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婦產科醫師的心聲:全台只剩八百位產科醫師,請別再撲殺我們了

一位婦產科醫師的心聲:全台只剩八百位產科醫師,請別再撲殺我們了
Photo Credit: HBR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部分的人並不明白生產有多危險,但是產科醫師知道。不管檯面上看起來是多麼低風險的產婦,即使這一秒看起來風平浪靜,下一秒隨時可能一屍兩命。

文:一個月無法跟家人吃飯的婦產科醫師

(TNL編按:此文為去年7月的文章,有鑑於近來北榮事件引發的爭議,本文作者同意再次拿出來轉載)

搭飛機的時候,即使是晴空萬里、無風無雨,你會不會認為「關閉電子用品」「回到位置坐好」「扣緊安全帶」「椅背豎直」「窗簾打開」「隨身行李放置於前方椅背下方」這些要求是在限制你的自由?

是的,也許不方便,也許不舒適,但是這些,全是為了安全考量而訂定出來的做法。

既然大部分的飛行航班都能安全的完成任務,那我們能不能說「啊!既然大部份的飛航都是可以安全起降的,那我們也可以舒適一點的來搭機,我們來跟機長訂個計劃書,如果是看起來晴空萬里、無風無雨的狀態起飛的話,我想要躺著比較舒適。我想要用我自己的音響播放我自己的音樂。我不想要綁安全帶。我想要經過富士山的時候速度可以放慢一點,飛低一點,或是多繞幾圈,讓我可以好好欣賞美景………」

最近婦團推行的生產計劃書,婦產科醫學會公開表示反對。雙方認知會有這麼大的差異,在於對生產風險的認知不同。

大部分的人並不明白生產有多危險,但是產科醫師知道。不管檯面上看起來是多麼低風險的產婦,即使這一秒看起來風平浪靜,下一秒隨時可能一屍兩命。

我們其實多希望每個人都能順產,都不用照顧, 像生雞蛋一樣,我們只要負責撿東西就好。撿小孩、撿胎盤、不用縫傷口。如果是可以這麼順利的產程,在醫院的種種真的都是多餘,回家自己生最舒適自在。

問題是:待產過程瞬息萬變,就如同即使晴空萬里,還是有可能隨時有亂流、轟天雷、以及飛鳥、 隕石等等未知數存在。70%順產是結果,但這當中有多少人是原本難產,但因為有足夠的「侵入式」照顧才能母子均安?

大部分醫院在待產過程的處置,都是累積前人慘痛的經驗,所想出來的應對方法。

沒事誰愛幫你打點滴?還不是怕萬一突然休克的時候無法找到血管而延誤救治?

沒事誰愛給你抽血?如果你是明顯感染卻沒來的及給抗生素治療,寶寶受到嚴重感染怎麼辦?如果你貧血很嚴重,生產過程又出血比較多,沒有事前備血有多危險!

沒事誰愛給你催生藥?催生藥不用錢嗎?健保生產給付是固定額,給越多藥我越虧錢。那為什麼有些人要給?是怕產程若拖太久,子宮疲乏增加產後大出血跟胎兒缺氧及感染的風險。

沒事誰愛幫你內診?內診我手不痛、腰不酸嗎?沾到羊水跟血液、大便,我很喜歡嗎?那是為了正確評估你的產程,以免產程太快或太慢而有併發症。

沒事誰愛幫你灌腸?寶寶吃到自己大便是正常,但是沾到媽媽的大便就不好了。

誰沒事硬要把監測器綁在你身上?胎兒心跳往下掉時,難道是我們有透視眼可以看的到嗎?若都不監測,等到生出來了才發現都沒心跳了,這樣值得嗎?

沒事誰愛幫你破水?弄得我一身濕答答難道有養顏美容功效嗎? 這是在產程進展不順、胎頭一直無法固定位置時,才會做的處置。

減痛分娩本來就沒有強制要做,你本來就可以自行決定要或不要。只是,若生產可以不需要那麼痛,為何要執著「一定不要做」?

