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來去匆匆,明年希望至少在這座城市待上一週

不想再來去匆匆,明年希望至少在這座城市待上一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南,是除了台北之外我唯一想住的城市。

Text : K.H. Joyce 鄭凱華|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Present by ELLE.com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十五年有多久,或許就像是飛行哩數那般緩慢累積,特別是友情。

這回台南的小旅行,是好姐妹們已嚷嚷許久的計畫,當時並未確認旅行的城市,唯一能確認的只有必須往南。每年,我都會給自己兩趟獨自的小旅行,選定城市,三至四天,一個人開著車,望向不確定的前方,隨性地聽著對話著的廣播,一個人,毫無恐懼,只感到自由。

d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這回我們搭乘高鐵、租車各自前往約定之處,今日飛快的便利讓久違的三人有些期待。急促列車玻璃窗上倒映著自己的模樣,所有景物在眼前停留不到零點一秒便消逝,像是我們逝去的青春歲月,從不因憐憫而稍做停留。

列車越往南駛,屋子像是大富翁那般,越來越矮,越來越小,遼闊的天空寬幅自然映現。窗外綠油油的境地應讓人感到寬心舒適,但依附著自己內心的其實是對虛擬空間和未來未知的焦慮。這或許是城市孩子的悲哀,無法脫離擁擠包覆的安全感。無法自給。

A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這趟旅行我們選了兩間旅店,一間是姐妹們知道我喜歡的正興咖啡店,另一間則是在嘉義新開幕的桃城茶樣子。記得第一次去台南時住的是當時剛開幕的佳佳西市場,而這回正興咖啡店樓上的民宿果然如同好姐妹口中所說:「就跟妳說她會喜歡。」

三個人中,大概只有我特別喜歡老舊復古的事物,從建物、城市到飾品,「復古」對我而言像是個無法抵抗的魅力,深深吸引著我所有的感官和細胞。那晚,我如同孩子般雀躍跳耀,她倆則坐在沙發上看著我,頓時間,像是我們回到了大一宿舍時的畫面光景,大聲說著秘密也好自在。

b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第二天起了個早,輪流盥洗後便至樓下用早膳。走在附近巷弄中,暗自找尋著下回獨自旅行時旅居的未艾公寓,我喜歡那巷弄裡的鐵窗和標語,黃黑相間,內側擺放著紅藍白紙箱搭配著,視覺效果新穎悅目,座落洗石子的牆面上更顯犖犖。巷口外的蜷尾家芝麻冰淇淋份量挺多但不甜膩,只是無法獨自食完,悄然想著,若和親愛的另一半共享或許還能增加幾分甜味。

c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退房後漫無目的的遊走,拎著姊妹們又到了鹿早茶屋,這回沒進屋內,只在一旁店內挑選著喜愛的餐盤,每回都無法空手離開的小店,有時亦使人又愛又恨。不知是否南部店家作息或營業時間稍不相同,後來去了好友萬屋砌室推薦的兩倆,坐在小巷內的階梯上等待著可愛員工來開店,帥氣老闆極客氣,隔日還幫自己的書在萬屋拍了張照,實受寵若驚,極為欣喜。

h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g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在走往兩倆的途中,前些日子到訪的太古咖啡斜對面發現了間可愛的冰店,一瞬間像是來到日本小巷弄,手足舞蹈的拍下畫面;等待開店前,特地走進烹書店裡窺視了一下,小情侶坐在需脫鞋的木棧座椅上,牆面上鮮紅的背景,將整體空間襯托得繽紛許多。決定擇日再訪後,傍晚便抵達了嘉義桃城茶樣子旅店。

e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記得上回來嘉義應該已是十年前。當時和初戀男友分手,傷心難過卻也從沒忘記過曾經從新竹騎車到嘉義的瘋狂青春,如今其已是一個女兒爸爸,而我們仍舊相信著彼此,無話不談。這是多麼難得的友情,亦是十五年。

每回到台南,總是得到安平樹屋走走,也得去老店買些蜜餞零嘴,或許有些可惜的是林百貨並不如自己內心期望,這應是這趟旅程有些遺憾之處。

台南,是除了台北之外我唯一想住的城市。

f

Photo : K.H. Joyce 鄭凱華

夏日或許有些炎熱,但始終充滿著古老建築與文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台南總是讓我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無論當地人或外來移民者,他們對於台南這塊土地的認同感與用心是我在土生土長的台北無法感受到的。這也許是我每年都要到台南審視自己初衷,思考著這一年、下一年或下下一年的選擇及方向。

或許,明年我該執行的是,至少在台南待上一週,用最細微的呼吸,提起腳跟,緩慢散步。

本文出自廚房旅行日記: MY KITCHEN/MY TRAVEL/MY DAIRY

本文獲《ELLE Taiwan》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和煦/甜膩 台南輕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