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千《現代身體的再現》緒論:在現代性的脈絡中,運動文化充滿著性別、階級、國族的隱喻

曾少千《現代身體的再現》緒論:在現代性的脈絡中,運動文化充滿著性別、階級、國族的隱喻
Photo Credit: 《現代身體的再現:十九世紀西方藝術中的運動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現代性的脈絡中,運動文化充滿著性別、階級、國族的隱喻。透過對於重要藝術作品的深入分析,我們將理解運動身體的再現,乃為喜劇、暴力、失落、秀異、動能的存在,蘊含多重的文化和美學意義。

本書另一重點是探索藝術家如何表現運動的階級文化特色?運動是否有助於跨越階級邊界,或是維持日積月累的階級藩籬?哪些運動在階級屬性上較同質化和封閉?哪些運動因商業機制的運作,而朝向大眾化和通俗化發展?

筆者參考社會學家布赫迪厄對於運動文化和階級習態(habitus,又譯作慣習)的研究,來思考現代身體的形塑及再現。布赫迪厄根據大量問卷統計分析,提出有關生活方式和品味選擇的社會理論。

他認為,一個人的運動行為取決於其經濟資本、文化資本、餘暇時間,並且關乎其衡量運動可產生的身體效益(外表、體力、健康)和社會利益(俱樂部會員資格、擴展人脈)。

簡言之,他發現運動深刻地反映一個社會階級對於身體的看法──如何使用身體、如何展現自我形象、如何透過身體表現尊嚴和秀異(distinction)、如何維持體態和動作節奏、如何顯示生活風格等。[4]

據此,我們便能理解在西方藝術史中,運動者的圖像大多呈現中上階層男性的身體形象和運動精神,承襲古典美學以表現其英雄般的體格和秉性,強調正當化和理想化的身體使用。而本書所討論的現代藝術作品,則展現不同階層的習態和身體觀念,也產生了有別於古典美學的風格形式。

e78fbee4bba3e8baabe9ab94e79a84e5868de78f
Photo Credit: 《現代身體的再現:十九世紀西方藝術中的運動文化》
封底

研究方法和章節介紹

為探究作品的風格和意義,筆者採用的主要研究方法是「時代之眼」(the period eye)和「臟腑之眼」(the visceral eye),這是歷久彌新的藝術史方法論,能夠指引我們廓清現代運動的藝術再現和視覺文化。

藝術史學者巴克桑德(Michael Baxandall)曾言,「時代之眼」乃是一個特定時空中,社會規範和文化習俗所形成的觀看方式。某一時代的人們會共享某些知識、技巧、習慣,用來觀看和評論藝術作品。[5]筆者將分析第一手文獻,檢視出版界和新聞媒體如何指引大眾從事有益身心的各種運動,以理解十九世紀人們對於運動現代化的看法。

除了從指標性出版品勾勒出彼時社會對運動的態度之外,本書亦從豐富的藝術評論去探究「時代之眼」,闡明人們對於視覺作品的各種見解。當時社會對於運動主題的作品有何評判標準和主流品味?觀看展覽的人們如何接受現代人體的圖像?諷刺漫畫和海報引起什麼樣的議論和迴響?

本書討論的畫作,無論是油畫、諷刺漫畫或海報,莫不圍繞著身體的主軸,訴求觀者的身體感知。這呼應著藝術史學家諾克林(Linda Nochlin)所談論的「臟腑之眼」,意指個體的觀看行為與身體感官是緊密相繫的,每一視覺經驗皆鑲嵌於歷史中每一具體的肉身之中。而創作者和不同時期的觀者、研究者,都各有身體的存在,其視覺感知和心理反應均與身體息息相關。[6]

創作者對於運動的理解,經常是透過本身參與過的運動體驗和實際觀察,進而產生投射和認同感。視覺圖像表現出運動者身體的韌性、施力、緊繃、伸展、鬆懈、靜歇等情狀,隨之牽引出觀者的激昂、歡欣、陶醉、緊張、感傷等不同反應。藝術家也希冀從視覺圖像延伸至空間中的觸覺和動覺,勾喚觸覺和肌肉運動的記憶。

限於個人能力和專書篇幅,本書難以涵蓋整個十九世紀西方藝術中所有的運動題材,也無法窮盡探討所有卓著的創作者和作品。希冀選擇五項重要的藝術和文化現象,透過以下五章內容架構,闡明現代身體的豐富情狀和文化意義。

第一章登場的是〈人體喜劇〉,討論杜米埃所作的泳浴者諷刺漫畫系列,刊載於1839年至1850年代的新聞畫報,呈現市井小民在浴場戲水、游泳、洗浴的活動。在杜米埃的筆下,環肥燕瘦的身體圖像具有雕塑般的量感,也傳達滑稽怪誕的趣味,交融高階藝術和通俗圖像的特色。隨著保健身體的新觀念興起,巴黎市民湧向公共泳池和塞納河畔,體驗水上運動,並滿足娛樂和社交需求。

p30-31
Photo Credit: 《現代身體的再現:十九世紀西方藝術中的運動文化》
頁30-31

寫實主義畫家庫爾貝在1856年至1869年創作的狩獵畫系列,為第二章〈憂鬱的鄉野運動〉析論的焦點。這些作品產生於狩獵權逐漸民主化之際,又正值動物保護觀念抬頭,富含時代意義。許多中產階級男子,透過狩獵來尋找刺激和鍛鍊體力,並彰顯社會階級和經濟地位。

熱愛打獵的庫爾貝,改變了狩獵畫的傳統模式,不再歡慶獵人的勝利,轉而流露獵人的憂鬱哲思。他凝視獵物的身體,哀悼動物的痛苦和死亡,引發寫實主義美學的倫理議題。

第三章〈勝負之外〉,探索竇加從1860年代到1890年代所繪的賽馬畫作,騎師和駿馬高貴優雅的身體動作為其創作著墨的重心所在。這系列作品一方面表達貴族階層標榜的運動家精神,另一方面刻畫資本主義下的運動商業化現象。

竇加採用犀利和動感十足的寫實視角,挑戰歷來賽馬圖的格套形制,也和攝影術進行對話。本章將竇加作品置於當時蓬勃的馬術文化脈絡,並探討藝術家的階級認同,以及他對於運動德性和美感的觀點。

第四章〈動能之美〉呼應第一章的水上運動主題,闡釋卡意伯特的划船作品。卡意伯特是印象派畫家和收藏家,擁有豐富的造船經驗,屢獲帆船比賽獎項。他在1870年代所描繪的划船男子兼具勞動者和漫遊者的身姿,和輕盈的船體合而為一,奮力帶動水流速度,達到專業運動水平。同時,卡意伯特的創作思維,應合當時人體生理學和運動科學的進展,具現動能的效率和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