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反目,何來和解:《我們的藍調時光》治癒不了我

沒有反目,何來和解:《我們的藍調時光》治癒不了我
圖片來源:劇集《我們的藍調時光》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來就沒有「生死不相往還」,只有歲月中悄悄流失,在你意識到之前,關係原來已經沒有然後了。總是回看才知道,原來上次跟某某的互動,已是最後一次。

在與林憶蓮合唱的《下落不明》,黃耀明唱出了這種無疾而終:

幾多派對 幾多個失散伴侶
幾多個故事 並無下一句
終於一天 想起要跟你聚 那號碼已不對

更妙的卻是林憶蓮的短短幾句的和應:

誰 沒有找誰 沒有等誰 自那天再不可追
誰 沒有找誰 沒有等誰 又間中有些唏噓

同樣出自黃偉文手筆,《最佳損友》的歌詞,更露骨地勾畫出這種微妙的關係。

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各有隊友
早知解散後各自有際遇作導遊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什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談起陳奕迅的歌,戛然而止的關係,又何止朋友而已。歌手同樣是如此,或許,你也跟我一樣,從沒煞有介事地決定不再聽陳奕迅的歌,卻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從自己的生活圈消失了。又或者,也說不上完全消失,歌曲播放列表偶爾還會有他的舊作,只是,跟他的關係就像是定格,停頓了在某一年之前。

沒有反目,沒法和解,大概就是《我們的藍調時光》治癒不了我的原因。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網頁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