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就是一個賭徒,在烏克蘭賭局輸得徹底,卻無法承認錯誤

普亭就是一個賭徒,在烏克蘭賭局輸得徹底,卻無法承認錯誤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制國家的領導人,是否正在用咄咄逼人的政策來推翻既有國際秩序?德國之聲記者Miodrag Soric認為,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為自由國家在長期層面上具有更強的實力。

文:Miodrag Soric(德國之聲記者)

這幾乎同時發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中國同化香港,還用軍演來威嚇台灣。伊朗支持的武裝組織正在加薩地帶作戰,塞爾維亞的所謂「總統」正在科索沃邊界大秀兵力。專制政權正在試探局勢激化的界限。

暴君想要保住權力,就需要利用衝突,否則他們就無法向自己的民眾交待。

不論是俄羅斯、塞爾維亞還是中國、伊朗:強大的軍力能夠讓人忘記自己國家的落後,有助於鞏固其「民族領袖」的權力,還能掩飾這位領袖是如何蔑視本國人民的。

如果領袖不這樣做,就會面臨民眾滋生不滿情緒的危險:本國的醫院、養老院、學校等設施是多麼地糟糕,農村地區是多麼地急缺下水道系統,薪水和退休金水準是多麼地低……假如這個國家捲入了一場衝突,那麼一切責任就皆在「外敵」。針對擁權自肥之統治集團的批評就會被壓制,腐敗行為則會得到國家的支持。

至於作為個體的民眾,他們在政治精英的眼中一文不值,頂多就是些炮灰,就像近年來在烏克蘭東部那樣。

開啟新的野蠻時代?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不僅僅是對鄰國的宣戰,更是對文明世界的宣戰。

這場衝突的結局,將能決定其他專制國家今後的行為方式:他們是否至少會最低限度地尊重國際條約、國際法?還是會開啟一個新的野蠻時代,讓一切都重歸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但凡不想坐視世界陷入混亂的人,都必須有所行動:阻止好戰者普亭(Vladimir Putin),幫助台灣擴充軍力,在加薩、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等地打擊伊朗恐怖主義武裝組織。

專制政權從未掩飾自己對基於規則之國際秩序的厭惡。專制者還將民主、人權、少數派權利、新聞自由、法治穩定視作威脅。只有在國際法對自己有利時,暴君們才會呼籲尊重國際法。

多年來,西方國家一直在和這些專制國家做生意。今天,歐洲政界許多人都不禁要問:德國前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怎麼就會如此幼稚,以至於讓歐洲依賴於普亭的天然氣?更糟糕的是,中國已經成為了德國的最大貿易夥伴國,與此同時德國卻也未曾否認過中國政權是多麼地殘暴。

德國政界以及商界,怎麼就會如此幼稚地撲向了北京的懷抱?他們的貪婪顯然超過了自己的責任感。據說,列寧(Vladimir Lenin)就曾經預言:「資本主義者會向我們出售繩索,好讓我們吊死他們。」

普亭賭輸了

冷戰結束後的國際勢力格局,並未向有利於獨裁者的方向移動。事實上,普亭的俄羅斯正在烏克蘭戰場上暴露了其軍事無能。

專制者更善於長遠計議、更優於只能短期考慮的西方,這其實只是不實的傳說。事實恰恰相反:普亭入侵烏克蘭是短期決策,他完全沒有預料到俄軍士兵會遭到烏克蘭人的如此憎恨。普亭就是一個賭徒,他賭輸了。但是,他無法承認錯誤,因為他還想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乃至生物學意義上的生命。

今後,西方國家不能再自我削弱了。德國必須連續多年大幅擴軍。希臘、俄羅斯、伊朗的軍費開支都能接近本國GDP總額的4%,那麼德國應該也能做到。除了常規軍力,歐洲還應該擴充自己的核軍力。只有這樣,歐洲人才會讓莫斯科、北京、華盛頓正眼相看。

就像以往的克里姆林宮當政者一樣,普亭正在挑戰西方。史達林(Joseph Stalin)、希特勒(Adolf Hitler)也曾蔑視西方世界,尤其是他倆在1939年至1941年聯手期間。當年,蘇聯向納粹德國供應了大量的食品和資源,從而支持了希特勒的對法、對英戰爭。但最終的勝利者卻是「墮落的西方」,冷戰的結局也是如此。如今,西方世界依然征服了專制國家內眾多年輕人以及較高教育水準者的內心。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