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世界大象日:非洲「超級獠牙象」悲歌,盜獵使母象正朝無象牙的方向演化

8/12世界大象日:非洲「超級獠牙象」悲歌,盜獵使母象正朝無象牙的方向演化
具有超級象牙的野生大象只剩下大約20幾頭。|Photo Credit: Tsavo trust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洲公象和母象都長象牙。但來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已經發現,許多母象正在演化成沒有象牙的象,這是它們對偷獵的一種進化反應。在許多地方,偷獵已經導致大象數量銳減。

環保人士說,具有超級象牙的野生大象只剩下二、三十頭,它們讓人聯想到猛獁象,其象牙長到可以觸及地面。肯尼亞察沃國家公園是其中九頭長牙象的家園。在「世界大象日」到來前(8月12日),《BBC》採訪了環保人士尼克・哈勒,他講述了這些威武的大象對他的意義。

「第一次見到超級獠牙大象,我心中充滿敬畏。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時刻,」尼克・哈勒(Nick Haller)說。

尼克是為察沃基金會工作的一名飛行員,其工作包括保護超級獠牙大象(也稱超級象牙大象,或象牙王,Super tusker elephants ),這些大象的象牙就像已經滅絶的猛獁象那樣,能垂到地面上。

「觀賞有著如此美麗象牙的動物,那是一個你自感如此渺小的時刻,」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說,野生非洲象只剩下大約41萬5千頭左右(此外還有大約5萬頭亞洲象),但只有大約20多頭大象有超級象牙。

在世界大象日(8月12日)之際,我們來看看為什麼這一小群大象的生存如此重要。

_126208988_wed6
Photo Credit: Tsavo trust / BBC News
當哈勒第一次看到一頭名叫盧加德的超級獠牙大象時,他被迷住了。

穩重、溫和的大象

哈勒第一次見到一隻超級象牙大象大約在4年前,當時他正在肯尼亞察沃國家公園驅車旅行。

他說,「我記得非常清楚,與一頭有著如此美妙象牙的大象親密接觸。當你看到一頭具有超長象牙的大象時,一目了然的是,這是一頭非常特別的大象。它們很稀有,我們必須保護。」

這頭大象當時沒有同伴,緩慢地移動。

「它很溫和,願意讓人接近。」

所有超級象牙大象都有名字。哈勒後來了解到,他在樹蔭處看到的這頭大象名叫盧加德(Lugard)。

_126279732_ff03a2a7-0de4-4f47-ad14-ce780
Photo Credit: Swaminathan Natarajan / BBC News
大象用象牙來收集食物以及抵禦其他大象。

「盧加德現在非常有名。他是一頭威武、雄壯的大象,」哈勒興奮地說。

有名字的大象

盧加德是在佔地4萬2千平方公里的國家公園中9頭超級獠牙大象之一。

哈勒認為,像這樣有著如此巨大象牙的大象一共僅剩下20多頭。

「非洲象的象牙平均長2米,重23公斤。而超級獠牙大象的象牙可以長到3米,並超過50公斤,」哈勒說。

可以想象長出如此大的象牙需要很長時間。大多數超級獠牙大象年齡已經超過了50歲。

「野生大象平均壽命為60歲左右,因此,可以說它們已經接近其自然壽命的尾聲,」哈勒說。

一些所謂的標誌性母象也會長出超出尋常的象牙,但不會長達地面。察沃國家公園中目前至少有5頭這樣的母象。

_126209098_wed4
Photo Credit: Tsavo Trust / BBC News
超級象牙象和標誌性長牙母象僅在極少數範圍內有發現。大象用象牙來收集食物以及抵禦其他大象。

「我們還有27頭正在成長的超級象牙大象。它們的象牙已經很大,但還不到超級的程度。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它們可能成為超級象牙大象,」哈勒說。

在比鄰的安波塞利保護區以及波札那和坦尚尼亞也發現了超級象牙象。

盜獵者的威脅

大象用象牙挖掘、舉起物體、剝樹皮,並與其他大象爭鬥確立主導地位。

「你可以看出在象群中,超級象牙象絶對比其他象更受尊重。據我所觀察,它們是象群的首領,」哈勒說。

非洲公象和母象都長象牙。但來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已經發現,許多母象正在演化成沒有象牙的象,這是它們對盜獵的一種進化反應。在許多地方,盜獵已經導致大象數量銳減。

_126209220_wed10
Photo Credit: Tsavo Trust / BBC News
超級象牙象受到其他成員的尊重。

超級象牙象總是成為盜獵者和戰利品狩獵者襲擊的目標。

2017年,名為薩陶二世(Satao 2)的超級象牙王在察沃公園被人殺害。自那時起,人們加強了地面和空中監測措施,但這些大象既沒有裝無線電標記,也沒有全天候跟蹤措施。

今年4月,一名戰利品狩獵者出資5萬美元射殺了博茨瓦納最大一頭象牙王。

哈勒說,超級象牙王僅在有限的範圍內被發現,因此,超長象牙的進化可能取決於基因。

保護未來

「我們相信這是基因遺傳。保護它們的基因庫,並能讓它們盡可能多的繁殖非常重要。我們有20多頭正在成長的超級象牙王,我們認為它們是先前超級象牙王的後代,」哈勒說。

_126209051_ele2
Photo Credit: Tsavo Trust / BBC News
盜獵是對超級象牙王的最大威脅。

哈勒駕機飛躍幅員遼闊的保護區,尋找盜獵者。

「看到大象在野外是一種巨大的喜悅。我們應該繼續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來保護它們,以便我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孩子能有機會親眼看到這些長著壯觀象牙的大象。」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