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博物館「收藏當代」的政策與實踐(下):荷蘭「熱帶博物館」在解殖浪潮中如何轉型?

歐洲博物館「收藏當代」的政策與實踐(下):荷蘭「熱帶博物館」在解殖浪潮中如何轉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各博物館收藏當代的策略與目的儘管殊異,但相關實踐均反映了博物館對自身功能與定位的反思。新的收藏內容不僅拓展博物館既有的敘事視角與知識框架,亦帶來諸多有待思索的問題。

文:陽寶頤

當代收藏與民族學博物館的轉型政策

不同類型的博物館各有其擴充館藏的策略與目的,對於歐洲的民族學博物館(ethnographic museums)而言,收藏當代則是攸關其存續價值的迫切議題。

根植於歐洲海外貿易與殖民歷史、盛行於十九世紀的民族學博物館體現觀看「異域他者」(the exotic Other)的歐洲視角,在這樣的視角中,非歐洲文物按照地理區域與文明演化次序分類、組織,提供歐洲觀眾對比辨異的知識框架。

此知識框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逐漸受到批判質疑,許多民族學博物館紛紛被關閉、重組成其他機構組織或與藝術博物館合併。歐洲民族學博物館因其歷史包袱,如何擴展收藏與詮釋範疇以跟上不斷變遷的社會價值,並融入當代社群是極為重要的議題。對此,阿姆斯特丹的熱帶博物館(Tropenmuseum)提供一個值得著墨的案例【圖6】。

shutterstock_133268345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圖6】阿姆斯特丹熱帶博物館

熱帶博物館的收藏有不少源自阿姆斯特丹阿提斯皇家動物園(Artis)裡附設、落成於1858年的民族學展廳(十九世紀時,動物與來自非歐洲地區的文物作為歐洲認知下的兩類「他者」經常被合併收藏與展示),這批收藏於1910年時移交給當時名為殖民博物館(Colonial Museum)的熱帶博物館【圖7】。[1]

e59c96e4b889
Photo Credit: 阿姆斯特丹阿提斯皇家動物園內的民族學展廳一景,約攝於十九世紀末。阿姆斯特丹市檔案館藏,編號:000395000449
【圖7】

熱帶博物館的成立背景使其在如今博物館解殖浪潮中處於尷尬的位置:奠基於殖民歷史、其成立意在歌頌荷蘭海外權力的熱帶博物館,究竟如何對如今的全球化社會持續做出貢獻、吸引多元背景的當代觀眾,從而維繫其存在的意義?

對此,熱帶博物館採取的策略之一是收藏能夠體現獨特個人故事、記憶或詮釋的當代創作。例如,博物館在2006年時購買了伊朗當代藝術家霍斯羅・哈桑札德(Khosrow Hassanzadeh)的一組四幅肖像畫《恐怖分子》(Terrorist)。

畫中人物包含藝術家本人及其家人,每幅作品均附有文字標籤說明畫中「恐怖分子」的國籍、宗教、個人歷史與生活故事【圖8】。哈桑札德藉由這組作品質疑西方(媒體)視角中伊斯蘭與恐怖主義的過度連結,對於熱帶博物館而言,將該作品納入館藏也意在批判展示於歐美博物館中的伊朗文物往往與伊斯蘭宗教有直接連結,使理解伊朗文化的視角過於單一。[2]

e59c96e59b9b
Photo Credit: Khosrow Hassanzadeh, Terrorist (2004),320 x 200公分。此為熱帶博物館藏四幅Terrorist肖像畫的其中一幅,畫面中央人物為藝術家本人。阿姆斯特丹熱帶博物館藏,編號:TM-6269-1
【圖8】

如此對個體性(individuality)的關注亦呼應熱帶博物館自2000年後,致力於從民族學博物館走向文化史博物館(a cultural history museum)的定位。[3]

除了對個體性的關注,熱帶博物館近年來亦致力於呈現殖民集體記憶對當代社會的影響,並持續添購相關作品。例如,2020年底時博物館購入一件海地藝術家法比奧拉・讓・路易(Fabiola Jean-Louis)的攝影作品《波娃夫人的畫》(Madame Beauvoir’s Painting),該作品的色調與場景配置重現了荷蘭十七世紀肖像畫的風格【圖9】。

畫面中的女子看著一幅描繪著受奴役男子的裱框畫,畫中男性背上受奴隸主鞭笞而成的傷痕呼應著女子黃洋裝上的美麗花紋,隱喻跨越時代與世代的種族創傷。

該作品將在熱帶博物館2022年夏季新常設展「我們的殖民遺產」(Our Colonial Heritage)中亮相,該展納入博物館原有收藏以及富含殖民訊息的當代藝術創作(合作對象包括來自印尼與加勒比海的藝術家),強調殖民主義並非國家歷史的黃斑一頁,而是對如今荷蘭社會包括種族不平等、排斥與剝削等問題均有影響。[4]

1659600151552
Photo Credit: Fabiola Jean-Louis, Madame Beauvoir’s Painting (2017),131.1x 101.2公分。阿姆斯特丹熱帶博物館藏,編號:7243-1
【圖9】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例子是丹麥國家博物館(Nationalmuseet)2012至2013年的特展「帕瓦─我舞故我在」(Powow—We Dance, We’re Alive)。丹麥國家博物館的民族學收藏來自丹麥國王弗雷德里克三世(Frederick III, 1609-1670)的奇品收藏室(Kunstkammer)。

奇品收藏室在十九世紀初時被改建為公共博館對外開放,後於1892年併入丹麥國家博物館。跟許多歐洲的民族學博物館一樣,奇品收藏室將館藏按照進化論框架組織,例如,來自北美原住民的戰袍、武器與人體組織被認為是野蠻而殘忍的象徵,而被歸類為「文明的最低階」(the lowest stages of civilization)。[5]

丹麥國家博物館於1930年代廢除進化論敘事,並於1980年代推動文物歸還計畫,但直到本世紀初,始思索博物館展示如何與收藏源出的文化社群(source communities)有更深入的合作。[6]

除了持續推進文物歸還計畫,博物館的策展團隊亦於2011年拜訪美國蒙大拿州的「北方夏安族印地安保留區」(Northern Cheyenne Indian Reservation),向當地人購買當代服飾,包括北美原住民如今在帕瓦(Powow)集會中常穿的舞服。

這些服飾在特展「帕瓦─我舞故我在」中與博物館舊有的十九世紀印地安戰袍及帕瓦舞服聯袂展出,呈現特定材料、設計與紋飾的跨時代動態發展。

例如,展場中一件十九世紀戰袍與策展團隊,2011年在夏安族保留區購回的黃色連帽衫並置展示,以此說明印地安傳統珠飾原本是戰士突顯自身地位的個人裝飾,如今則成為原住民驕傲(Native Pride)的象徵【圖10】。[7]策展團隊強調,展覽旨在突顯印地安文化的變動性與連續性,而非過往西方視角中靜止、永恆的他者。

e59c96e4ba94
Photo Credit: 攝影:Arnold Mikkelsen,Mille Gabriel, “New Futures for Old Collections,” 282 (Available under CC BY-NC-ND 4.0)
【圖10】丹麥國家博物館特展Powow—We Dance, We’re Alive展場一景。左側展品為一件十九世紀北美原住民戰袍,右側為策展團隊於2011年時在北方夏安族印第安保留區所購買的黃色連帽衫與牛仔褲

為後代留下什麼?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