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叫你寫的那個report好了嗎?下午meeting要用喔」你會痛恨同事這樣說話嗎?但或許他不是故意的......

「昨天叫你寫的那個report好了嗎?下午meeting要用喔」你會痛恨同事這樣說話嗎?但或許他不是故意的......
Photo Credit:Lara604@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可以看看自己平常是屬於哪一種語碼轉換,反正不要當第五種就好。

我號稱是「全永和最勤勉好學的中年婦女」,本來還想拿這13個字去打一個匾額掛在家裡,但我先生說做人要低調,我只好打消念頭。不過為了和這個江湖稱謂相呼應,最近我又跑去上了一門和語言有關的課程呢。

上了之後才發現,這門學科有太多東西要學了,而且愈學就愈覺得,原來我根本不懂語言!我充其量只是一隻長了D奶的人形九官鳥而已啊啊啊!

由於拖稿很久的關係,這兩天我又夢到了關鍵評論網的總編輯阿部寬(崩潰),本人雖然只是初學者,實在沒資格暢談關於語言的東西,不過我不想再夢到他了,所以還是快把上課時有關「語碼轉換」的筆記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好了。

語碼轉換(code-switching)

一般而言,會說雙語或多語的人,有可能因為環境、對象、習慣等因素,在說話時會轉換語言來交互使用。轉換的單位有可能是一整句話,也可能是句子內的單詞或部分結構。

台灣是一個多語的社會,台語再菜的人,都有可能在聊天時說出「靠腰!我忘了去繳停車費」這種中文+台語夾雜的句子。但相信有更多人遇過這種經驗:比如有些人明明人在台灣,可是超愛在說話時抖幾句英文。

「David,昨天叫你寫的那個report好了嗎?下午meeting要用喔。待會兒Mary吃完lunch進office的話,你幫我問她飯店booking好了沒?」

「啊你是不會好好講中文逆?Lunch你媽啦。」我想很可能你就是會在心裡默默造這種口業的人,不瞞您說,其實我以前也是。不過讀了語言學的相關知識後,我才知道說話時會語碼轉換的人,其實跟生物世界一樣的多元,大概可分成下列幾種。

1.環境造成

有些行業的「術語」可能是某個外語,大家溝通時就會習慣夾雜那個外語,工作起來也比較方便。大家有沒有發現,台北市長柯文哲就很愛撂英文?這好像是醫界普遍的現象。最近市面上有本新書叫《女外科的辛辣日記》,出版社在網路上放了一篇讓人笑到噴淚的摘文,就有提到這個現象。

其他像是新加坡、香港、菲律賓、印度甚至台灣等多語的國家或地區,言談時也經常會用多語混合的方式,只能說,這一切都是環境來造成啊。

2.說話的對象剛好也懂同樣的語言

這應該就不用多作解釋了。人們說話的目的是為了「溝通」,但如果某個語用環境中的人並不懂英文(或是英文不好),某個人卻故意在講話時夾雜很多英文,其實很容易讓不諳外語且自信心較低的人,會覺得自己聽不懂是丟臉的事;或者是讓人產生殺意。

每次我都很想趁這種人去上廁所時,冷不防踹他的腰子,讓他不小心跌到自己的尿裡(請叫我女王蜂,謝謝)。

3.外語學習者利用母語填補缺乏的知識

在《第二語教學最高指導原則》這本探討第二語習得的專業好書中(問題是我每次讀了都好想睡),也有提到語碼轉換的現象。不過它指的是有些外語初學者可能因為語言能力不夠,說外語時只好用一、兩個母語替代不會講的東西,以傳達自己的意念,並且期待對方可以理解。

(為什麼我這段寫得這麼專業?連我讀了都覺得自己好博學)。

舉個例子,有一個台灣人跑去巴西學葡萄牙語,如果他不會講「免治馬桶」的葡萄牙語,偏偏要介紹免治馬桶給巴西人知道,情急之下,他就很可能會脫口說出這個詞的中文。問題是很可能都沒人聽得懂就是了。

因此,最好的外語溝通方式,有時依靠的不是精準的詞彙,而是很多靈活的形容:「那是一種馬桶,有水會噴出來,洗屁屁,啊啊啊,好舒服。」

什麼?巴西人還是有可能聽不懂你在講什麼鬼嗎?那……你還是快把葡萄牙文學會啦!

