus on Berlin and Hesse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誰是外來者:在德國、臺灣之間,獨立記者的跨國越南難民探尋》,聯經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訪問逾50人、越洋串聯德國與臺灣,獨立記者從心而發的萬里追尋。

他們以肉身化作橋樑,來到島嶼,

帶著記憶、文化與語言,從此他鄉變故鄉。

「當我們面對移民或難民,不再是以面對特定外來族群的態度,而是以同為人的身分,在同一塊土地上,往『我們未來如何共同生活』的目標邁進,這個社會是不是就不會這麼分歧了?」

你知道,臺灣曾經接收過難民嗎?

他們在高雄、木柵、澎湖……在你我身邊生活超過40載。

為什麼我們幾乎對這段歷史一無所知?

賭上生死的「船民」

1975年4月,越南共產黨拿下西貢,內戰長達20年的南北越就此統一,然而戰爭結束並未帶來和平,反而讓載滿難民的船飄蕩海上。這些「船民」逃難異國,他們的移居擴大了人們對民族與國家的想像。

映照德國與臺灣,不一樣的族群融合之路

《誰是外來者》作者黃文鈴往返德國與臺灣,採訪超過50位越南移民,聽他們述說驚心動魄的親身經歷,書中並陳西德、東德、臺灣三地接收越南移民的方式、政策,探討理想的族群融合可能之道。

● 西德-70年代末,西德因納粹歷史而對越南難民產生共感,民間出資買下救難船,多次出航營救,接納德國史上首批大規模的亞洲難民。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線上直播論壇:以跨域創新生態系驅動循環經濟,10/14和你一同搶攻綠色商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將於10月14日辦理「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作為「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之前導活動,本場以2位循環綠色經濟的經驗談,探索更多綠色商機應用發展的可能性。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近幾年在科技、經濟發展以及環境的多元衝擊下,傳統商業經營模式出現了結構性變革,為了因應各產業的轉變,企業重新對焦各分眾族群需求,甚至在不同生態系之間,透過跨域合作或需求重組,滿足或建構多元市場的需求,推出創新服務價值。

尤其是在經歷新冠肺炎及氣候變遷的影響後,全球對於永續發展的議題更加重視,提倡環境友善的「循環經濟」成為綠色商機下受到高度關注的議題。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透過「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輔導,協助中小企業在綠色經濟的發展有個一個良好的方向,以跨域創新及轉型的實踐,逐漸有了豐碩的成果,也為生態系的發展,增添更多的可能性。

為了讓更多人體驗到企業推動效益,經濟部將於今年10月22日至25日,攜手數位發展部,掌握時下數位與綠色關鍵議題,在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舉辦「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圍繞「數位雲」、「永續雲」、「體驗雲」三大展示主題,打造數位、綠色、虛實整合的展場體驗。除此之外,現場還有綠色生活、臺灣特色店家消費體驗,以及數位轉型與綠色永續主題論壇等精彩內容,歡迎前來親自體驗!

【2022年數位綠色雙轉型聯合成果展】活動資訊

  • 日期:10月22日-10月25日
  •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 報名網址:https://reurl.cc/m3KGZ9

「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由掌握關鍵核心能力的中小企業為主體,找到市場發展的關鍵方向,帶動跨領域業者共同合作、集體升級,結合綠色永續的概念,將不同產業領域相互串接,打造如生物炭、生態材料與虛擬電廠等多樣化的綠色減碳生態系,為臺灣中小企業擘劃新成長路徑!

立即報名加入跨域創新生態系—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論壇,搶佔數位轉型先機,共創未來!

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直播論壇,集結產業專家一次看

「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線上論壇將邀請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與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楊青山董事長,分別從「生物炭跨域應用品牌提升生態系」及「生態材料跨域鏈結生態系」的發展成果,與臺灣所有中小企業共同探討如何利用跨域生態系的發展力量,讓永續能成為每個人的日常生活。

循環經濟是由循環加上經濟,過往企業以獲利為主的商業模式,該怎麼結合生態系的每個資源及技術,達到永續及環保的目標?首場專題短講由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陳偉誠創辦人暨執行長主講,從木酢產品研發為起點,並於過程中,洞見產業的需求,以生物炭生態系的核心角色推動創新商業模式,從生活用品到建材,帶動包括化工、建材、檢測、應用到場域等跨界跨域的合作夥伴,持續延伸生物炭產品的各種可能。接著將由楊青山董事長分享京冠生技是如何將其引以為傲的發酵技術,透過生態系合作,找到不同專業領域的合作夥伴,實現了「你的天然廢料,我的加值材料,消費者的健康好料」夢想藍圖,轉型成為「材料開發」企業。

2022跨域創新生態系-循環綠色經濟大商機

  • 活動時間:2022年10月14日
  • 活動形式:YouTube線上直播
  • 活動講者:陳偉誠 創辦人暨執行長(盛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楊青山 董事長(京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活動主持人:劉姿麟
  • 活動內容: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