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徵科技進步和便利的塑膠,讓地球付出了什麼代價?接下來人類將作何選擇?

象徵科技進步和便利的塑膠,讓地球付出了什麼代價?接下來人類將作何選擇?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眾所周知,無所不在的塑膠產品對當前全球氣候危機影響巨大,但要是知道人類發明塑膠的初衷實際上是為了保護大自然,你可能會感到相當意外。

文:凱瑟・龐德(Cath Pound)

塑膠,這種新生的人造材料剛被人類發明出來之時,象徵的是科技進步、迷人魅力和便利。

但這個發明讓地球付出了什麼代價?接下來人類將作何選擇?本文作者凱斯・龐德希望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塑膠在過去100年對人類日常生活的巨大影響怎麼說都不會過分。如果沒有塑膠,全球通信、居家生活的電器化以及太空探索等等,都不可想像。沒有塑膠,20世紀30年代的流線型裝飾藝術和60年代的未來主義藝術造型可能會以截然不同的形式出現。

然而,這種曾經與人類科技進步和革命性藝術設計息息相關的人造材料現在被認為是有毒的物質,正在污染我們的海洋,對海洋和人類健康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害。

德國維特拉設計博物館(Vitra Design Museum)的《塑膠:正在重塑我們的世界》展覽,探索塑膠如何從無到有,到現在無處不在的過程,並鼓勵人類想法生產和使用更適宜的材料取而代之。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市立博物館也在題為《這是我們該死的後院》(It's Our F***ing Backyard)展覽中探討同樣的問題,其展品是可替代塑膠的其他材質的產品,有的已經推出,有的還是實驗性的嘗試。

現眾所周知,無所不在的塑膠產品對當前全球氣候危機影響巨大,但要是知道人類發明塑膠的初衷實際上是為了保護大自然,你可能會感到相當意外。維特拉設計博物館的首席策展人約翰・艾森布蘭德(Jochen Eisenbrand)解釋說,當初人類「是把塑膠作為稀缺或昂貴的自然材料,或者是在開採或提煉過程會對自然造成威脅之物資的替代品。」

比如說,最初發明合成樹脂賽璐珞是為了替代製作台球的象牙,因為在19世紀台球的需求量很大。後來發現賽璐珞製成薄條時,彈性和透明度都非常高,於是利用這一特性研發出攝影膠片,從根本上影響了攝影行業,並最終推動了電影業的發展。

第一種真正的化學合成塑膠是酚醛樹脂,由比利時化學家利奧・貝克蘭(Leo Bakeland)1907年發明。艾森布蘭德告訴《BBC》,酚醛樹脂「一問世即大受歡迎,原因之一是其電絶緣性能優良。20世紀20年代是家庭電器開始的時候,如果沒有一種相當便宜的工業電器材料,是無法做到家庭電器化,這種材料可以用來製作電燈開關、插座,當然還有早期的電器,如收音機、電話和揚聲器等。」

早期的塑膠工業是由需求驅動的產業。然而,隨著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科學界對高分子材料學的研究和認識發展迅速,大型石化公司的化學家開始從衍生產品中創造新材料,於是聚苯乙烯、聚乙烯醇、尼龍和鐵氟龍等合成塑膠陸續誕生。這不是因為市場需求,而僅僅因為化學家有這個能力,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是塑膠工業擴張的催化劑。由於對橡膠、絲綢和鋼鐵等戰略材料需求量的大增,塑膠工業開始生產可替代上述戰略物資的材料。生產尼龍用來做降落傘、蚊帳和吊床;重量很輕又對電絶緣的聚乙烯成為移動雷達站的理想材料,輕到甚至可以裝在飛機上;20世紀30年代發明的丙烯酸玻璃則代替易碎的玻璃,用來作飛機的頂篷,因為即使被敵人火力擊中,飛行員受傷也會輕一些。

1939年美國的塑膠年產量約1億公斤,到1945年二戰結束時已將近4億公斤,增加了整整三倍。這個因二戰興起,產能大幅提高的行業自然沒有理由因二戰結束而減產。因此,戰後和平時期的消費者顯然就成為塑膠產品推銷針對的目標。艾森布蘭德說,石化工業是這場遊戲的主要推手,是石化業將塑膠產品的生產「從需求驅動變成了供應驅動的工業,每年都會有新發明的塑膠產品誕生,但石化廠商卻不知道如何將新產品變成消費品,所以他們聘請設計師來尋找塑膠的應用出路。」

因為膠木台面和乙烯基壁紙既衛生也易於清潔,於是一個叫做「一擦就乾淨的世界」(wipe-clean world)的概念進入英文詞匯。越來越多的家庭有了冰箱,冰箱裏面塞滿特百惠牌的塑膠容器,孩子們則可以玩塑膠做的芭比娃娃、樂高積木、呼啦圈和飛盤。同時,聚氯乙稀黑膠唱片取代了容易破碎的蟲膠唱片。

上世紀60年代的太空競賽也激發了帕科・拉班尼(Paco Rabanne)和皮埃爾・卡丹(Pierre Cardin)等時裝設計師的靈感。他們在未來主義設計中使用了塑膠面料。這些塑膠織物在第一次載人登月任務中也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 阿波羅宇航服由20多種合成紡織品組成,包括尼龍、萊卡、氯丁橡膠、聚酯薄膜和鐵氟龍。

家具設計師越來越多地使用這種延展性強、可供無窮創作發揮的神奇材料。芬蘭設計師埃羅・阿爾尼奧設計了一款猶如把人包裹在蠶繭中,可旋轉的球形椅子,並在球形椅上裝上愛立信電話座機。球形椅很受歡迎,出現在電影和眾多雜誌的封面上,成為20世紀6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傑出設計之一。

儘管此時已有越來越多的塑膠產品進入市場,但這些產品一般還是著眼於經久耐用,可存放多年。不過,當塑膠行業在尋找新市場的過程中提出了「一次性用品」的想法時,真正的問題出現了。

《現代包裝》雜誌編輯勞埃德・斯托弗(Lloyd Stouffer)1956年宣稱,「塑膠的未來在垃圾桶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