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歡迎光臨鬧鬼路邊攤》:有東西跟著我回家了,最後還是預防不了,對不起……

【小說】《歡迎光臨鬧鬼路邊攤》:有東西跟著我回家了,最後還是預防不了,對不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不是晚餐的問題,我們那個家現在已經不能回去了,我們要搬家,明天就搬,而且要快一點,越快越好!」嗄?「有東西跟著我回家了,最後還是預防不了,對不起……」女友放下緊繃的情緒,像是要宣洩一切似的,開始哭了起來。

文:路邊攤

別回家

我跟女朋友同住之後,發現她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習慣,不管是下班或出去逛街,她都會故意繞一段遠路後才回家。

譬如說,她的下班時間是下午六點,公司跟家裡的路程只有十分鐘,照理說她六點十分就可以到家了,但她都會跑去別的地方繞圈亂走,變成多花半個小時才能到家。

我曾經問過女友原因,她拖了很久才吿訴我眞相,是跟她的敏感體質有關係。

「我從小就很容易被不好的東西跟著,因為我阿嬤看得到,所以我每次帶不好的東西回家的時候,阿嬤都會帶我去廟裡幫我趕走。」女友非常認眞地跟我說:「可是阿嬤去世之後,我就不知道該如何趕走那些東西了,但阿嬤有交待過我,回家之前一定要在外面待久一點,那些東西會覺得這樣走來走去很無聊,自己就會離開了。」

看著女友正經八百的表情,我實在忍不住吐槽,眞的會有這種事情嗎?

我問:「那妳怎麼知道那些不好的東西還有沒有跟在妳後面?」

「雖然我不像阿嬤那樣用眼睛就能看到,但還是能感覺得到,特別是剛下班的時候,我就可以感覺到背後很多股視線,還有很密集的那種擁擠感,好像有人在我身後排隊一樣,我在外面繞得越久,這種感覺就會慢慢消失,代表他們全都離開了。」

雖然女友的說法很玄,但我還是相信她了,因為我還特地問過她的弟弟,女友弟弟跟我是前同事,一開始就是他介紹我們兩個認識的。

女友的弟弟說,女友說的都是事實,有時候女友把不好的東西帶回家的時候,阿嬤都會很生氣,因為那些東西可能會危害到家人的生命,以及房子的安全。

我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那些跟在女友身後的東西到底是多恐怖的惡靈啊?

直到那天親眼見識到之後,我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那天晚上我比較晚下班,正在公司收拾東西的時候,我接到了女友的電話。

「喂?你剛剛有回家嗎?」女友在電話中焦急地說,這個時間點來說,她應該已經回到家在休息了。

我說:「我還在公司,正準備要回去了,怎麼啦?」

女友的呼吸很急迫,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害怕什麼似的:「等一下你先不要回家,我們先約在○○漢堡見面,我有事情要吿訴你,有聽到嗎?總之你先不要回家就對了!」

○○漢堡是我家附近的一間連鎖速食店,我跟女友常常一起在那邊吃晚餐。

從女友的語氣聽來,家裡好像眞的出事了,怕刺激到她的情緒,我只能先答應她。

離開公司後,我馬上趕到○○漢堡找到女友,只見她獨自一人坐在位置上發抖,桌面上空空的還沒點東西。女友穿著短上衣跟短運動褲,這是她的居家睡衣,平常是不會穿出門的。

「妳吃過了嗎?我可以先幫妳點……」

我打算用食物先讓女友緩和下來,沒想到她馬上打斷我說:「現在不是晚餐的問題,我們那個家現在已經不能回去了,我們要搬家,明天就搬,而且要快一點,越快越好!」

「嗄?」

「有東西跟著我回家了,最後還是預防不了,對不起……」女友放下緊繃的情緒,像是要宣洩一切似的,開始哭了起來。

女友說,她今天回家之前,一樣在附近繞了半個小時才回家,她有自信那些東西已經不再跟著她了。

她回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浴室卸妝跟換衣服,她在浴室的時候,聽到房間裡傳來了聲響。

她本來以為我提早下班了,所以沒有多在意,但是等她出來看到房間的畫面後,她整個人崩潰了,手上只抓了手機、穿著居家服就逃到這裡,不敢再回去。

「家裡怎麼了?」我問女友,但她卻不願回答,只一直吵著說明天就要搬走。

「妳說要搬家也不是馬上就能搬,至少今天晚上還是要找地方睡覺吧。」

「我們先找旅館過夜,然後明天就找搬家公司來搬家,這段時間我們可以先搬回我家裡住,我的家人都能理解的,就是不要再回去了!」

我嘆了一口氣,說:「但我明天工作要用的東西還放在家裡,還有換洗衣物也要準備,我回家去拿這些東西,應該可以吧?」

女友咬牙瞪著我,看起來就是不想讓我去的樣子。

「我不會在家裡多停留的,拿了就走。」我說。

「一定要快點出來。」女友終於點頭。

我讓女友獨自留在○○漢堡,一個人回到家裡去拿東西,打開門後,我本來以為會看到慘烈無比的畫面,但家裡的一切就跟我早上出門時一模一樣,什麼都沒改變過。

搞什麼,一切都是她自己在嚇自己嗎?聽到屋子裡有其他聲音,就以為有東西跟著她回家了,唉……雖然在心裡這樣抱怨著,但答應女友的事情還是要做到,我到房間裡把明天上班要用到資料裝進包包裡,順便打包了我們兩人的換洗衣物。

該帶的都帶了,就在我準備要離開、走過客廳的電視時,我看到了。

我停下腳步,駐足在電視旁邊的櫃子前,目瞪口呆。

那個櫃子裡擺著許多我跟女友的合照,我們出去玩的時候,不管是國內或國外,我們都會選出一張合照擺在裡面,原本是充滿許多幸福回憶的櫃子,但現在卻完全不是那個樣子。

我跟女友在每張照片中的臉全都不見了,像是掉在地上被擦掉的嘔吐物,模糊成一塊令人作噁的顏色。

我從櫃子裡把一張照片從相框裡取出來,我用手指輕輕摸著照片的表面,臉部模糊的部分並不是特殊加工,上面沒有任何痕跡,好像照片原本拍出來就是這個樣子的……啪,喀啦喀啦。

櫃子裡似乎傳來什麼聲音。

我抬頭一看,發現櫃子裡每個相框的玻璃都以我跟女友的臉為中心點,逐漸在玻璃上蔓延出蜘蛛絲般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