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王妃》:19歲的她在真正當上王妃之前,就已經表現得像個公爵夫人

《黛安娜王妃》:19歲的她在真正當上王妃之前,就已經表現得像個公爵夫人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莫頓形容:「她就像一隻心甘情願的小狗,當主人一吹口哨,就會來到跟前。」當媒體發現了這段王室戀情,黛安娜也真正告別了那段單純而平靜的日子,一場狩獵開始了。

文:艾洛絲.莫蘭(Eloise Moran)

把王子理想化的19歲女孩

訂婚前那個晚上,他告訴我:

「我只想讓妳知道,今晚會是妳這輩子最後一個自由之夜,好好珍惜。」

這句話就像一把劍刺進了我的心臟。

那是1980年,黛安娜.史賓賽19歲,朋友和家人叫她「Duch」(公爵夫人Duchess的簡稱),一個俏皮的綽號,這是因為在她真正當上王妃之前,就已經表現得像個公爵夫人。

她的父母為她買了一間新的三房公寓,位於肯辛頓(Kensington)一處豪華的高級住宅區裡,名為科勒恩公寓(Coleherne Court),那一年她搬進了公寓,和三位最好的朋友同居。

每週一、三、五她在匹黎可(Pimlico)的青年英格蘭幼兒園(YoungEngland Kindergarten)工作,另外兩天則當保母,一開始是在姐姐的幾位朋友家工作——這一群上流社會的有錢人,黛安娜稱她們為「天鵝絨髮帶」(Velvet Hairbands)——後來她照顧的是一間美國石油公司主管的小兒子。

和「天鵝絨髮帶」們混在一起,自然而然會在倫敦附近的肯辛頓精英區生活。這一群背景顯赫的上流社會女性,大部分時間是在上藍帶烹飪課,生下英國貴族的繼承人,還有在斯隆廣場(Sloane Square)附近的國王大道(King’s Road)上逛逛豪華商店。

根據黛安娜的傳記作者安德魯.莫頓的說法,這些上流社會的女性,「她們的價值觀、時尚、教養和態度,都落入一套自由不羈的固定類型,通常被稱為斯隆遊俠」。

雖然許多人認為黛安娜是斯隆風最早的代表人物之一,並且她出生在英國最古老的貴族家庭之列,但她卻覺得自己不一樣。她們是一群光鮮亮麗的天鵝絨髮帶,黛安娜卻很淳樸、缺乏自信。對於為姐姐的朋友們打掃公寓,賺取微薄1英鎊的時薪,她感到很開心。

男朋友太過麻煩——

而且我對感情沒轍,很糟糕。

黛妃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她曾經回憶:「我總是把他們拒之於門外,覺得他們太過麻煩——而且我對感情沒轍,很糟糕。」她仍然把自己稱為女學生(也許是指自己的不成熟),但是當時像她這樣年紀和背景的年輕女孩,多數當然不會繼續接受高等教育;她們通常會在婚姻市場「上市」。

她十分悠閒、非常開心的和三位樸實的室友生活在一起,她們是卡洛琳.巴塞洛繆(Carolyn Bartholomew)、安妮.波頓(Anne Bolton)和維吉妮亞.皮特曼(Virginia Pitman)。室友說,她們是一群「咯咯笑著做清潔工作的女孩」,空閒時會一起策劃,對毫無戒心的男性友人惡作劇。

黛安娜當時就有著「復仇性格」。莫頓寫道:「有一次她們的朋友詹姆斯.吉爾比(James Gilbey,前英國演員),一覺醒來發現他珍貴的愛快羅蜜歐(Alfa Romeo)汽車上沾滿了雞蛋和麵粉,像混凝土一樣凝固了。由於某種原因,在一次約會時詹姆斯讓黛安娜失望了,因此她便和卡洛琳一起展開了報復行動。」

這幾個女孩會彼此交換衣服穿,吃著麥片和巧克力度日,身為房東的黛安娜在她房門口貼著「小妞長」(Chief Chick)的招牌。這聽來和一般19歲女孩的生活經驗似乎一樣,只是黛安娜知道,她必須為了即將來臨的人生「潔身自愛」。

據說黛安娜有種預知能力(她一生都在尋求某種神祕力量),她從年輕時就有一種預感:自己的人生將出現某種職責,不過她想像的是嫁給外交官這一類的對象,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與「最高位」的查爾斯王子結婚。這位女王之子,也將是英國未來的國王。

剛開始他會每天打電話給我,

持續一週,然後接下來的三週不聞不問。

黛安娜與查爾斯初遇在1977年,當時查爾斯正與黛安娜的姐姐莎拉.史賓賽(Sarah Spencer)約會。黛安娜那年只有16歲,她記得自己還是個「身材矮胖、不化妝、傻氣的女孩」,但29歲的查爾斯王子仍然對她產生興趣。

晚餐後查爾斯與她共舞,並請黛安娜帶他參觀家族畫廊,這行程馬上被莎拉阻攔,她嚴肅的以姐姐姿態告訴黛安娜:「妳可以走了。」對於妹妹受到王子的注意,她感到惱火。

黛安娜回憶:「我只是有點驚訝,像他這樣的人怎麼會對我感興趣?」任何一個缺乏自信的人,都會出現這種想法,而在她與演說教練彼德.塞特倫(Peter Settelen)另一系列的錄音帶中,黛安娜進一步解釋:「事實上就是一位比我年長的男人——嗯,當然他的地位崇高,喜歡上了我,並且希望我和他在一起」。

她把王子理想化了,且罹患了一種症狀,我稱之為「被選中症候群」——認為自己是被一位優越的對象揀選出來,而自己配不上這一切。

1980年黛安娜在王子的30歲生日派對上與他重逢,她意外受到邀請,這讓姐姐莎拉非常不高興,因為當時莎拉是查爾斯時斷時續的「女友」。從那次之後,查爾斯開始追求黛安娜,連續見了幾次面,然後一起造訪巴摩拉城堡(Balmoral),黛安娜在她與科爾瑟斯特的祕密錄音帶裡承認,那一次的見面讓她「大為吃驚」。

黛安娜與查爾斯王子在結婚前總共只見了13次。「我們是逐漸相愛的,並不算戲劇化。愛情的火焰一下子就消失了。」黛安娜回想。後來她批評查爾斯的追愛技倆:「剛開始他會每天打電話給我,持續一週,然後接下來的三週不聞不問。」

她繼續說:「當他打來時,那種興奮感如此巨大而強烈,也讓我的三個室友瘋狂不已。」我相信這種忽冷忽熱的戀愛過程,對許多人來說都很熟悉。莫頓形容:「她就像一隻心甘情願的小狗,當主人一吹口哨,就會來到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