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反墮胎團體遊說各州立法起訴墮胎藥物提供者,並關閉提供墮胎協助的非營利團體

美國反墮胎團體遊說各州立法起訴墮胎藥物提供者,並關閉提供墮胎協助的非營利團體
示意圖。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訴韋德》遭推翻後,美國反墮胎團體將進一步禁止懷孕婦女在家裡服用墮胎藥物,允許起訴藥物提供者、關閉提供婦女墮胎協助的非營利團體。反墮胎的戰線早已不僅限對提供手術墮胎的醫院或診所醫生進行刑事處罰的傳統法案,轉而開始針對那些幫助婦女獲得郵購墮胎處方和自我處理墮胎安全協議的組織。

《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學生爭取生命協會(Students for Life of America)和國家生命權委員會(National Right to Life Committee)兩大反墮胎團體已經精心設計並成功遊說各州立法,進一步禁止懷孕婦女在家裡服用墮胎藥物,並且允許起訴藥物提供者、關閉提供婦女墮胎協助的非營利團體。

在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後,目前有14個州禁止或部分禁止使用常見的美服培酮(mifepristone)和米索前列醇(misoprostol)等墮胎藥物。但是,許多團體仍提供這些藥物,甚至向禁止墮胎的州的婦女提供,使得這些藥物仍然廣泛存在。

因此,美國學生爭取生命協會、國家生命權委員會試圖透過立法完全禁止墮胎藥物,並透過允許家庭成員起訴藥物提供者、關閉幫助婦女獲得和安全使用這些藥物的非營利團體等策略達成目標。據報導,此策略也將造就一個與《羅訴韋德案》之前不同的現實——一個無法從州外或海外藥店輕易獲得墮胎藥物的世界。

藥物墮胎比例升高成為反墮胎團體立法禁止的新目標

支持墮胎權的非營利性研究組織古特馬赫研究所(The Guttmacher Institute)發現,2020年藥物墮胎已佔54%,相比2012年到2013年已翻了一倍。隨著越來越多的州通過墮胎限制,越來越多的婦女轉向使用郵寄的藥物,預計藥物墮胎的比例將會上升。

美國學生爭取生命協會和國家生命權委員會兩個組織長期以來都反對藥物墮胎。美國學生爭取生命協會主席克里斯坦.霍金斯(Kristan Hawkins)表示,由於墮胎藥物的使用範圍正在擴大,戰略也應隨之擴大,「藥物是墮胎的新領域」;國家生命權委員會律師小詹姆斯.博普(James Bopp Jr.)說:「不能只是回到《羅訴韋德》之前的法律,我們需要新的手段。」

最高法院法官斯蒂芬・G.布雷耶(Stephen G. Breyer)6月時便預測,反墮胎團體將會針對藥物墮胎展開進一步的限制。他在他對該裁決的不同意意見中寫道:「在這項裁決之後,一些州可能會阻止婦女到州外去獲得墮胎,甚至阻止她們從州外接受墮胎藥物。」「有些州可能會將幫助婦女獲得其他州墮胎服務(包括提供資訊及資金)視為犯罪。」

不只禁止醫療院所提供墮胎手術,將阻止相關組織提供墮胎協助

在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當選總統、墮胎權利受到威脅,相關組織開始積極幫助婦女在家裡終止妊娠並獲得必要的藥物。Reproaction創辦人之一艾琳.馬特森(Erin Matson)表示,這些團體近年來成倍增加並團結起來,艾琳.馬特森今年也幫助組成「Abortion on Our Own Terms(照我們自己的意願墮胎)」正式聯盟。

然而,美國學生爭取生命協會曾在2021年成功遊說7個州通過仿照該組織起草的立法法案,為藥物治療設置法律障礙,甚至禁止它們進入大學衛生診所。而大多數立法機構將在1月重新召開會議,預計全國各地的州議會將會提出、再次提出新一波相關議案。

該組織的學生成員向各州立法者發送了許多電子郵件表示,他們已迫不及待地要同意並支持反墮胎的嚴格立法。

國家生命權委員會在《羅訴韋德》被推翻的一周前發布了一項 「示範法」,試圖取締協助婦女自我處理墮胎的非營利團體聯盟;且上個月,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議員首度提出該項法案。

報導稱,這些組織的作為已說明反墮胎的戰線早已不僅限對提供手術墮胎的醫院或診所醫生進行刑事處罰的傳統法案,而是針對那些幫助婦女獲得郵購墮胎處方和自我處理墮胎安全協議的組織。

反墮胎團體強調不起訴墮胎者,但仍須面對扣押和審問

雖然拜登政府已承諾將確保獲得墮胎藥物的機會,但政府官員仍在糾結如何在總統7月8日的行政命令之外兌現此一承諾。

一些民主黨人,如伊利諾州州長J・B・普利茨克(J.B. Pritzker),要求總統對美國郵政系統行使聯邦權力,明確規定沒有人會因為通過郵政服務開具或接受藥物而被起訴。對此,反墮胎團體一再表示,他們的措施不會讓使用藥物墮胎的人受到刑事或民事處罰。

然而,一名17歲的內布拉斯加州少女在7月被指控在家中進行藥物流產,違反了禁止20週後終止妊娠的州法律,因此受到刑事起訴,少女的母親也面臨刑事訴訟。

墮胎權利團體認為,即使婦女不是刑事調查的對象,她們仍然無一例外地被置於警方調查和民事法庭鬥爭的中心,因為她們成為關鍵證人。「在《羅訴韋德》之前的時代,即使當時墮胎的人通常不構成犯罪,但他們經常被扣押和審問。」If/When/How 生育正義組織高級顧問兼法律總監Farah Diaz-Tello說。「他們被暴露在所有非人道且侮辱性的東西面前,『他們不會成為刑事調查的對象』只是一個附加的觀點。」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劉亭妤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