沒事誰愛幫你剪會陰?是剪刀太多用不完嗎?只是怕若裂傷不規則,造成你產後傷口癒合不良、疼痛很久!(上回接生一個35週2200gm的孩子,我很樂觀的決定不剪。沒想到媽媽突然拼命狂用力,小孩瞬間衝出,不但會陰往旁裂了兩道,還裂傷到尿道口旁兩側。當時修補傷口耗時比開一台剖腹產還久,產婦傷口疼痛時間比剪開一兩公分的傷口還要久許多,我懊惱許久,為何不當機立斷剪一刀。)

若你產程非常順利,誰會例行對你用真空吸引器?用產鉗?推肚子?我們每次做完這樣的步驟都可能兩天挺不直腰,一周還在酸痛。如果寶寶心跳都很穩定,如果媽媽可以正確用力,我們何須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領的錢一樣,不但常被產婦抓傷,而且這樣的腰傷背痛去就診或是買痠痛貼布,是得自掏腰包沒有補助呢!)

而且很多人不知道,肩難產並非巨嬰的專利,很高比例的肩難產發生在2800—3500gm的孩子, 姿勢沒卡好就有可能會肩難產。

羊水栓塞的發生也是一瞬間,目前也還不知道哪些人是屬於高風險會發生這樣的悲劇,無法事前預防。

產科醫師很多決定判斷都必須在很短時間內做決定,在這麼緊急的狀態下,並沒有足夠時間跟所有家屬、甚至是產婦本身討論要不要這麼做。這樣難道就是傲慢不尊重?

生產真的是母子兩個都鬼門關走一回。而居家生產3倍危險於醫院生產,死產率更是10倍高。白紙黑字的生產計劃書,是把責任推到醫師身上。

好,假設一位孕婦希望整個產程只聽三次胎心音,不要使用胎兒監測器。表面上看來這是個低風險的生產,所以醫師也同意了這麼做。到第三次監聽胎心音時,怎麼都找不到胎兒心跳,醫師趕快推超音波來看,胎兒心跳次數只剩下二、三十下。之前已經掉多久了並無法得知,因為距離上次檢查已經超過三小時,趕快緊急剖腹,15分鐘內把小孩抱出來急救,小孩雖然救回來,但是腦性麻痺了。請問,誰要為這個悲劇負責?醫師可以免責嗎?

尊重專業是很重要的事情。離開自己的專業,我就是外行,我就應該尊重專業的建議。我雖然是個專業的婦產科醫師,但即使同樣在醫學領域,離開婦產科,我再怎麼認真念書學習,都還是屬於外行。 我若有膽結石,就必須尊重肝膽內、外科醫師的專業建議,決定是否開刀。我的手術方式必須尊重外科醫師的專業經驗而決定是用腹腔鏡或是剖腹。我的麻醉方式及藥物的考量必須尊重麻醉科醫師的專業決定。我不應該寫一份計劃書,要求醫師「尊重我的意願」要如何如何做並且要他背書。

那為何,不是婦產科醫師的孕婦,認真上了十個月的課,就能認為自己是內行?並且能要求婦產科醫師要「尊重她的意願」執行接生呢?

當然,實證醫學資料越來越齊全,一些常規處置也逐漸有修改。例如不例行剃毛、不例行灌腸、採用間歇性胎心音監測或可攜式監測器、不例行剪會陰等。 但是其餘各項,個人認為必須以安全為考量,恕難妥協。

當然你在了解風險後,也還是可以選擇居家自主生產,尊重各位的選擇,但是請找專業的居家生產單位協助。請別到醫院來要求做高風險的事情,還要醫師負責任。生產計劃書強制納入評鑑,更是流氓行為。

而提倡「自然」生產的婦女團體們,如果你們自己都不清楚風險值有多高,卻一路出來鼓吹要這麼做,甚至強制所有醫院執行,若有任何媽媽跟孩子有任何閃失,請你們務必要負起法律責任。

這年頭,還堅守在產科醫師位置的,都是用自己的專業與生命,守護母胎健康的。

全台灣只剩八百位產科醫師,請別再撲殺我們了。

勿戰。

只是抒發心聲。

也並不代表所有婦產科醫師立場。

祝福母胎平安。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Photo Credit: HBR CC BY SA 3.0

責任編輯:鄭少凡
合葛編輯:楊士範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