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狂舞」下的成果:國際社會兩極化下,兩大事件如何影響本次東協外長會議

「大象狂舞」下的成果:國際社會兩極化下,兩大事件如何影響本次東協外長會議
圖為8月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出現柬埔寨的東協外長會議,並與東協各國外長合影。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來,外界對這屆東協會議的成果不感厚望,最主要原因是輪值主席國柬埔寨的往績,讓人擔心它會在關鍵時刻放棄東協的共同立場。不過今年的東協外長會議,柬埔寨卻高調批評緬甸軍方,發出「有關處決四名反對派社運份子」的公開聲明,以及就兩岸問題單獨發表外長共同聲明

上世紀70年代,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在一次參與英聯邦政府首腦會議致辭時,分享自己對中美、美蘇關係各自步入「低盪」(détente)的看法:當外界認定大國關係和解,降低大國之間發動核武、傳統戰爭的威脅時,小國是否一定會變得更安全?李光耀悲觀地回應:不。

李認為,大國——尤其是中國和蘇聯——沒有因為美蘇、美中關係和解而減少在東南亞區域競逐影響力和主導權的行為,區內國家猶如被困於大國競賽的劇本中。李憶述坦桑尼亞總統曾經說過「當大象打架的時候,草叢會遭殃」。李打趣的補充說:「當大象調情的時候,草叢也會遭殃。當大象做愛之時,那更是一場災難。」

李光耀這套「大象—草叢」論,表達出小國領袖對強權政治的無奈。相隔40多年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國會出席施政分針辯論時,再次引用亡父的寓言,明言無論中美步向衝突,還是一同瓜分世界,自制家規只顧私利,結果都注定對小國不利。

上星期的東協外長及系列會議,雖然大象沒有打架,也沒有圍起來發情,但他們各自顧著自己的拍子起舞,把整首交響曲的樂章節奏完全跟丟。身無半兩肉、卻又專門擔任樂團指揮的東協,只好手忙腳亂地把大國們拉在一起,勉強地完成這場表演。

本來,外界對這屆東協會議的成果不感厚望,最主要原因是年度主席國柬埔寨的往績,讓人擔心它會在關鍵時刻放棄東協的共同立場。柬埔寨在2012年主持東協外長會議時,沒法協調成員國在南海爭議的立場,致使東協外長會議45年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不能發表聯合公報(joint communique),這場「敗局」一直被視為柬埔寨的責任。

不過,在東協外長會議正式召開前夕,卻先後爆出兩樁重大外交事故,徹底主導了東協外長會議議程,也暫時打破上述的悲觀情緒。

緬甸處決死囚 主導東協內部討論

7月25日,緬甸軍隊主導的「國家管理委員會」(SAC)透過喉舌報章《緬甸全球新光報》,宣佈已經處決4名被判死刑的民主運動人士,這事件震驚國際社會。今年1月,緬甸軍事法庭以秘密聆訊方式宣判當中二人(著名民運人士覺敏友,及前國會議員漂澤亞桑)死刑,否決上訴要求。今年6月,緬軍發言人宣佈將會以絞刑一併處死四人,已經引起美國、法國、聯合國相繼批評,就連柬埔寨總理洪森都親自向SAC主席敏昂萊寫信,公開要求他三思,切勿向反對SAC份子判死。然而,洪森的求情信顯然沒有發揮作用,糾纏一個多月後,仍然是殺無赦。

出乎外界意料的,是此前一直主張捍衛「不干預原則」、「牛仔外交」(與緬軍領導直接接觸,不理會之前東協拒絕承認SAC合法地位的作風)的洪森,突然高調批評SAC的舉動,以「東協主席國」的身份,罕有地開宗明義發出「有關處決四名反對派社運份子」的公開聲明。聲明的用辭也異常嚴厲,包括「譴責」(denounce)、「深表失望」(deeply disappointed)、「極度好戰的氛圍」(extremely bellicose mood)、「應受高度斥責」(highly reprehensible)等描述。縱使聲明沒有指名道姓直呼SAC的名字,但矛頭指向何方,大家都一目了然。

無論是在金邊現場直擊報導東協外長會議的記者,還是東協外長聯合公報,都非常清晰地表達了外長們「全面地」(extensively)討論緬甸狀況,對當地持續多時的政治危機「表達關注」(expressed our concern),再次提及4名被處決的社運份子。東協外長們在這裡使用「社運份子」,一來是連貫之前東協主席聲明的定調,二來是公開否定SAC對死囚是「恐怖份子」的描述。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