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心凌熱潮到崔健獲獎:「台灣元素」在華語流行音樂文化的起伏聲線

從王心凌熱潮到崔健獲獎:「台灣元素」在華語流行音樂文化的起伏聲線
Photo Credit: 王心凌 Cyndi W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曲獎堅持「不問國籍、只問是否在台灣發行」的遊戲規則,不但成全了崔健獲獎的佳話,在〈愛你〉餘音猶在的此刻,也可説是台灣流行音樂重拾了一定的自信。明日的台灣是否仍傳唱「華語」未可知,但過去的豐饒仍能澆灌今日的世界,可以確定。

文:易寒星

今(2022)年5月20日,一直浮浮沉沈、幾乎消失在大眾視野的王心凌,靠一首〈愛你〉重新炸出聲量。「王心凌男孩 / 女孩」們的瘋狂行徑無需多言,在一週之內,不但讓〈愛你〉在事隔18年後重新成為流量寵兒,也讓各版本〈愛你〉MV點擊量直線上升,王心凌穿著高中制服唱跳的身影,帶著略顯模糊的畫質,在眾人的行動裝置上重新響起。

這是一首曾經在世紀初台灣流行的熱曲,卻成功引燃2022年的觀眾熱情。片中,王心凌的甜美完全是2000年代台灣的縮影:開放而高挑的清水模校園建築、成熟的日系美少女扮相、挑逗意味恰到好處的清純性感,這是一群解嚴後成長的少女少年,青春無敵,位於宇宙的中心,少年台灣試著「當家作主」後的硬核考驗還沒有來,一切都全新而值得期待。

而就在王心凌引發的「愛你風暴」滿月餘之際,台灣的金曲獎給了另一次更大的驚奇:搖滾老將崔健擊敗了眾多台灣年輕好手,以專輯《飛狗》獲得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獎,這也是首度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男歌手奪得此獎。在兩岸關係緊張、民間對「中國歌手」普遍帶有敵意的此刻,評審團的決定,需要一定的自信與勇氣。

如果説崔建的獲獎,是2022年的台灣與80年代的中國搖滾相會,那麼王心凌的熱潮,就是台灣流行音樂文化在中國選秀舞台上的一次重新復活。兩位路線南轅北轍的歌手、兩波在網路上的現象級熱潮,交織成了一張台灣流行音樂在華語世界傳唱三十年的經緯系譜,也可説是兩岸三地過往半世紀政治命運的隱約回聲。

〈愛你〉背後:初嘗自由、開放滋味的自信台灣

王心凌的《愛你》同名專輯,發行於2004年,恰好是台灣流行音樂的黃金時期。曾任Channel V中國首席代表的邵懿德分析,從「鄧麗君時代」始,中國聽眾瘋迷港台歌手與金曲,曾長期是中國聽眾對華語流行文化的聆聽習慣。

1984年,在香港本地知名度並不高的「香港歌手」張明敏登上了春晚舞台,演唱〈我的中國心〉,後又唱紅了台灣歌手潘安邦〈外婆的澎湖灣〉等歌曲。雖然讓港台歌手登台春晚,確實帶有統戰意味,但也成為中國民眾大量聆聽港台流行歌曲的濫觴。

到了世紀末,華語流行音樂文化一度以挾著雄厚資本的香港娛樂圈為中心,但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香港流行音樂受到打擊,台灣卻反而逆勢上揚,2000年前後出現的周杰倫、蔡依林、孫燕姿等歌手,以周杰倫領軍擊敗香港四大天王拿下金曲獎,宣告了台灣在世紀初的「流行金曲」年代的來臨。

然而,在過往盤點歷史時,王心凌的名字,往往並不會被列入「世紀初天王天后」的名單當中。在蔡依林的旋風之下出道,王心凌一開始是被包裝成「小蔡依林」的形象面世,然而,在此時,蔡依林早已放棄少男殺手路線,於2003年交出《看我72變》專輯,一眾專業製作人與周杰倫共同出品,往後來她為人稱道的「地才」路線前進。

此時,仍然孜孜不倦兜售勁舞甜心形象的王心凌,顯得有些「不入流」、不夠酷。當年在台灣,一些惡毒的聽眾批評她是「電子花車女郎」,意指台灣鄉間隨車巡迴賣唱、歌藝不精但穿著清涼的女藝人。雖然〈愛你〉與〈Honey Honey〉等快歌永遠蟬聯各級學校選跳錶演的熱門曲目,但「王心凌的粉絲」?聽起來就是不如自我介紹「周杰倫的粉絲」或「孫燕姿的粉絲」來得有品味。

風氣所及,讓許多「王心凌(老)男孩」在2022年回看時,大喊「不演了,我就是喜歡王心凌」「20年前的我只敢説自己喜歡周杰倫,現在我要大聲説喜歡王心凌」,可以窺見當年的社會氣氛一二。

然而,2004年的台灣,確實正是文化自信昂揚的時刻,要大方承認自己喜歡「俗甜」的王心凌,不符合當時的社會需求。雖然王心凌的成功,當中同樣融合著不少前衞、進步的時代元素,只是在毫不「裝逼」、一心賣甜的商業包裝下,隱而不顯。

就舉最近翻紅的〈愛你〉而言,除了從日本偶像劇承襲而來的高校水手製服、高黑襪與高馬尾之外,罕有人注意到,這支如今已成經典的MV,當中的校園空間,也是構成這「甜美、輕快」氣氛的重要元素。

王心凌與舞群唱跳的建築,是位於台北的實踐大學設計學院,又名「東閔紀念大樓」,由建築師姚仁喜設計,在1999年落成。東閔,是紀念實踐大學的創辦人謝東閔,乃日治時期由台灣渡海返回中國、加入國民黨抗日組織,戰後隨著國民黨來台接收的政治菁英,曾經在蔣經國任內出任台灣副總統。

然而,這棟建築本身,在90年代的新任校董會與建築師姚仁喜認定「新時代的大學精神必須是開放、與周邊社區連繫」的共識下,與謝東閔一代人所代表的權威、古典、充滿戰後現代主義特色的校園建築毫不相干,反而是大膽利用清水模與建築本體構築出由多條斜向線條,迎接前來學習的學生與社區民眾,並預計促進「師生間的溝通交流」(設計案的檔案內語)。

富有現代感的地景,與清水模簡潔素雅的「小清新」(彼時此與尚未開始流行)特質,吸引了眾多年輕的流行音樂歌手在此地拍攝MV,王心凌即是其一。當她與舞群以輕快的腳步跑上建築外的樓梯,在三層樓高的中庭起舞,確實標誌著當年流行文化中透露的「台灣自信」,也標誌著台灣解嚴後世代、讀著教育改革後新教材長大的年輕人要求成年人聆聽、注目的「民主」氣氛。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