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俄夫婦,都是德俄歷史千絲萬縷關係的一章

德俄夫婦,都是德俄歷史千絲萬縷關係的一章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在家鄉數千公里外,卻碰上本國傳統和文化。

早前在一個外國人聚會上,認識了一雙德俄夫婦。

兩人三十出頭,男的來自德東,女的來自莫斯科東北部800公里外、人口五十多萬的城市基洛夫(Kirov)。兩人定居南德數年,而女生已經居德十載,曾在多個城市工作。

他們都來過香港旅行,一聽見我來自這裡,便侃侃而談,跟我訴說在港和中國南部旅遊的經歷。他們說,香港大多數人通英文,在華南就非如此。他們在桂林時,找不到會說英文的人,就算是聲稱通英文的酒店,都沒一個職員可以講英文。他們唯一會的一句,就是「sorry, I don't speak English.」,教這雙夫婦有些失望。所以這夫婦只好畫圖交流,例如想問巴士何時開出,便在紙上畫輛巴士,旁邊再畫個手錶,然後打個問號。結果雙方來回用圖畫交流。男生也放棄了用英文,乾脆用德文問職員,反正對方都聽不懂。然而他們都說,中國人都很樂於助人,遇過好些不會英文,卻熱心幫助他們的人,令人難忘。

說實話,中國人沒必要懂英文,因為中國官方語言沒英文,所以不會說也很正常。女生也跟我談起俄烏戰事,說到俄國的軍事威脅。近幾個月遇上俄羅斯人,我都不太敢提戰爭的事,因為不知道對方是何種立場。正如遇上香港人,都不會第一句就提起2019發生的事。雖然遇著的大部分俄人都是反戰,譴責侵略,但亦有遇過贊成侵略,甚至整天在臉書張貼俄羅斯宣傳影片,高喊「我們將取勝」的親俄分子。所以遇著俄人,我也多只是問他們家人是否還在俄國,有否計劃回去之類的問題。一些人也對自己俄人身分有忌諱,遇過一個俄國女生,我問她哪裡來,她說「I am from an evil country.」,來自「邪惡國家」,表示她對國家的行為感羞恥,不好意思說出其名字。

說回這雙夫婦,他們都是德俄歷史千絲萬縷關係的一章。俄羅斯的羅曼諾夫皇朝,就與過許多日耳曼皇族通婚。若是說到南德,則有19世紀沙皇尼古拉一世女兒奧爾嘉(Olga Nikolaevna),嫁了給符滕堡公國國王卡爾一世(Karl I);奧爾嘉公主之母,亦是來自北德普魯士的公主。而尼古拉一世的母親,也是符滕堡公國公主蘇菲(Sophie Dorothee von Württemberg),後來成為俄羅斯皇后。住在南德的俄人,看見以奧爾嘉公主命名的街道和醫院,包括位於斯圖加特、暱稱「Olgäle」(小奧爾嘉,「-le」是當地方言的暱稱後綴)的奧爾嘉醫院,都會有些親切感。雖在家鄉數千公里外,卻碰上本國傳統和文化。現代德國人都不太熟悉德俄皇室的關係,值得補上這一課。

德俄夫婦在南德找到了安居之地,這位女生卻念掛家中的人和事。從近代到現代,歷經兩次大戰,戰火從未遠離俄國,人在德國,也要居安思危。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