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偽裝的改革者》:台獨、美帝和中共,蔣經國的「三合一」敵人

余杰《偽裝的改革者》:台獨、美帝和中共,蔣經國的「三合一」敵人
Photo Credit: Devan Hsu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今天的中國與台灣,鄧小平和蔣經國政治神性依舊。而本書認為這是華語世界最巨大的神話和最可怕的迷思。作者余杰別出新意地把鄧小平和蔣經國放在一起比較分析,挑戰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的《鄧小平時代》和陶涵(Jay Taylor)的《蔣經國傳》這類讓華語知識分子以為有西方背書、貌似客觀的歷史定論。

但蔣經國與美國人談話仍彬彬有禮,他的政權離不開美國的軍事保護。學者汪浩概括說,萬變不離其宗,「經國路線」的核心是「反共,親美,保台」。 然而,蔣經國內心並不親美,他的思想哲學生活方式與美國並不相同,但基於現實主義考量,要「反共」和「保台」,不得不採取親美政策。

進入一九八○年代中期,兩國的緊張關係轉移到人權和經濟兩個領域。雷根政府基於冷戰局勢出現緩和,不願支持若干雖反共卻獨裁的政權,坐視菲律賓馬科斯政權垮台。

一九八二年在美國洛杉磯成立的「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旨在「宣揚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與自由的決心,造成有利於台灣人民自決及自主獨立的國際環境」,在美國展開廣泛的遊說活動,促使美國國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案》等多項議案,對蔣經國政權造成巨大壓力。「畢竟國民黨政權本身即是殘存於冷戰時期東西緊張氣氛下的怪物,因此對於這種世局變動較之任何人都有著更深的感觸。國府不但不能再逆上世界潮流,而且也必須遵守『法律與正義』、『自由與秩序』、『和平與平等』等法則。」

江南案將美國對台灣人權狀況的批評推到最高點——國民黨情治人員和黑幫在美國暗殺美國公民,美國為之震怒,蔣經國及國民黨政權的國際名聲猛跌。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民主化決議案》,敦促台灣當局朝向完全民主化的方向邁進:「承認在野黨,廢除新聞檢查制度,實行完全的代議制政體」,「如果國民黨在推動民主的腳步上有所怠惰,美國將不惜以更激烈的方式要求台灣改變」。美方的壓力是台灣走向民主化重要推動力。

蔣經國晚年在內心深處將台獨、美帝和中共視為「三合一」的敵人。他對美國的怨恨,除了兩國在政治和經濟等方面的分歧及民族主義因素之外,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他對自由的恐懼——在他看來,自由是一種可傳染、無法抗拒的病毒,美國是其源頭。所有來自美國的東西,都包含有自由這種病毒。

即便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知識分子,也是病毒攜帶者(諷刺的是,他將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國留學,不惜破壞此前不准官員送唸中學的孩子留美的規定,專門為蔣孝文規劃一場瞞天過海的留學人才選拔「考試」)——而這種病毒必然危及其對權力的壟斷。果不其然,蔣經國挑選的接班人李登輝是一位留美歸來的博士,李登輝成為台灣民主化的推手和「民主先生」。

相關書摘 ►余杰《偽裝的改革者》:李登輝何以戰勝林洋港,成為蔣經國的接班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偽裝的改革者:破解鄧小平和蔣經國神話》,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余杰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鄧小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NO!
蔣經國建設台灣、啟動台灣的民主歷程?NO!
兩岸知識界的最大神話
被余杰無情犀利破解——

當習近平否定鄧小平、當蔡英文肯定蔣經國?
剝洋蔥般層層地剝去鄧小平與蔣經國臉上的重重油彩
揭露兩人作為獨裁者、屠夫和黨棍的真相

在台灣,「蔣經國神話」始終揮之不去;在中國,「鄧小平神話」更是雲山霧罩;在海外華語圈及西方研究中國問題的媒體和學術界,這兩種神話更是彼此交織,剪不斷理還亂。

華語知識界大多已經否定了毛澤東和蔣介石,卻同時把鄧小平和蔣經國兩位獨裁者的政治繼承人定義為「改革者」。鄧小平一手主導中國的改革開放,創造出全球經濟奇蹟。蔣經國則推動十大建設,解除黨禁、報禁,把台灣帶入民主體制。

2018年,《美麗島電子報》公布《2018年六月國政民調》,其中一題是「您認為在以下這幾位總統任內,哪一位最能夠堅持或是代表台灣價值?」。結果,蔣經國排序第一,其支持度高於直選產生的後四位總統的支持度總和。2020年,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顯示,針對蔣經國的評價,有高達84.8%打出及格以上的分數,只有5.7%打出低於60分不及格的分數。

在今天的中國與台灣,鄧小平和蔣經國政治神性依舊。而本書認為這是華語世界最巨大的神話和最可怕的迷思。作者余杰別出新意地把鄧小平和蔣經國放在一起比較分析,挑戰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的《鄧小平時代》和陶涵(Jay Taylor)的《蔣經國傳》這類讓華語知識分子以為有西方背書、貌似客觀的歷史定論。

余杰指出,鄧小平和蔣經國共同的政治本質是:

  • 都留學蘇聯,都是不同程度的史達林主義者和平庸的黨棍。
  • 都是不穿軍裝的軍人,都沿用蘇聯的政工和政戰制度,將軍隊打造成黨軍。
  • 都是手上沾滿鮮血的獨裁者,一個搞紅色恐怖,一個搞白色恐怖。
  • 都是表面上假裝親美,但骨子裡反美式民主和自由市場制度。
  • 都喜歡搞計劃經濟和公營企業,所謂經濟起飛不過是搭上美國便車的結果。
  • 兩人所謂的改革或推動民主化,都是在美國壓力下為拯救黨國的無奈選擇,而不是出自內心的價值和信念。

在本書中,余杰進一步分析了鄧、蔣的列寧式(或半列寧式)黨魁本質,闡明兩人均維護黨國體制、以黨代國,採用特務治國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比起更具卡里斯瑪魅力、統治更有個人風格的毛澤東和蔣介石,鄧小平與蔣經國更像是官僚體系之中的「平庸黨棍」,因此也更容易被包裝形塑為「改革者」。

「若不破除鄧小平和蔣經國之偶像崇拜,中國的民主化不可能啟動,台灣的民主亦難以鞏固。而否定蔣經國和鄧小平的神話,不是歷史虛無主義,而是破除宣傳假象、還原歷史真相。」——余杰

本書同時也是余杰的自我反思。他寫道,在二○○六年第一次訪問台灣以前,他對台灣所知有限,讀美國學者陶涵的《蔣經國傳》,不知道這是一本收錢寫下的歌功頌德之作;他受其影響,對蔣經國頗有好感,一直憧憬「中國的蔣經國」的出現,卻不知道鄧小平和蔣經國都不是戈巴契夫。直到此後他多次訪問台灣,得見彭明敏、林義雄、黃文雄等若干台灣民主運動的先驅,撰寫五卷本的《台灣民主地圖》系列,才如剝洋蔥般一層層地剝掉蔣經國臉上的重重油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