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會堂六十年,聽見滄海桑田

大會堂六十年,聽見滄海桑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賞誌慶或紀念一類的文藝節目,「情懷」是首要的考慮因素。

香港大會堂迎接六十週年,本來一系列慶祝節目的重頭戲,當數八月中,邀得1962年為開幕演出的倫敦愛樂樂團再次赴港,一連兩場獻藝,惜因疫情關係未能成行。大會折衷方法是如期舉行音樂會,先讓早前贏得作品召集計劃的作曲家鄺展維赴英與樂團排練,另聘當地攝製隊錄音錄影及後期製作,最後在音樂廳播放。聽到坊間有質疑此做法的聲音,同時未見對作品及演出本身有太多資料。其實就舉行形式及音樂本身,已經值得討論一下這樂聞。在錄音完畢後的傍晚,與鄺展維在倫敦見面,還有幸先聽為快。了解到更多音樂細節後,倍感需書寫這甲子一瞬。

坊間對安排有所保留,主要是購票入場,在音樂廳聽的卻非現場表演,擔心銀幕效果及音響未如理想。當然,來訪既未能成行,易團演出也許是一策。不是說香港沒有一流的樂團能頂替,但要顯出大會堂六十週年演出的意義,仍得首推當年今日的主角——倫敦愛樂。又有人會問:為何不到電影院播放,其音響系統,應該比在大會堂音樂廳臨時搭建的靠譜。就像香港小交響樂團去年與院線合作,放映了七十四場音樂會,還獲選為《香港電台》「十大樂聞」。然而,觀賞誌慶或紀念一類的文藝節目,「情懷」是首要的考慮因素。曾在維也納的莫札特之家聽過一場音樂會,坦白說其音響效果及座位間隔等並不怎樣,但正是在這有紀念價值的空間,才得以親炙情懷。同樣地,本次甲子誌慶,當然得在大會堂躬逢其盛。另擇地點,更不合理。

既然表演團體及場地不能變,在香港大會堂觀賞倫敦交響樂團——儘管是錄播的——是唯一的可取的事。

音樂會分兩場,除鄺展維為大會堂六十週年創作的《緣起》及布魯赫《G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二十六》。另外兩首樂曲都曾在60年前大會堂的開幕演出奏過,分別是艾爾加《「謎語」管弦樂主題變奏曲,作品三十六》和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本來今年一月香港管弦樂團曾計劃上演此曲,但音樂會臨時因第五波疫情取消,因此本地觀眾反而得以藉此一聽今年首次的「柴五」。

118282132_1552957274876092_2298371200373
Photo Credit: Adam Lam / Tai Kwun Contemporary 大館當代美術館
鄺展維

留意到各媒體關於音樂會的報道甚少談及音樂本身,其實爭論安排或一味回顧歷史,都忽略了作品。

鄺展維近年積極創作「場域特定」的作品及計劃,即作品不會他日另址重演,而只屬於某地方,而且後者選址往往在非傳統表演場所。例子包括與樂師在香港動植物公園各處同時演奏的《栩栩如生》,在坪洲、前北九龍裁判法院等六處地方的《亞特拉斯》。他道:「如在虎豹別墅的《亞特拉斯·六》,眾樂師在分別在不同樓層,觀眾走近在窗邊演奏的古琴家,然後隱約還能聽見樓上的小提琴聲,這是在傳統音樂廳所不能有聽覺體驗。」

即使是音樂會作品如《AtLasT》(為小交下月16至17日即將上演的作品),也安排樂師圍繞觀眾席,甚至邊移動邊演奏。但《緣起》其實無考慮場域特定的取向:「由始至終只以一首音樂會管弦樂作品來考慮,有想過樂曲一開始時有不在舞台的聲部,但樂師走動則從非此作的主意。」那音樂上在怎看音樂會目前的安排?他坦言現時錄影播放所安排的所謂多聲道「聲景」系統,理論上即使作品只作錄音錄影,還是可以透過此技術去使用一些他於場域特定創作常有探索的空間處理。「但是我也是在完成了作品,已將樂譜交到了樂團手上,才被告知今次播放會使用此技術,在創作者角度上,是次技術安排可說是與創作過程無關,我也感到非常可惜。」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