4.自己本身的語言習慣。

我聽過一個真人真事,已故導演楊德昌的劇本都是先用英文寫好,再翻成中文。吳念真導演還說,楊德昌甚至連思考的時候,腦子裡都是英文,這是他年輕時就養成的習慣。

我是不清楚楊導演說話會不會也夾雜英文,不過有些人因為受到習慣的影響,說話時如果沒有用其他語言去串連,就會說得很卡。比如女明星Janet就有這種現象(她本人精通台語、英文、中文、西語等語言),其實聽久了還滿可愛的。

如果你身邊有人有這種症頭,或許那只是他的習慣。像我聽隔壁的老王說,帥氣的總編輯阿部寬似乎偶爾也會這樣呢,不過我們都知道他的為人比飽滿的稻穗還謙虛(若無其事的歌頌),絕不是在愛現自己英文好。所以有這種習慣的人請放心,為了可以順暢不卡卡的溝通,就繼續當你的語碼轉換小尖兵吧(握)。

5.炫耀自己的外文好棒棒

我在噗浪上問網友:「為什麼有人會討厭講話時夾雜英文的人?」看到大家七嘴八舌的留言後,我得到一個結論,其實大家討厭的並不是「說話夾雜英文」這件事,而是特意在對話中穿插英文來突顯自己高人一等,那種背後的動機,才是令人討厭的關鍵。

我夢到以前在某公司裡有某個主管(馬賽克模糊處理),別人私底下幫她取了個綽號叫「多益800」。一般台灣人能撂的英文,了不起就是「我比較prefer那個顏色」(聽起來超有喜感的),「我才不care她怎麼想咧!」這種國高中生的水平,但「多益800」不同,她專門撂多益800分以上程度的英文。像是:

「我們一定要maintain一個好的work environment,員工才會懂得怎麼去considerate and responsible person。我很希望我底下的人都要能under pressure,做事的時候要communicate effectively。」

第一次聽到她說話時,雖然我是可以聽得懂,但我心中浮現的想法是:「這個人是大腦有洞嗎?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用中文說話啊?」

原來「多益800」很優秀,讀的都是名校,平常在公司走來走去時,會不自覺地飄散出一種「拜託,我以前好會讀書,我現在還是高階主管,我根本就超強der」的驕傲氣場,所以會養成狂撂英文的人格,好像也不奇怪。

問題是,她不只在自己的部門撂英文,無論在何時何地、跟任何三教九流說話,也還是走她多益八百的高高在上路線,都不管人家聽不聽得懂。而且她會明顯地流露出她看不起英文不好的人(驚)。喂,這就超過了,幹嘛這樣歧視別人啊啊啊。

我不禁想到中國有一個很有趣的語言學家陳原,他說「語言是人的思想的直接現實」,所以「多益800」狂撂英文的原因,說穿了就是想炫耀自己好棒棒吧。

(誠實坦白:上面那段有參考《TOEIC多益閱讀題庫》(哈佛英語)的詞彙= =)

*****這是結尾的分隔線*****這是結尾的分隔線*****

總之呢,語碼轉換是一種很複雜的現象,如果要繼續分類,大概就要寫論文了(遠目)。大家可以看看自己平常是屬於哪一種語碼轉換,反正不要當第五種就好。

請記住,語言是拿來溝通的,不是用來炫耀的,我每次遇到第五種人,都好想狂巴他的頭(或者是腰子),拜託你們不要害我啟動暴力因子啦。

那麼就先這樣啦,SEE YOU~

P.S所以今後我要改成寫「語言小當家」這個專欄嗎?(阿部寬:與其煩惱這個,妳還不如準時交稿。)(我:啊……)

Photo Credit:Lara604@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